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诡动

上一章:第79章烽火 下一章:第81章真心

努力加载中...

蓦地,我拽过她软绵绵的身子:“怎么了?说!”

再将缰绳交给那个太监,我已是抖动不已,不要再拖了,再拖下去,武儿的命也是保不住了。

“进宫多久了?”我轻声问道。

我徐徐点头,彷彿是赞同她般,紧紧拽过璧儿的手臂,狠狠掐了下去。璧儿立刻明了,疾呼:“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您怎么了,奴婢送您回去吧!”

栗姬匆忙起身,曲意笑问道:“太后娘娘若是没了兴致,还可以叫些歌舞。”

“若是风大,记得多穿些。”我叮嘱着他,这么多年他孩子也是十几个了,却仍是我手下的娃娃,再恼他,也总是母子。

“回太后娘娘,嫔妾进宫九年了。”她摸不到我的意图,小心翼翼的回答。

霎那间我有些恍惚,甚至忘记了我叫她去做了什么事情,让她如此绝望。

“还有多远?”我急切的问。

“上巳”最早出现在汉初的文献。上巳节是古代举行“祓除畔浴”活动中最重要的节日。

拦截的守卫嘈杂的跪倒一片,再想走除非马踏人海。

一定是哪里不对了,栗姬今日斗胆几次拦阻我回未央宫,一定是有些什么事情。

我缓缓地拉过璧儿,以脸逼近她的双眼。用唇语说道:“闯宫,哀家要去救人!”

侍卫深知我的狠决,见此状,纷纷躲避一旁让出一条空路。

王氏,我蹙眉。心中偏不喜欢这个姓氏。

“嫔妾……嫔妾……三十有二。”她说的分外艰难。

《论语》:“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七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就是写的当时的情形。

“哀家累了。”漠然的一句话,我想看看她还能怎样留我。

璧儿应声出去,独留我一人坐在这里。

哀鸣声,惨叫声,似人间屠场,我紧紧抱住他的腰,将自己与他紧紧连在一起。

我扶住额角,不动声色地垂下眸子,“随身的药可带了?”

“漪房——!”一声喊叫,如夜晚明灯,是他,长君。我转过身朝那声音的方向奔去。

“奴婢又和门上的打听过了,说是您刚出宫门就来了显大夫府上的嬷嬷,说是给未央宫送过节的果品,也被拦了。”璧儿此话说的小心,唯恐被墙外的人听去。

我想张口唤他,却发不出声音。双腿如灌铅般沉重,越是用力越无法挪动。

他跪倒在我面前时,抬起我的双手抚摩他双颊。

马车再启,恐惧的他已拉紧了缰绳,嘶鸣的马,抬高了前蹄,一个仰身,我已被甩落出车门。

启儿走了以后,栗姬又来请,用的却是薄皇后的名义。

“那位是王美人?”我不动声色的召唤,一时间众人都噤声不语。

不过薄氏性子惇厚道也并不介意。

我看不见,只能转耳侧听。鸣镝的箭密密匝匝,已为我围一道箭网。

“若是累了,自然不能在周转劳顿,不若就在凌霄殿住下,省得颠簸了太后娘娘。”

恐惧,震惊充斥着我的心,我掩面惨笑,不会的,他曾经说过会容下武儿的,他说过他决不驱赶武儿离京的,他说过的……

车辇尚未停稳,我已经踉跄迈下,璧儿有力的搀扶让我心底也有了些力量。

“嗯,母后也记得按时服药。”他牵引我的手指拂过他的嘴角,那个笑,又再次浮现他的脸上,平静,而又安稳人心。

我是错了,错在想错了地方,难道……?

我顿住,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怦然击中心头。

心越想越抖的利害,额头的筋也蹦蹦的。狠咬住下唇,恨不得一时飞到未央宫。

猛然回身,我拉起她的手臂:“为哀家带路,哀家偏要出去!”

宫中女子多早婚,十几岁便是做母亲的年纪,三十几岁时更是做了祖母,她王娡是个再醮的女子,母亲就听说是嫁了几次的,后又把女儿嫁了金王孙,生育了子女又再强行接回,谁人不知?

璧儿探头:“快了,转个弯就到了,娘娘!”

惹了馆陶不痛快,我会痛快么?

“未央宫出不去了!,刚刚奴婢派了个小太监去梁王府,那小太监刚出宫门就被羁押了。”璧儿滚落的泪水滴在我的手背上,冰冷。

我在用心听,听到底有哪里不对。

疾驰颠簸的车驾,摇晃得我几次摔倒。而我却不顾这些,只想再快些。

遥遥的,咣噹一声,梁王府门应声而开。一匹快马疾驰冲出,在漫天箭雨的掩蔽下,直奔而来。

此次他也是如此,却让我的心沉了又沉。

突然厮杀声骤起,马车也停止了前行。如潮水般的人涌了过来,近到我几乎可以闻到松油燃烧的辛呛气味。

一时间,娇声恭送,我急拉过璧儿登上车辇。栗姬似有不甘,仍在车后狂呼:“太后娘娘,太后娘娘——”

微微颤抖的手,带着眷恋,就像小时候每每要出宫游玩时那样难捨难分。

我猛的摀住嘴,将那惊呼嚥下。

寂静的四周,纷纷下跪的宫人,都似以往,难道是我错了?

武儿——!抖动的身体,凄然而无助。

狠狠一笑,不放行?若是他们敢的话,就来拦住我。

怒嘶的马,高高立起,踏过追赶而来的人直奔府门。

打量我也是和启儿那般不介意么?

“梁王他……”璧儿颤抖的声音,带着不确定的疑惑。

只是架势而已,做个面前的这些该死的人看。

这次筵席,我本是不想去的,一来上巳节①我很少主持,薄氏虽少经验,却是正正经经该站在那里的。

我勉强站立在车门处,躬身扶住旁边的璧儿。

车上的小太监猛的勒住缰绳,迟疑的回头问:“太后娘娘,这,这”

“好!好!好!果然是想得周到,难怪启儿更疼爱你。”我挑起一丝慈爱的笑。

又称女儿节。有高禖、祓禊、曲水流觞、会男女等。宫中禁忌多,这里只是曲水流觞。

未等我询问的话出口,就听见有人高声喊道:“这是宫里的车,抓住这个也行!”

二来,身体也确实不舒服,这一场叛乱仍未平息,我心仍有些牵挂,所以无法安心做这女儿的节日。

“哦,这样年岁的时候,哀家的馆陶都出嫁了。”我冷冷的说道,再一次羞辱了她。

我冷冷盯着她的方向,灰濛蒙的眼中却是阴寒。

谁?这些人是谁?

我震惊,京城有变!

可是我又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只是以她一个小小嫔妃,哪里来的这样胆量?

“太后娘娘!不可阿,他们不会放行的!”璧儿拽住我的袖子哀求道。

再次压低嗓子急声说道:“还不快去!”

筵席开在太液池边,为的是曲水流觞。

于是那个栗姬就仰仗着长子刘荣张扬起来。

我未成语,泪已经流出。

我不知道为什么启儿选择在此时到京郊大营巡视兵马,也许于他本来只是想做到身先士卒,鼓舞士气,为僵持不下的阵前兵将们颁发表彰。

追杀而至的人,死了又上,冒死的冲过箭雨,只为将我们擒拿。忽然他的身子一震,双腿夹紧马腹,一跃而起,绝尘驰奔下,我们竟然脱离了纠缠。

只是,我很想见见栗姬,更想见见最近馆陶常常恨恨提及的王美人。

说了她,心中的闷气仍是不能开解,索性拉过璧儿的手,起身要回未央宫。

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了,刚刚倒下了一批,又涌上来更多,我喝令小太监:“快些,快些冲过去!”

安全?安全到我已经无权利走出这宫门一步么?

跃身过了门槛,大门轰然合拢,又是一片箭雨,身后人追兵已是不多。

嘶声喊叫的人从四周包围上来,可是每到近前就有人痛苦呻吟,破空呼啸的箭如急雨般射杀着威胁到我的人。

我吁吁作喘的坐在车上,听着她的声音,心却仍是狂跳。

门外的侍卫高声回应着:“太后娘娘息怒罢,圣上也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

言笑间神采飞扬,每说一句话都要压他人一头。倒是薄皇后总是嗯嗯的接着她甩过的话尾。

顾不上呼痛,我已是艰难爬起。黑暗之中,我可以听见夺魄的厮杀声,却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这样久了,我也心生厌烦。索性想要先见见那位得罪馆陶的女人。

璧儿呆愣一下:“太后娘娘,那药没带。”

莺语声声,下面端坐的每个人都是贞静恭顺的,惟独栗姬。

伸手一把拽住璧儿,用最小的声音说:“找个稳妥的内侍去梁王府邸看看,若是有什么万一,快速来报!”

一切平静,只有我一人蹙眉环顾着。

远席有答声,一迭声的小步碎走,跪倒在我面前。王美人,当年的王美人生了太子刘恭,她呢?听说也有一个儿子了。

“太后!”璧儿悄声进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作一团。

本能的朝那车前进的方向疾速奔跑,却能听见满天的箭矢就落在我的身后。

薄皇后并不能讨我欢心,甚至连启儿也是不喜欢的。

可是,又会是谁?在这么凑巧的时候能够做这样的事情?

不对,这不是启儿动的手,如果是他,一定不会杀寻常百姓。

为了能在盈盈春水上流放浮灯和红枣,又特地选了华灯初上的时候。

我扬手抽他一个耳光,咬牙将缰绳操过,眼前的黑暗让我甚至不能準确说出哪里是阻挡的人墙,却高声呵斥道:“再不让开,就死在这里!”

“太后娘娘,街上有几个死人,好像这里刚刚有些厮杀!”璧儿在旁边小声的说着,我周身激起阵阵寒慄。

我浑身战抖,好一阵子才从齿缝间迸出话来:“为哀家好?好,那哀家到要看看你们怎么个好法,沖——!”

我横眉回头,似笑非笑的说:“似乎歌舞令没有重开?”

我凄然道:“他们可说是为什么了?”

“今年十九还是二十?”我漫不经心的接过璧儿端过的茶水,抿了一口,心中早已冷笑在心。

没有大事,窦长君不会派人进宫,这是不能进入未央宫的他在为我传递消息。

不会的,这一切不过是我的胡乱猜测。

一声令下,车上的小太监飞扬起马鞭,颠簸蹿上甬路几乎将我晃到。

“去罢,记得早些回来,别耽搁太久。”我再次殷殷嘱咐。脱离我双手範围的他,高大魁梧,身子比刘恆要硬朗上许多,我慈爱的笑着,撒落在我脸庞的温暖被他忽的阻挡,瞬时蒙上冰冷凉意,心,突的一乱,笑容也垮了下来。

我仍是无助的挥舞着双臂,企图让他看见我在这里。一个俯身,他已把我掠起,勒转马头,将我拥入怀中。

栗姬婉转一笑:“今日太后娘娘不高兴,即便是不能叫来歌舞姬,嫔妾们也是可以舞来尽些孝心的。”

当年薄太后在世时不过是给她些许安慰,娶了她从侄子家的女儿,无论容貌秉性都是极其普通,甚至不如我身边的璧儿机灵。

只这一句,下面已经有人掩嘴一笑了。

我抿嘴笑了起来,飘忽的让她有些惶恐。颤抖粗重的呼吸似乎在等着我的判决。

所幸宫门里的车辇还未归库,也让我顺利登上,我喝令:“务必闯出宫门,敢挡着毫不留情!”

栗姬见我夸奖,分外自得,声音也有些称意的颤抖:“太后娘娘过奖了,嫔妾只是再做该做的事。”

我强撑起有些虚弱的身子扬手对大家说:“不过是些老毛病了,还是回未央宫去吃药好些。”

我低头,心中彻底冰凉一片,最后的一丝侥倖也蕩然无存。

①上巳节是中国古老的传统节日,俗称三月三,该节日在汉代以前定为三月上旬的巳日,后来固定在夏曆三月初三。

“他们说是圣上派来保护太后娘娘安全的。”璧儿牙齿咯咯的颤抖,可见外面的戌卫人数不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