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伤夭

上一章:第74章流年 下一章:第76章情憾

努力加载中...

人都不在了,还做这些给谁看?

“此番父亲遭罪,他曾愤恨的说,养了五女,关键之时竟无一人可用。民女心伤,才愤而随父亲进京受审,民女想了一路,只想寻个明白人问问,女子就不能做事么?女子就无用么?如今仰望着皇后娘娘,更是想问一句,娘娘您可认为女人是无用的么?”她声声泣血,咄咄迫人,却是被我欣赏。

晃动的黑影都静止不动,而喧嚣也慢慢低了下来。

半晌,她盈盈一笑,:“民女懂了,有用无用原本不在他人所想,自身去做了便能证明,莫要为了禁锢而不为,这才是真正的有用!”

“嗯,即便如此,你又凭什么认为圣上就该免了你父亲的罪过?”

软塌塌的揖儿手脚冰凉,任由我掐打都没了动静。

“圣上入主以来,圣德仁厚,百般与民休息,轻徭役,减赋税,十年生聚,万民感恩,这是大汉成定以来从未有过的安逸。如今民女上谏是相信我主并非不想废肉刑,而是忙碌于朝政之中无暇顾及,今有契机,当可以行天下之大幸。”缇莹的声音并不好听,甚至还有一个嘶哑,也许是连日来的赶路过分劳累了。

血脉,想到这里我回头面向刘恆,他此时也必然是伤心的。

无意间的碰触才发现脖腔旁竟然有大片凉腻的湿意,我大声厉问:“这是什么?是血么?”

刘恆早朝未下就已经匆匆赶到,我茫然站起身来,却并未一把拉住他的衣袖。

我不解,聪明如她自然知道这绝不是一次普通的挽留,能留下来,必然是我能许下的最好待遇。

我登时心头揪紧,而肩膀上刘恆的用力也变得窒人用力。

二来也确实有些难解的隔膜,横在那里。而刘恆忙于朝政似乎就更加对他难以顾及,今天这样的情境,我们都有责任。

“民女不愿意,是因为父亲此次虽未遭受肉刑,却已年老体衰,随娘娘进宫,自然是难得的荣耀,只是民女仍担忧父亲无人赡养,所以不能领命!”她俯身在地,咣咣磕头。

不可能无大碍,否则不会惊动这样多的人。

揖儿先去了灞陵,就在那恢宏磅礴之侧苍郁松柏之间,他第一个先入土为安。

揖儿……我急切的想起身扑在那里,跌跌撞撞之下却被裙襬绊倒,刘恆用力的搀扶,却仍不能平息我心中的空落。

他先将我揽入怀中,再急问御医:“梁王的伤势如何?”

痛楚的他是否也带有对孩子缺失父爱的愧疚?一如当初对刘熙死时的百般自责?

“大胆!”璧儿一声断喝,震荡了空寂的大殿。

还能怨恨么?还用自裁么?

低低的声音他许久才开口:“去了也好,这么多年了,他也该去作伴儿了。”

唯一停留在我眼底的是锦墨孩子当年的模样。

当揖儿被侍卫抱到未央宫时,我几乎无力站起。

是给悲伤中的帝后?

一声哽嚥下,涩痛的双眼滑落了泪水,多年不见的泪水下,却是我尘封已久的心。

可是身为皇子他又是不幸的,不幸到出殡当天连母亲都没有在场。

璧儿将我双手领开,颤抖着声音说:“是,不过梁王并无大碍!”

“叫他安静罢,怪不得他,退去罢!”刘恆的声音苍老了十岁,这一句更是用尽了力气。

“民女不愿意!”她低低的声音似乎出自心甘情愿。

“这孩子注定是要早夭的!”他的话不多,却让我陷入过往。

虽然有些惋惜,我却没有再说出为难她的话,这样纯孝的女子实在令人敬佩,若是今日我在老父身边,也会如此的。

其太傅贾谊自责,闭门思过,不出年余,郁郁而终。

那时我没有为刘熙,此时却是为了惨死的刘揖。

这样好的女子,我也怜惜,若是在宫中,定能有些作为的,况且我还有私心,武儿今年也十四了,如今他被封了梁王,年后也要去属国执政了,身边我一直没有放心的人,我看缇莹倒是一个好女子,不若……虽不是王后,却也可以给个夫人的。

只是,这是藉口么?还是我们只能如此自私的为自己开脱?

刘恆欣然应允,墨笔朱匾成就了缇莹的女子有用。

“哦?那你问吧!”我将茶杯递出,璧儿立刻起身接过。

刘恆沉声打断他的话道:“恐怕什么?”那人颤抖着声音说:“梁王支持不了许久,急备他须吧!”

这几年来我对揖儿并不上心,一来双眼无法看见,照顾不到。

她迟疑了回答,我却笑眯了双眼。她若是能领悟,便是真的难能可贵的聪颖女子了。

“皇后娘娘说的极是,子女眼中父母是天地,孝为还恩。但是并非盲目了双眼,”

缇莹获上赐朱漆匾额,随父返乡,另于齐王五子,荣华盛也。

扑通一声,她跪倒在地:“民女不敢当,只是民女有一句话想问太后。不知道可不可以?”

文帝十一年春,各样的事情纷繁踏来。

“好……你和你父亲回去吧!”再一扬手,我已依在榻上。

去吧!揖儿你即便无法于母亲葬在一起,但记得到那边后仍帮我问好,问问她在那边可好么……

文帝十一年,梁王刘揖堕马身亡,赐謚号怀,史书称梁怀王刘揖。

事情就是这样,当你平淡无趣时希望有些事情可以慢慢做来打发时间,可是但他们接连而至时你又是那样的措手不及,慌乱得如失去了手脚般。

刘恆黯然的长叹,他也无力再说出其他的话语来安慰我。

我哭不出来,却是无比的伤痛,空蕩蕩的心是那般虚软无力。

那是贾谊么,听说是他带梁王上马的,只为了能跟一同狩猎的太子一分骑术高下,却岂料葬送了仅仅八岁的刘揖。

我颤抖的唇几乎说不出来话,辛辣的热流涌了又涌。

哭不出来是因为曾经的前尘过往,伤痛是因为他也流淌着和我相连的血脉。

五月初一,大殡。

摸索着牵过他的手,无声亦有泪。

我黯然的将手交给他,不说话,也不想动,这是他第二个失去的孩子,他一直稀少子嗣,却也为此可能再难以接受这样的残忍。

其实她的谏书中已经说明,再问一次是因为我想听听她怎么解释。

是啊,当年如果不是锦墨想要把他勒掉也不会造成他嬴弱的身体,也自然不会激发了锦墨的争抢之心,也不会她因失败被赐死长恨,更不会刘揖因为疏于管教而落马身亡……

“缇莹,那本宫问你,子女眼中无父母的不是,你又怎么能光凭你认为说你父亲好呢?”我微笑着询问,虽然淡淡却仍是慈蔼可亲。

我一回手,仍是笑着说:“接着讲!”

迟疑好久,终有一个为首的冒死稟告:“回圣上,梁王坠马时,头颈先触地,折断了经脉,内腑骨骼也悉数尽断,恐怕……”

从前我嚮往浩瀚天际,如今看来却是错的离谱。

我被璧儿搀扶着,握起他墓碑前的一把黄土。

文帝十四年,淳于氏缇莹上书文帝,痛陈肉刑之危,上悲其意,乃下诏曰:“盖闻有虞氏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僇,而民不犯。何则?至治也。今法有肉刑三,而奸不止,其咎安在?非乃朕德薄而教不明欤?吾甚自愧。故夫驯道不纯而愚民陷焉。诗曰『恺悌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加焉?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毋由也。朕甚怜之。夫刑至断支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楚痛而不德也,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岁中亦除肉刑法,并令监中囚犯不必黥劓。

也许皇子如他也是幸运的,至少能随父亲陵墓相伴。

缇莹似乎也发觉提到了不该提的字句,她顿了一下后,又复说:“子女虽孝却仍能分辨是非,父母之错,也存在心中,不说不等于糊涂。只是民女确认父亲为医时,恪守医德,耿直不阿。若是民女一人说,难抵悠悠众口,可是连同齐属境民都是如此,证明了父亲的清白,请皇后娘娘明察!”

他脚下是方圆十几里的草木,四下更是旷野千里的无垠。

是他早早离世的母亲么?还

“好!”我拍手一笑,果然不错,心兀的一动,“缇莹,本宫想留你在身边,你可愿意?”

这孩子注定是要早夭的。

璧儿起身将她领出,我命人送个信给圣上,加封缇莹孝女,请圣上亲笔赐字朱漆匾额,随他们父女返乡。

“说的好,圣上确实早有此心,不过能有你一个十几岁的女娃提出来,倒显得圣上有些愧为了。”我仍是笑着,却端起手中的茶杯轻轻喝起茶来。

毕竟,那还是他亲生的儿子。

“妾父为吏,齐中皆称其廉平,今坐法当刑。妾切痛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续,虽复欲改过自新,其道莫由也,终不可得。妾愿没入为官婢,以赎父刑罪,使得改行自新。”璧儿轻轻读着,读到最后甚至有些微弱的哭意。我点点头,淳于缇莹确实是个好女儿,胆敢上京进谏,非一个孝字可以夸讚了。

温暖的手指拭了又拭,他比当年沉稳了许多,此时的伤心似乎不比上次。

人世间最乾净的地方,哪里还能比过这黄天厚土?

门外有人高呼着,喧闹着,口口声声想要自裁。刘恆又是无言的叹息。

抿嘴一笑,我颌首:“说的好,只是本宫想问你,别人说有用就是有用么?你所计较的有用如何,无用又如何?”

文帝十四年时,我召见了一个世间难得的女儿家。

我被她搀扶在一旁,探过身去听,共有七位御医进入内殿诊视。

血浓于水的一切也只能由盛大的仪式来宣告。

能说出怪不得他已是太难,人总是要把错误推给别人,只有刘恆才能将错误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