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丧子

上一章:第83章平叛 下一章:第85章虎符

努力加载中...

谁对?

他的笑容还在,他却已不是武儿。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容不下刘武?

他猛然站起,带着满身的惊痛,语音也一寸寸凉了下去,“朕再说一次,不是朕,朕不曾动手。”说罢拂袖离去,出门时将殿门用力关起,咣噹一声,震颤了所有因他勃然大怒而下跪的宫人。

好久好久没见启儿了,至从那一日转身离去,我就再不想和他相见。

醒来时我每个都是要想上很久,想他们的一言一行,想他们的一颦一笑,还想自己究竟还亏欠过他们什么。

武儿,武儿,你去的时候,是否也想拽过母后的衣袖?

启儿的床榻被内侍抬入未央宫,只为了两个卧床不起的母子最后一次相见。

怔怔的笑,浮在我的脸上,不理不睬随刘启一同入内,哀号一片的宫人们。

忽然我抬颌一笑,泪也顺着髮鬓滑落。

刘启一步步地退让,武儿一步步地前进。他永远不会满足,只因为他曾经为大汉立过汗马功劳,挽救了濒临灭亡的大汉江山。

景帝十三年,梁王刘武暴卒于其属国,奏报朝廷,赐謚号孝,史称梁孝王。长子刘买继位。

身为平叛七国之乱功臣的他,越轨越矩私盖高阁,帝赦之。

宫中的盛筵,阿娇的婚典,新年的朝拜,全部都免了去。

谁错?

是啊,天要塌了。

所以肯入梦的人啊,我将你们牢牢记住,来生一一相还。

铸钱称制藐视皇庭,帝赦之……

用度靡费私饱国税,帝赦之。

怦怦的声音,听着是那样的沉重,让人提了心。

身后是馆陶痛哭的声音,她决堤的泪水蜿蜒流淌,滴落到我的手背,也在那一刻,冰冷的触觉让我发现,攥紧在我手中的手再次滑落。

那是一杯鸩酒,曾经要了无数人性命的鸩酒,琥珀银光,潋滟生香。

心已成灰,当清晨拿到这件衣衫时。

为什么,还不是我?

将酒洒入地面,顿悟,我又说,语声微颤下带着心酸:“来世……来世也别再来找母后!”

景帝后三年,元月,帝大病,崩于未央宫。

我不知道武儿为何会变了模样,就像如今他进京朝拜时,也再不对我和启儿诚心诚意的双膝跪倒。

“你就这么容不下他么?”最后问一句,为了我自己。

他还在一字一句的说着说着,而我却一个字也不想再听下去。

十年来,刘启是清净恭俭,为政少事,安定百姓,善待臣民,节省汰用,使万民仰望的圣明君主。

“母后……”启儿见我大恸,想要上前搀扶,我甩开挨上来的手臂,漠然笑着。

我默然无声,只是任由他拉扯着。

“是,母后!”他跪倒磕头。

他用武儿的血来保全自己儿子的皇位,他用自家兄弟的性命换回了亲生骨肉的安康。

十年,对刘武来说,是辉煌的,辉煌到他似乎忘记了,忘记了自己的性命是由我的虎符抵押换取的,也忘记了那场继位①风波是如何平息的。

“哦?为什么?”我蓦然起身,最后一次?这样的话如何说出?

终于,他的手再没了力气,终于,他停止了乞求原谅。

容不下自己的亲弟弟?

我一生中最骄傲的儿子也撒手离去,只一声无言的母后,也是诀别。

武儿阿武儿,当年母后曾经逃脱了,为何你做不到?

我只沉浸在我的伤痛中不肯走开。

这一生究竟从哪里错,又究竟从哪里失去,为何我谨慎行事却依然一错再错?

我蹙紧了眉,却只能淡淡的笑:“若是那样,自然是好,那以后你也就随着奏表给哀家递封书信罢!”

近来总是一觉多梦,滤尽了前尘过往,滤尽了辛苦一生,熟悉的人,熟悉的故事,一一与我重见。

刘盈,嫣儿,乔氏,杜王后,灵犀,长君还有刘恆,唯独不曾梦见武儿。

换了我,又会如何?

那是一件血衣,是武儿在收拾最后仪容时悄悄脱下的内衣,将手指咬破只为给我留个想念。

沉甸甸的铜虎,两个人的託付,兜兜转转下,又回到我的掌心。

原来错得离谱!

慢慢的将血衣拿到面前,将那衣服靠近脸颊,摩挲着。

“你就真的容不下他么?”幽幽的声音,我哑着声音问着。

启儿摸索到我冰冷的手,只是摇着,乾哑的声音,嘶嘶的,却已听不出话语。

“倒也没什么,只是圣上说了,梁国路迢山高,以后允许儿臣不必觐见,递奏书即可。”他说的声音好不得意,那是他讨要许久的恩赐,也是彰显他凌驾其他藩王之上的荣耀。

他口中的武儿死于中暑,病势来的疾快,只一晚就訇然离世。

“告诉他,哀家不想见他。”我无力的仰望榻顶,用漆黑将此刻掩盖。

是否也想对母后说上一句嘱咐的话语?

面前,急促粗重的喘息声,虚软无力的双手,他轻轻晃动着我的袖子,就如同年幼时讨要甜点时的无赖与调皮。

又一个,再次远离了我的手边。

那样咄咄逼人的气势,那样不肯罢休的坚持,怎么会是我病弱的武儿?

我以左手摀住了口,不让自己哽咽出声,远处宫钟的敲击,是给刘武听的丧号,只有亲王的离去才能如此隆重对待。

太子刘彻继位,遵祖母窦氏为太皇太后,尊母王氏太后。

我默默收紧背后藏着的血衣,僵直起身子,悲苦心中,满是绝望。

猛的闭上双眼,再无法隐忍心中悲怆,俯身趴在床榻放声大哭。

象徵着无上皇权的九重宫阙啊,究竟掩盖了多少的真相与亲情,又有多少人觊觎着想走入这杀人不见血的繁华胜地。

多少志向高远的脂粉英雄想马踏河山,可惜啊,她们没真正进入宫廷,进来了,是连后悔两个字都写不出来的悲哀和绝望。

“就这么容不下他么?”呆愣的平视前方,如同问着殿内点着缥缈的安魂香菸雾。

对了,还有一个人,她将我劝进牢笼,哄我终会有脱身之日,只可惜,谎话还是谎话,年少时的我才可以天真地相信那不可实现的梦。

也许如果他已知道了真相,他便恨了我,不愿意来入我梦。

还说什么呢,我的眼泪已经乾涸,他也是那样的疲累不堪。

“母后,圣上来了。”馆陶悲伤的话语,带着颤抖的哽咽,一声声催着我。

在我模糊的印象中,他仍是气喘吁吁的笑着,说,只动一动就是一身的汗,刚擦了,还会出的。

为什么,当年就不多下些毒药,只将刘武毒死了,落得恶母的罪名也好过兄弟相残!

“你就这么容不下他么?”再问一声,将手中的血衣攥紧,指甲插进丝与丝的缝隙。

命人拿来美酒,我将玉杯盛满,含泪端起:“武儿,那日果然是最后一面,母后以这杯酒送你上路。来世……来世再别投生帝王家”

絮絮诉说一个时辰的他大概已经有了些错觉罢,他做的天经地义,我宠溺下的刘武那般张狂越矩,是该被当成杀一儆百的样子给诸王看。

谁都没错,只有我错了,历经万事的我,仍有一丝幻想,仍以为可以用一个母子约定牵制了他。

就是此时,他仍在说着谎话,说着一戳即破的谎话。

若知今日,莫不争位,八个字,染尽了悲哀。

也许世间的事原本就如此,你奢望的,一生难得,你不捨的,顷刻失去,你无望的,瞬息回转,你放弃的,相伴难离。

我的泪顺着面颊滑落,却仍咬牙不肯多说一个字。

只是他顽固的摇晃彷彿在说着,母后,原谅我,原谅我。

他是梁王刘武,他是继位的后嗣之一,他更是手握半壁江山的藩王,他什么都是,就不再是我疼爱的小儿子。

母后……母后,这一声是我们的诀别,也是我们一生母子情份的见证。

此噩耗是启儿亲口说给我听的,省却了宫娥啰嗦的麻烦,却让我心寒如冰。

“太后娘娘,圣上请您过去。”跪倒的宫娥,嘤嘤哭着,带着天塌下来般的恐惧。

辰时,更漏声七百次以后,他也会离我而去。

漆木的盒子,年幼的刘彻,启儿一手託付的东西太多。

“母后,朕没做,朕答应过您的就绝不会反悔,所以梁王薨逝与朕无关。”他咬紧着牙,辩解着。

如今我知道了,牢笼,宫中,都一样。只要进入了,一生再别想出去。

我颤抖的身子,慢慢向后靠,只想躲里眼前的人,这个陌生的帝王,这个心狠的兄长。

“可是圣上怕是捱不过辰时了……”她依然再为他求情,就像前五次一样。

呆愣的我,仍是沉浸在回忆之中,却被他的一声低喝唤回神志。

那衣衫质地柔滑,就似武儿年幼时的小脸,粉嫩温腻,还似他的最后一声母后,让人眷恋而不捨。

每当,他轨倒在我面前时,我总心底一窒,呼吸也紧张起来。

多少绮年貌美的女儿家希望能享这荣华富贵?

那是刘武身边的内侍拼了命逃脱圈杀的禁锢将衣服穿在内里,只为了遵循武儿临终的话,将此衣送与母后,还了母后的生养之情。

最后一声的母后,永远印刻在我脑中,刻骨铭心的迴蕩,当武儿死讯传来的时候。

“母后,这是儿臣最后一次入宫觐见了。”他跪倒在下,瓮瓮的声音,底气十足。

当然这血衣上也有几个字,我看不见,却背诵如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