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情憾

上一章:第75章伤夭 下一章:第77章沉痾

努力加载中...

突然心生惆怅,他还不知道罢?

我抿嘴笑了笑,我很少拿自己的盲目当成包袱,甚至每次穿衣服时,仍要璧儿报上颜色纹饰。

一声低低的笑,带着顿悟,渐渐漫延,愈来愈大,最后甚至震荡着心,他一路笑,一直笑,直至到殿门口,仍可以听见他的笑声,骄傲自负,带着邪忱,带着残破,远离了我。

只是他决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是我清清楚楚地了解。

手中的柔荑起身撤出,夫妇俩再次叩首跪拜施礼谢恩。

年轻真好!我温声询问:“一切可都习惯?”

回身,将悸动的表情藏下,也让他无法看见我的。

娇婉的声音,淡凝的香气,我的面容笑了又僵,僵了复笑。

柔美的女子,娇颜盛花,他此时也是快慰的罢?

“娘娘,就穿这件杏红的吧,上面有些丝锦杏花,不算奢靡。”璧儿爬下梯子,喘喘的说。

轻轻的,我将手收回,颤抖的指头上还有着最冰冷的水迹。

“我循声呼唤璧儿:”命人把筵席都备下罢!

飘忽的笑声他传给我听,我想躲开那声音的袭来,却是无力,只能将腰身挺直,一如既往的坚持着……

①显大夫:闲职,位高权轻。

不知何时,我的眼角似乎不再如往昔平滑,也让我多了些介意。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我心口一紧,手也轻颤。这低低的吟唱似乎不是人声,我微微转动着,向要听得更家仔细,那长吁短叹间,像足了一个人……

回身一笑:“原来本宫以为这个弟弟是有些不妥的,如今看你们这样恩爱,本宫也就放下了心。

沉吟半晌,他怅然的声音问道:“姐姐不喜欢这礼物么?”

他拥起蜷缩身子的我,带着最得意的快乐,用尽了百般的手段,其实也过是想要我最后的答案,这个答案,他等了这么多年,而我却是守住不肯开口。

而我,则要面对眼前这个男子,这个是我弟弟的男子。

抬手给璧儿,“就这件吧,髮髻也简单些,不过是会自家兄弟!”

一声微不可辨的叹息,却不知从我们谁的口中吐出。

长君苍凉的笑,冷了我的责怪,“他确实在胡吣,浑说些不该说的话,浑到别人都不喜欢听了,自己还不知道!

惊回的魂魄下,我甩落肩膀那只修削冰凉的手,冷冷地传诏,“从今日起,为经宣召,显大夫不得踏进未央宫一步!”

空蕩蕩的殿,漂浮着我喜欢的百合香气,他俯身跪倒在下面,我却依然看不见。

他不该,他不该用这样的言语来伤害我,他不该,他不该以尖刻回报我一片真诚,他不该,他更不该拿自己的妻子来刺激别的女人,那样的难堪下,是我们三个的遍体鳞伤。

他,这么多年过去了,想来他也老了罢?

到底在犹豫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不依,只是揪住衣领,箝制他的举动,顺着颈项摸上,滑过瘦削的下颌,薄薄的唇,以及……那一行冰冷。

隐含在饭中的芒刺,扎在喉咙里,隐隐的难过,让我无味吞嚥。

今日,他就要携妻前来,而我却忽然有些莫名阑珊,我自嘲低笑,姐姐,本来就是局外人,忙碌一番也不过是为他着想罢了。

他的粹然背转身,定是有什么不对,我伸出手急忙忙的摸,他躲闪之下,带着骄傲不肯与我。

我竭力抑制着情绪,让自己看起来是那样的欣慰,只是连自己都觉得强装得是这般孱弱无力。

“其他?显大夫①只会玩鸟,还要什么其他?”他又变成了玩世语态,自嘲之下是对我刚刚话语的凌迟。

他甚至连告辞都不肯了么?我一惊,带着踉跄上前,一把拽过他的衣袖。

寂静的岁月如逝水倒流,我淡淡将那悲欢穿过,只将此时与他凝定。

那笑迴蕩在空蕩寒冷的大殿,似乎带着不可抑制的力量,震荡着仅有的两个人。

“说来你也不小了,我们窦家还要靠你来绵延子孙,姐姐想为你做个媒!”

他若是能得遇佳偶,珍惜郡主,自然也能让我安心为那段茫然化上终结。

看不见也是好,至少在我心底,他仍是那般,思及此我无声的叹息,时至今日,我们都老了,再怅惘也不过如此捱吧!

“本宫很快活!”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却说的异常坚定。

静,死水的静。

其实,这不过是个施捨,我不管他心里如何也必须开口硬塞给他的施捨。

他笑着,冷冷的问:“怎么,姐姐似乎不高兴?这不是您一手安排的结果么?为什么您还不快活?”

我终究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以冷硬代替了犹豫。

可是我看到的不是这样,他在用欣喜凌辱我的尊严,他在洞穿我的难言心事……不!

殿门外一声唱喏,定下了一切。

当年那次离去后我就再没看见他的模样,那时他还是邪佞翩然,如今可是会白髮隐现?

我无力从容开口,因为梗在喉间的话是那般难受,相隔这么远,我甚至不能听到他的呼吸声,那是我赖以辨别他人情绪的唯一来源,他却有意不让我听到。

我恍惚抬眸,用无光的双眼想要看清他的真心,这样冷的话语,萦绕在耳畔,却发觉眼前这个人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遥远。

今日,他跪在我的脚畔,静静的,洞悉我与平日不同的失常。

“显大夫,什么时候来?”我回头张望,璧儿应声答应:“说是要卯时才进得来未央宫。”

原来媒人也是如此难当,开口已难,再劝更难,只是长久下去确实不是办法,既然他当年图的荣华富贵,封爵已是幸事,若是能再结一门天底下最尊贵的亲事,不是更能圆了他的心愿么?

我深受抚摸,繁複的花朵密匝匝的开,却是这样冷清。

我定定站着,慢慢摸到了床榻扶手,颓然跌跪在上面,刚进门的璧儿吓呆了,忙上来搀扶,我仰面靠在长榻上,隐隐一声低噎的笑,随和着那狂妄的声音,飘散。

我虚软的笑着,微微抖动的手指无力撑起身子,喉间的苦涩似乎越来越浓。

这么多年来,他的情意,我无以回报,唯一可做的也不过是为他安排他想要的生活,也许会错,却是我心中最好的办法。

一句话,激起了五味,揣揣的心跳竟摸不着了痕迹。这样自然是好,他们琴瑟和谐是我期望的。

双目失明并不意味着要混穿,这些讲究却还是必要着意的。

即便我的理由光明正大,却仍无法遏制纷纷扬扬的传闻,那瘟疫般的流言千篇不变的都是显大夫失去了皇后的宠爱,恐怕祸福难测了。

“姐姐,就这么想给臣弟寻个好媳妇?”他带着阴郁的声音让我有些无从接口,只能默默地坐着,抚摸着衣襟上的杏花。

圣上的赏赐送到府邸,也常常会被他跪着拒回,一道辞表说的是自己无功无能,唯恐成为外戚擅权,满朝文武无不钦佩,这样一来窦后的贤名就又添了一笔,世人都说兄弟如此,全是长姐教导得方,却不知他负气在心不肯收。

“这么多年了,他还记在心里,原来他一直没有忘记。

而那声音传到大殿,让仍横在我臂上的手,颤抖的厉害,甚至我能感觉到他心底的凄凉,深浓,寒戚。

筵席未开,人已先到,一迭声的疾走脚步,却是一个沉稳一个娇羞。

他没错,就该如此!如斯形态,才是新婚燕尔,才是我心愿所在!

蓦然,狠狠挣脱被他拽住的双手,急促的喘息,慌乱的举动,我的理智正在一步步回覆清晰。

这些年长君一直安守本分,品爵也是一升再升。

刘恆后来曾过我,为何要将长君禁足于未央宫外?

只是此次礼遇,为的是大半年没进宫的长君。

“哦,”我微微一笑,伴着低不可闻的叹息。

话尾收的无力,唯恐他仍是不允,我开口还想再说,却被他冷冷的打断:“这是娘娘的意思,还是圣上的意思?”

这一生怒吼,震惊了我,欣喜了他。

“好!只要是姐姐的意思,臣弟就一定会遵守,臣弟永远不会违背您”他的声音飘缈传来是那样的心灰意冷,甚至带着些许悲愤。

后殿悬挂的小东西从进来那天起就不肯停歇,轻声吟诵反反覆覆都是那几句,让人心生烦乱。

临来前,我命璧儿为我寻来了喜红灿金的后裳,那抹浓浓的喜色,是我未盲时拥有的最喜庆不过的衣衫。

三日后,新婚的显大夫与清川郡主进宫觐见,我赐宴栖凤殿。

“娘娘,碧色的可好?还是海棠色的?”璧儿站在衣柜搭的梯子上询问着。

难道还会有其他的心愿?

文帝十四年,孟冬之岁,显大夫窦氏长君迎娶清川郡主刘筠,盛倾京华。

于是垂下头,淡淡的说:“哪里就不喜欢了,只是他浑说时候不知道,不知道危险就在别人手下。”

饭罢,清川郡主先行区往建章宫拜访太后,虽然没有血缘,她仍是刘恆的从堂妹。

我默然端坐,等着新人的拜见,刻意剥离抑扬和声之中的她。

“他还会说些什么?怎么一上来就是胡吣?”我有些责怪的语气。

只是,此时,我却複杂了心事,哽在心头的话压抑沉重。

我不想知道为什么我无法面对他,我也不想知道会有怎样的一生坚持,但是我知道,我是大汉的皇后,他只是窦皇后的弟弟,仅此而已。

“快活?姐姐还会有臣弟更快活么?她很好,清丽端雅,婉柔可人,臣弟很满足,这是姐姐赏赐给臣弟的幸福,臣弟感激不尽!”这样的话刺痛了我,一时间我手足冰凉,遍体都有如冰刀割锯,痛入骨髓,却不见血滴。

苦鹹的滋味流入唇齿间,我狠狠咬住,却发现原来是不知何时落下的泪,一声哽嚥下,我怒极,彷彿痛恨自己的懦弱,被人一下子轻易击倒,猛地站里,嘶声裂肺的喊叫着:“你给本宫闭嘴,滚!”

而最让人诧异的是他多年不娶,京城内外漫布的议论纷纷他却视而不见。

平时我引以为傲的自持几乎他的逼迫下慢慢瓦解,不可以,当然不可以。

我霍然抬头,想要借助一些微亮能看清楚,看清楚他此刻的神伤,可惜,仍是看不见,如今我连光芒都看不见了。

若是知道了他会生气么?

“知道了!”璧儿先起身服侍我穿衣,随后又为我梳妆。

无力的冷笑,却是最伤人:“不过是只鸟而已,要多少有多少,你也少放心这样的心思,多想些其他。”我接下话题,只为了转到我最为难得地方。

我平息定住心神,不动的伫立,只为等他用冰冷的眸子将我上下打量个遍,冷,看不见的凄然眼神已经让我迈不出步子,虚空之下,我必须强硬如往。

“当然,既然你代替了长君,就该替长君完成他的一生,娶妻生子,自然都是必须的,不然空给别人生些猜疑!”我的声音加了几分疲累,咬紧的牙也只为他的顽固。

我低头任她抚弄,心里却想着那个人。

一顿饭吃了我一生,那样漫长,漫长之间我仍要对长君细緻关怀的语句和刘筠的娇秀嗔怪。

刘恆不予置评,只是笑着。

我笑笑回答:“臣妾看不惯他散漫的样子,让他悔悟些,别委屈了郡主。”

淡淡的笑,他慵懒的说:“那是臣弟给姐姐的鹦鹉,这畜牲很会讨人喜欢,常常教了他就会说些话儿,臣弟拿来是给姐姐解闷的。”

只单独点手让她上前,携了手腕。滑嫩的芊芊玉指,带着荳蔻青春,柔约的让人怔然。

“臣弟告辞!”狂邪的声音仍是那般自负。然而这一切已与我无关,刚刚的惊怔之下我仍未回过神来,心仍是动着。

迟疑一下开口,窒得难受:“是本宫的意思!”

仍在远处的呼吸声,却是越来越粗重。

他不言语,我却只能软了语气再说:“其实,这么多年来你孤身一人,少君早年也早已有了妻儿,看你这样伶仃,本宫也心中难过,若是你能成家,本宫也可以为你少操些心!更何况,这些原本也是你想要的,不是么?”

“谁,谁在说话?”我笑着问。

我对铜镜轻轻按着自己眼角的纹路,灰濛蒙的眸子下,仍是什么都看不见。

衣袖拖曳过地面带起沙沙的声音,清冷的如同刀子的剐蹭,他大礼跪拜下,绝然起身离去。

柔声一笑,刘筠带着初为人妇的羞怯答道:“夫君对嫔妾一切都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