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平叛

上一章:第82章掣肘 下一章:第84章丧子

努力加载中...

所以让刘武必须坚守原地,齐备粮草,率驻军留守,等待周亚夫再次南下。

战事重燃,烽烟再起,剑拔弩张下的我只能坐在深宫等着前方的消息。

我将刘彘放下,拍了一下他的后背,让他去找母亲:“还是问过圣上罢,以免多生是非。”

他独独乐出了声,“若得阿娇为妇,当以金屋藏之。”只这一句,在场诸人都笑出声来。

夜阑人静时,我独自一人孤寂的从座位上起身,又佝偻身子摸索到床榻。

明天还会有军情,还会有战报,而我却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等待着,等待着……

楚王戊也军败,愤而自杀。

景帝中初年,栗姬被废北宫,抑郁而终。

我微微一笑:“怎么,又不想嫁太子了?”

①棘壁:今河南永城西北

“你可都满意了?”我逗弄着廊上的鹦鹉回首问身后的馆陶。

于是馆陶又接着出声:“那你可愿意让她当你媳妇?”

阴霾笼罩上汉宫,也让我心中忐忑不安。

④下邑:今安徽砀山境

疲惫的叹息,带着倦怠,我将锦衾盖好,被子真冷阿,却冷不过我的心。

景帝五年末,窦太主面上,深言⑥。

一双柔嫩的小手,颤巍巍的与我合拢,一下扑到我的怀中,扭糖似的不愿离开。

我与刘恆一生的安养生息,却被这次耗尽国库。

唯我独尊的皇权前,刘濞慌乱称帝已经将所有人逼到了绝境。

我默不作声,只慢慢起身,伸出手。

可是这样的漫长煎熬,对前方将士和后方的我们都一种极大的折磨。

我意有所指,馆陶清楚,王美人更清楚。

景帝七年,帝册立刘彘为太子,更名为刘彻。其母王娡,册封为后,时年三十六岁。

她的伎俩我也明了,只是懒得说穿,于是我摸过她的手,放在掌心:“再周到,不也让你套去了话?”

不等我开口,她已是唤人过来,不多时,细碎的脚步声响起,稚嫩的声音说道:“彘儿恭祝祖母福寿安康,万事顺意。”

景帝四年,因皇后薄氏无子,废,遂立景帝长子刘荣为太子,栗姬因出自齐,于七国乱后失宠,此番再起,深知得益于子,益发娇宠溺爱,帝渐不喜。

于是一阵笑语,宫娥,王美人,以及年幼的刘彘都跟着笑了出来。

于是汉军与之僵持。战报也如雪片般日日传送。

刘彘憋了憋嘴,摇摇头,用力之大,我几乎拢不住他。

就这样罢,在我的保护下,任由她肆意。我的苦,她也不必再知道。一生斡旋,说到底也不过是想让儿女们快乐,如今,我做到了。

原处是几个孩子欢闹的声音,一声尖叫,顿时惊慌一片,听着哭闹的声音,似又是阿娇欺负了谁。

②睢阳:今河南商丘南

武儿厮杀闯关,一路颠簸,终已回到梁国,随后紧跟着是他兄长派人千里传书的书信。

刘彘懵懂不清,却仍是兀自点头答应。引得几声轻笑。

我轻叹一声,笑了笑。和我学的?若是我当年有时无忌惮的仰仗,又怎会一路走得这样辛苦?

于是,我知道了,千里之外,凛冽如冰,决绝的武儿跃马阵前,亲自上阵,杀敌无数,取得节节胜利,他更是派人飞马传信说,“待回京觐见母亲之日,必是南贼逆党覆亡之时。”

而梁王刘武,军功卓越,景帝再赐二十城,至此,梁国境内疆域辽阔,物产殷实,共四十余座城池,是为大汉最大藩国。

齐国太后常氏于兵败时引鸩殉夫,四子皆被俘。鸩杀。

“哼!不然又有谁敢欺负来着?有你这么个母亲,还有谁敢给她气受?”我冷笑反诘。

“彘儿,祖母问你,你可愿意娶个媳妇?”我将刘彘拥置膝上,就顶抚摩戏谑着问。

景帝五年,窦太主与王美人订姻约,帝本不应,太主谓之,母定矣,遂许。

而启儿则是调动驻守京城四周的大军悄然拔营,趁刘濞不备,直插泗水入淮之口③,截取吴军粮道,又联合北方诸国将吴军逼至北上,于下邑④与赶至的周亚夫决一死战。

每日,夜半时分,我让内侍打听了战报,一一为我叙说,一颗慈母心为起起落落的战况牵肠挂肚,坐卧不宁。

⑥史书记载,窦太主曾对景帝说,栗姬善妒,每有帝新宠嫔室,必命宫人啐之。并甚好巫蛊。景帝大怒,迁栗姬出。

回头伸手,挽住她的臂弯,一步步挪回大殿。

“那又为什么看上了刘彘?王美人你不是最不喜欢么?”隔了半晌,我缓缓睁开眼问道。

馆陶讪讪笑道:“咱攀不上那高枝儿,栗姬可是说了,偏不要我们家阿娇,说是因为阿娇她有母后您的风範呢!”

即便那时他再想生起事端,怕也不太容易了。

我一心逗弄怀中的孩儿,隔上许久才出声:“也起身吧,自家人,做这些没用的也是多余。”

“母后的意思,就是圣上的意思了。”馆陶笑得恭顺。

武儿,此次是生死战,你也必须赢。

另,五子,各分封,梁国世子,济川王,济东王,山阳王,济阴王。

废太子刘荣卫临江王。

梁王一支繁华盛也。

馆陶机灵一动,将扇子拍在榻边。

翌日,上勒令栗姬搬出上阳宫。

等这一声,她已用了十四年。

⑤丹徒:今江苏镇江

也就在此时,战事越演越烈,吴军伤亡惨重,一败涂地,刘濞率败卒数千遁走,退保丹徒⑤。

⑦废太子刘荣做临江王时,因宫舍简陋,便私自扩建,侵佔祖庙外围之地。事小,有心人隙之,景帝大怒,命羁押回京审讯。审讯他的中尉是《史记·酷吏列传》中有名的酷吏郅都。冷言恶语,羞愤交加。刘荣乞要笔墨,上书景帝。不给。后窦婴因曾是太子太傅,念及师生之情,偷偷送去刀笔。刘荣写完书信,愤而自尽。还有有另外一种说法,窦太主愤恨栗姬拒婚,所以鸩杀刘荣,伪称自尽。这里採取后者,为下文铺垫。

原本紧抿唇的我,忽而被他弄乐了,也让馆陶轻咳出声,紧接着一迭声的叩首:“嫔妾王氏,恭祝太后娘娘身体康健,福寿延绵!”

生死存亡之际,我已没有退路,所以押上我和梁王的性命,也不过就是博刘启赌上一局。

所以惟有抢在他下手之前,将战功打下,届时以平叛功臣身份,迈入朝堂,再加上京中老臣扶植,刘启再不敢动武儿。

“这事问过圣上么?”我抬眼,面无表情的问。

区区十余天,久攻不破,汉军伤亡颇巨,于是周太尉安扎下兵马,围困丹徒,断起水粮。

“母后又笑儿臣,不如这样,先把她们娘俩叫来,问问不就成了?”

不过我不想插手。当年的事,若不是她,长君也未必会死,既然有馆陶出面,我乐于不必动手。

只有我,似笑非笑。

更漏声悠远而凄冷,印衬着我的伶仃。这场仗要打到什么时候,又是什么时候才能有安宁?

秋日爽人,余热未散,阖宫上下出行避暑,我身体乏困,却坳不过馆陶致意邀行,于是也一同前往。

“稚儿口舌,虽可笑也是诚信实意,不如母后……”馆陶向我迈进一步,先开了口询问。

“母后,女儿倒是觉得王美人的刘彘和阿娇很相配呢!”馆陶见我微寐,放缓了手中的扇子,贴近脸庞,压低了声音说。

馆陶暗自碰了碰我的胳膊,得意证明着,王美人教导得方。

景帝三年三月末,刘濞败走丹徒。

因为我知道,刘启此刻应允保住刘武,将来一旦翻脸动手依旧是无路可退。

“自然是看着好才和母后说的,当年是误会了,这王美人不仅进退明理,最主要的是她没什么野心,她那般闷声不吭,阿娇过去了,倒也不受欺负不是?”馆陶又摇起扇子,撒娇的说。

我面容淡淡,依旧阖拢着双眼:“想说什么就说,别拿你那些东西拐着弯的唬弄哀家,当哀家什么都不知道么?可是去那边说了被人退回来了?”

五女也都赏赐汤沐邑。

景帝六年,臣进言,子以母贵,母以子贵,请奏立太子生母栗姬为后。上怒,将进言者处死。

刘启的书信我是知晓内情的,同时,我也将常用的发簪一同带往。

③泗水入淮之口:今江苏洪泽境

该如何是好?何时才能做最后一击?

洋洋洒洒,慷慨激昂,力陈众议,无非是梁国以南棘壁的①易守难攻,睢阳②又是天然屏障,吴军无法跃过。

一次次我们期盼着可以攻开城门,却一次次希望落空。

我拿着这封信,将泪锁住,只笑着和信使说:“你替哀家告诉梁王,哀家等着他凯旋!”

“喏!”带着欣喜颤抖的声音,正是她此时心境的写照。

她轻轻一笑:“哪里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还不是阿娇运气好!”

“母后又说儿臣了,难道儿臣这些还不是和您学的?”她拽着我衣袖,摇晃着。

最后我问:“那阿娇好么?”

倍受宠爱的她,可会知道我曾经面对怎样的举步维艰,四面荆棘?

“正是!”馆陶冷哼一声:“不过是个不懂事的,本宫不和她计较。看她能得意多久!”馆陶说到这里有些愤愤,我打赌,她此时一定在想如何扳倒栗姬。

刘恆,你说,我又能怎么办?

低头笑了笑,摸索着将手中的食全部撒入笼中。

景帝中二年,临江王刘荣侵佔庙地,因忤逆无道,帝命人审之。临江王莫名死于狱中,狱卒曰,自裁⑦。

我知道虎符在启儿手中,其力之巨,自不可同日而语,却不曾想过,他会应用的如此自如果断。

馆陶连指几个宫娥,刘彘依然是摇头不应。

丹徒古来战略要地,守城不须人多,亦可坚持漫长时日。

每日,晨晖初上,我便伫立在未央宫最高阁台上,远远望着南方,不动不坐,只是竭力忍住一切妄念,唯盼武儿安然。

我淡淡一笑:“运气再好,也抵不过她母亲的手段好。”

“喏,还是母后想的周到。”馆陶又拿起扇子坐在我的身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

周太尉遣人策动吴军中的东越人反吴,夜半,东越人骤反,冲进吴王濞住所,将其割首,且高桿悬挂三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