第85章虎符

上一章:第84章丧子 下一章:第86章沉浮

努力加载中...

那个乖巧听话的孙女,那个恭谨温顺的女儿家,却是第一个真正的和亲公主。

“时机?那圣上到时机在来借虎符罢!”我冷笑于心,只是漠然对应他的话。

挥挥手,让她退去,留给我寂静。

“这虎符,不是圣上和哀家借的,而是哀家给想去平定匈奴的孙子做下的贺礼。”

宽阔的眉间,带着豁达大度,冷目上扬,是果断与决然,薄薄的唇,是不怒则威。

为什么废后?

“什么事?”我用尽全力却已是撑不起身子,只能歪过身子看他,蹙紧的眉头透着疲惫。

我摆手,只伫立着,默默听着殿里的动静。

捱罢,等我见了刘恆,我会跟他说,武儿是中暑死的,是我错怪了启儿……

缓缓地睁开乾涸的双眼,呼吸却变得那样急促不匀。

“孙儿听说,南宫公主在匈奴饱受虐辱,想派李广去平了匈奴。”

我只是恍惚的看着她,看着这个身体里和我流着一样血的女儿。

馆陶的哭声繁闹不堪,这一梦,我蹙了几次眉头,累,身心都累。

在我最后的时光,我希望,我身边的人都是快慰的,都可以遂了万般心愿。

“母后!母后!”馆陶见我已醒了,急忙忙得抓住我的双手摇晃着,“母后,儿臣知错了!”

我低头,微微一笑,唤那宫娥去拿虎符。

“你敢拦朕?”刘彻的声音带着愤怒,恶狠狠地传进来。

“祖母!”一声喊叫,在我的身后,彻儿磕头声怦怦作响。我笑着长叹。

不恨了。

“圣上,您不能进去!”殿门外又是一片喧闹声。

“这虎是你祖父传给你父亲,如今,哀家给了圣上,只求圣上一件事情。”我又接着说。

有些零散的盒子,沉甸甸的用手托给他。

阿娇啊的一声,跪倒在地:“祖母,孙儿不是这样想的。”

“因为大汗兵马不强。”他答的肯定。

“去罢!想做什么就去做罢!在你还来得及的时候!”我慈爱的笑着,挥挥手。

我仍是默不作声,只等他将话全部说出。

四周跪满了长平宫服侍的宫人们。窃窃私语,忐忑不安。

三步,四步,启儿,母亲对不住你,看来是母亲错怪你了……

我疲累的笑了笑:“祖母累了,也老了,管不动你们了,若是还有些孝心,就别吵了,也别让宫人巴巴的去请哀家,哀家这次来,是自己走过来,下次再请,还不知道是怎样过来的呢!”

这孩子也确实委屈了,我知道。

未等我说话,她已是开口,絮絮叨叨不过是些不放心,不放心我的偏心,不放心新嫁的阿娇,不放心梁王…….等等,等等。

我凄苦一笑,回身拽过搀扶的那个宫娥:“你去,告诉他们别吵了,就说都让外面人听见了。”

一番摩挲下来,我已是颌首,“今年是二十四了罢?”

恨么?

是了,日子长了,小孩子也忍不住了,把暂借弄成了逼迫。

这眼泪啊,流的寂静无声。

最后一步,我猛的向前,那个瘦弱的小宫娥一把将我拥住,一口血喷在她的脸上,她却是一动没动,依然搀扶着我。

为了解围,我勉强咳了咳嗓子,乾哑的声音,刺耳,“请圣上进来——”

“是的,祖母。”他直直的挺立着颈项,就和刘恆一样。

“没错,没有你们朕当不上这个皇帝,望尽天下,也只有窦太主才敢下毒杀了梁王,换做了别人,谁敢,谁忍心?”冷冷讽刺的声音,捲裹着不屑,甚至,还带着蔑视一切的猖狂。

“那圣上如何克服?”我再接第二个问题。

他,像极了刘恆,却是比他更有着远大的目标,几代君主都不敢有的痴望,却被他用心当成伟业来做。

“母后——母后,儿臣知错了,您看看儿臣阿!”

废后?

“圣上,太皇太后睡着呢,吩咐了谁都不能打扰。”依然是那个小宫女,声音听久了,是那么纯净,有点像……对了,有点像刚刚认识时的灵犀。

用一生学会的东西太多,想不看空都不行。

二十四岁时,刘恆已执掌天下苍生的生杀大权,而他却还要仰望祖母和姑母的脸色。

摔打的陶片飞溅在我的裙子上,也让搀扶我的宫娥吓了一跳,忙拉着我退了几步。

我已转过去的身子,又转了回来。

那小宫娥机灵的很,喏了一声就噔噔叩门进殿。

虚软的双腿,站不了太久,原想听着没了声音,就回转未央宫的,却不料里面传来了彻儿大声的嘶吼,“再摔,朕就废了你!”

我有些茫然若思,立在那儿,动弹不得。

我们都是母亲,也都有保不住的东西,越想佔有的,越会轻易失去,所以我不会惩罚她。

做主?两个都是孙儿,该做谁的主?

我了然的笑,平淡无波。谁都没错,你在保护你的女儿,我在保护我的儿子。

后面扭扭捏捏的是依然站立在殿门口的阿娇,仍带着闷气,兀自抽泣着:“祖母,给孙儿做主阿!”

懊恼的刘彻,愤恨着,却是只能磕头告退。我淡淡的笑着,对他招手“来来来,让哀家摸摸你。”

叩拜退去的他也许永远也无法体会到我这句话的意思,也许无法体会到,我为了懂得这句话,用了整整七十五年。

一步,两步,刘恆,我好累,走也走不动了,好想就在这里睡过去……

其实,她少说了一样,还有,她不放心,不放心已经到手的尊贵荣华。

“孙儿……想和祖母借样东西!”他的声音带着迟疑,也许他也知道,这东西不好借的。

“你别血口喷人,那事绝不是本宫母亲做的,即便是母亲做的了,那还不全是为了你?不然这宝座不就是梁王的囊中之物了,怎么会轮上你?”

这把年纪,也再没有恨了。

而这个南宫唯一的亲弟弟就再也忍不住,想要用尽一切手段为姐姐报仇。

这是闹了第几次了?

片刻过后,殿门猛地打开,刘彻风似的跑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前爬了几步:“祖母,孙儿让您笑话了!”

谁都没错,抑或是谁都错了。

阿娇与圣上争吵后便摔砸一切能看见得东西。只是今日好像比往日更烈些。以至于唬得内侍将我也请了来。

蓄兵养马,几个字触动了我,那时,他正年少,我正曼妙,他也曾说过这样的话,今日,忍辱四十载后,又有一人在我面前提起,而这个人是我们的孙子。

阿娇的惶急带着欲盖弥彰,却是那般真真切切的停留在我的耳中。

“为何?”我微微的笑问。

启儿诚意昭昭,想以此感化匈奴,却被暴戾的军臣单于肆意践踏。

口口声声中的我错了,错了么?究竟又是谁真的错了?

可是……仇那么容易报么?

正想上两步入内,又听阿娇厉声诘问:“废了本宫?你也敢?若没了本宫你凭什么能当上皇上?说到底,你的一切都是本宫给的!”说罢,内里又是一片寂静。

喏的一声后,彻儿才被放行,焦躁的他一进门就跪倒在我的床榻前。

经常是睡梦中的我,总记不得用膳的时辰,也不愿意让人唤我,于是睡过了就不吃,于是,好像,已是两日没有用膳了。

他不能理会我的用意,只是无措上前,任由我伸手爱抚他的面颊。

南宫…….南宫!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几乎都要忘记了她。

“公主走了么?”我悄悄地问了那个小宫娥,她点点头,用绢帕为我擦拭泪水。

我的三个孩子,我的三个宝贝,就剩她一个了。我颤巍巍的伸出手,擦拭她的泪水,眼角的不平褶皱也在诉说着她的苍老。

“祖母,孙儿想求祖母一事!”

“孙儿想和您借虎符。”下定决心的他,还是努力将话说了出来。

是因为那个歌女么?

我淡淡笑了,只说:“别吵了,让人笑话,不喜欢就别见,见了就别吵。成天这么打打闹闹,成何体统?”

只此一句,刘彻已是动容,他颤抖着双手来接,我却又缩了回手。

余音未了,我已回转了身,眼眶里的泪被顿回,只是将手交给那小宫娥,由她搀扶了,準备离去。

“先隐忍,蓄兵养马,等时机成熟了,在回师北上!”他的声音是那样兴奋,带着对平叛的渴望,只说出心理所想。

喏的一声,手已是轻,那般沉甸甸的负累我是不想留了,有了它,上路也走的不劳累。

终有一天,她会知道,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有些东西,是想保也保不住的。

我慈爱的笑了笑,说:“先回答哀家几个问题,匈奴与大汉,尽百年厮杀,胜少负多,彻儿说说究竟是为何?”

我们用的手段太极端,却伤害了我们的亲人。窒闷的胸口,带动身体的疼痛,火辣辣的喘息,让人变得辛苦。

“祖母请讲。”他恭敬的听着。

“少动杀念,终有报的。”我用心说出这八个字,一字一字咬的很重。

空留下,两个各怀心事的人。

原来……原来…….

于是顿悟的笑了。

哭闹的馆陶,失去了神志,只是一味的害怕,却不知,现在的我,多么平静。

女人一生的眼泪如流水,喜乐时,有,哀苦时,有,就连将一切看透时,也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