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冥嫁

上一章:第72章犹疑/杜战番外 下一章:第74章流年

努力加载中...

窦漪房不是萧清漪,她还有孩子和丈夫,她的夫君是尊耀的帝王,她的儿子是继祧皇位的太子,她自己更是万众瞩目的一国之母。她不会有遗憾,所以她不会惋惜。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很多人会希望可以藉着此时除掉异己,取得权势,所以阴霾迅速充斥了整个长安城。诚惶诚恐的臣官和诸王们不肯被动挨打,于是政局再变,诸王们纷纷递表要求削权,而另一些朝臣开始要求告老还乡。

我猛的闭上眼,哑声低笑。慢慢起身,我平视前方,涩苦的眸子再没有泪水。

原来——冬天要来了。

原来拥有时我并不曾珍惜,失去了便是一生再想找也找不回。以后看来要多加注意了,毕竟从今天起,我将靠耳听来过完下一生。

刘恆是忍让的,只是这次他却开始贸然反抗,就其原因也是因为儿子的痛还梗在心里。

赭色囚服上仍是血迹斑斑,伤已经痊癒,血印却留了下来。他瘦了好多。听说在狱中他不肯吃饭,每日用尽各种方法寻死。只可惜,我已经下了死命,若是他死了,我会让整个看管囚房的人来陪葬!所以他前襟上的白色米汤是那些人掰开他的下颌硬灌时流淌下来的。

今日我再次想起了那个梦,那个我埋藏心底十五年的梦。还会实现么?就从现在开始?不能,我长叹一声。不能,我无法做到。

误伤致死吴国世子我本是愧疚的。甚至还曾召刘濞进内宫亲自赔礼道歉,无奈那是人命一条,又是吴国世子,怎样也无法做到圆满。所以在吴王领回去去世子尸体后,他就再不朝觐。

杜战悲极又笑,笑罢又悲,身子来回晃动下,目光涣散的他已经不在乎是否被囚禁一生,他只是沉浸在浓烈的自责中无法挣脱。怔然看着血淋淋满地挣扎的他,我突然掩面,躬下了身躯,放声哭泣。

那冰顺着我的双腿结起,慢慢爬俯在我的身上,直到头顶。

“好,朕不蹙眉,不信你再摸。”痛到极处的言语是那样的抖动,恐惧的,抑制的。

本宫要让你看着,要你为本宫镇守大殿!本宫要你看着百年之后我将受到万世敬仰!

文帝七年初,杜战获释,刺面带罪,服禁尉军,职守未央,称陛楯郎①。

“你想?”刘恆的声音平稳而纵容。

当然也有不忿之人,例如吴王刘濞。吴国世子刘贤原本寄居汉宫,为的是陪伴启儿读书成长,可是小儿间的争执却让启儿将刘贤用棋盘打伤,未等送回吴国,就呜呼而去。

我咬住唇,侧过脸,任风吹乾眼底潮意。“这里——是她睡的地方,是灵犀睡着的地方!”半晌无音,再回头,他已跪倒在地,匍匐着。撕心裂肺的狂吼,惨然不似人声。

“好,既然你想,就去做吧!记得给朕备份厚礼!”我点头笑了笑,灵犀,再等等,很快杜战就会来接你了。

有些亮亮的东西从刘恆腮畔滑落,我笑着留恋那最后一丝光芒。慢慢的,他跪在蹋上,俯身将脸深深埋在我的颈项。我弯起嘴角,摸索着他的双手,只是在密匝匝的绣纹袍子上却总是无法能顺利抓到。

“混账,你再说一遍!”刘恆就坐在我的身边,陡然暴怒。

我冷冷笑着,咬牙说道:“你一生都怀疑本宫,你就这么放心么?不怕本宫哪天害了皇上?你放心,本宫不让你死,本宫要让你看着,要你为本宫镇守大殿!本宫要你看着百年之后我将受到万世敬仰!”

有人说,这是一场阴谋,为的是笼络带罪人心,平服外臣诸王怨忿。

而这场浩大的风波平息下来,也用了三个月之久。未央宫后花园中,一片萧条冷寂的地方。我静静坐在椅子上。杜战被带到我面前的时候,还被捆缚着双手,戴着沉重的脚镣。

太久了,久到我忘记我该哭。几日来,报仇的想法一直绷在心底,如今却惶惶的,锦墨也没了,杜战也跪在这儿了,可是我却开始找不到自己。

一道赐婚的圣旨,三日后颁下,直送到杜战的囚房。囚犯之身的杜战,迎娶安平郡主灵犀,是轰动长安城的冥婚。

“圣上不要蹙眉,臣妾希望圣上一生都不要蹙眉!”我弱声的恳求道,不想他在此时痛疚。

于是和颜悦色地将诸人的请表辞回,另附有劝慰书,将话题一转,感念起旧恩亲情。一番恳切的话语,一封动人暖心的信让很多诸王和朝臣有些感慨刘恆的仁德。

“好,我娶她,我恳请皇后娘娘,能给她最好的!”含糊的言语,是我猜测出的话。杜战低下头,用此生唯一一次的相信,来求我。身体有些颤抖,我虚软的笑。就这样了吧!灵犀,你的心愿已满。我仍是笑,眼前却黑了一片。

“皇后娘娘的眼睛耽误了治疗,怕是……,怕是日后会更加恶化了!”声音微微颤抖的是哪个御医?我潜下心,却仍是无法辨别。

我伸手,摸过红色的霞纱,慢慢起身向前,轻轻地将那纱递了过去。纱滑手软,一不留神飘离手中。璧儿小心接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奴婢替郡主拜别娘娘!”

“臣妾想让灵犀嫁给杜战。”我说完就感觉到手中的他微微一震。

对于这样的结果刘恆是满意的,他不过只是动了动手脚就让心虚的诸王们紧张起来,不过削权,弹劾他都不会,朝堂空了下来,谁来拱卫汉室。

灵犀,这是一场好姻缘,虽然你们不能再有两情相悦,却是生死相伴,也算美满了。

逆着光,她盈盈转身,那一身红衣,是我见过最为鲜豔的红,带着光晕,似九天仙子,明媚妩丽。吱呀一声,殿门在面前砰然关闭,眼底幻象的那一抹亮红也消失不见。

灿金耀眼的点缀髮饰下,是那双恬静的眸子,飞霞骤升,她羞涩不已:“娘娘,奴婢就此拜别了!”终于,在冷寂的大殿上,只听见我的扬声长笑:“好,走吧!”

我点点头,恬笑着摸索,印着深深纹皱的额头上没有那骇人的紧蹙。“臣妾以后就算是什么都看不见了,圣上也不要蹙眉。而且只要圣上说,臣妾就信!”

①陛楯:谓执楯侍卫陛侧。亦指执楯立于陛侧的侍卫。陛楯郎:执楯立于殿陛两侧的侍卫。又以手持兵器不同,分为执楯郎、执戟郎

我面前的大殿外,堆满了煊赫的嫁妆,一挑挑,一担担上的物件都是我亲自摸过,检查过的。小至梳妆用的梳子,大到铜镜床榻,没有一样不是从汉宫宝物中精挑细选出来的。

如今,还要什么光亮?

我凝视着他,咬牙问道:“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杜战恍若未闻,头仍是低着,跪在那里岿然不动。“好!好!好!若是咱们杜将军不想知道,本宫也就不说,只可惜她一生为你,连个墓碑都没有!”杜战蓦然抬头,直勾勾的看着我,疲倦的面色下颤动着双唇:“你再说一遍?”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还要做什么?人生就这样了了么?还是我已经到了头?

我挥手,让璧儿带人退去,只留我与他二人单独相对。

一时间称讚声,跳骂声越演越烈,而我,笑坐在未央宫,等着他们把灵犀从后花园抬出。

“你等着吧,本宫定会给她所有!”我郑重允诺,空洞的看着他。看不见他的脸上是否还挂有悲怆,我只当他也笑着的。灵犀阿,你看见了么,我许下的东西都给你了。

有的说,这是一场悲剧,为的是成全盖世英雄和忠心不二的郡主。

世事兜兜转转,当年获得他的信任时是那般难得,今日,我也将全部的信任奉上,交付给刘恆。携手走过十五年的我们,马踏天阙,重建汉宫,没有什么再是我们的隔阂,我万事放心。若说最后一点还有担忧的,便是十日后灵犀的出嫁,我眼睛已经看不清楚了,怎么给她操办呢?

突然心底空蕩蕩的,一如这空空的大殿。冷,真冷,我缩紧了肩胛。还冷,将周围可以摸索到的织物全部缠围在身上,可仍是冰冷。

那么我呢,我又是谁?我会遗憾么?恍惚中,我轻轻笑了,看着悲绝的杜战,“她等了你一辈子,爱了你一辈子,你一生都不肯娶她,今天你还不肯娶么?”

“嗯,臣妾想,灵犀一辈子都想嫁给杜战,跟臣妾这么久,臣妾必须为她完成心愿!另来,杜战也同意了!”我平视前方,细细解释着。

“娘娘,郡主已经请进棺椁,请娘娘赐锦盖!”璧儿带着哭腔的声音回稟着。

曾经,我想过有一天可以偷享自由,也曾渴盼过归乡后可以安稳度日。笑看云起,任翔天高。在那里有我携手共生的人,也有我至亲至爱的家人。

这有些太过分了,冥嫁是民间的习俗,男女双方都是早夭才可以结冥婚。亲眷们唯恐他们在黄泉那边孤苦无依,便找媒人撮合了,让他们有个相伴。

我上前一步,寻了一截枯枝,强掰着他的下颌硬戳进去,撬开嘴隔挡着他再用力。然后狠狠拽着杜战的衣领,厉声质问:“你想死么?死太容易,就像灵犀,她为了我们二人两面为难,就死在这里,你想死么?可惜本宫偏不让!”杜战苍白的嘴唇在抖动,被塞住树枝的地方血泡仍是噗噗直冒。

“说,你说的朕都应允!”刘恆急惶惶的说,甚至想给我他拥有的全部。

而灵犀强过了我。她也是最美的女子。灵犀,你听到了么?他对你的那声嘶喊,是从心底发出。你没看错,他到底是你该等的人。只可惜,你不在人世了!呜呜之声,我再凝神一看,竟是杜战咬舌自尽,蜿蜒的血顺唇缝流下,越涌越多。

风吹落了百花,光秃秃的枝叶下,是豔如朝霞的灵犀。这一生她从懵懂少女,到谨慎女官,却时时刻刻都那么的美。

咯咯作响下,他开始用力咬断树枝。看来他决死的心是这般的强硬。

哀求声,咆哮声,迴蕩在大殿。而我仍是静静的,辨别着每一个人的情绪。其实,还是可以看见的,只是微弱的光而已,模糊晃动的影子,模糊不动的殿门,以及眼前不动的刘恆。

原来黑暗是那么的静。静到心底再没有不捨,静到一生再不难过。

我紧抿嘴,慢慢再退回到座位上。抬头平视下,灵犀瘦弱的身体就跪倒在我的面前。

文帝六年末,朝堂风云诡变。杜战拥兵不归后,被文帝诱擒于内宫,并缴获废后奏章,朝臣一片哗然。

她总是善良的,她从未对我有所怀疑,也一直坚定的站在我的身后。如今去了,我的记忆中也都是她的笑,那笑灿烂流光,却是最动人心魄。世人都说,美能倾城,如今才知道错了,最美的是一尘不染的心。

就这样吧,毕竟我们是亏欠了他。于是刘恆又派专使前去吴国,划分了十座城池给他,另又赏赐许多物品。

他惊觉,将手递了过来,我仔细的摸着。原来他的手是这样宽厚,三四指间还有一些薄薄的茧子,是书写时留下的么?还是什么时候呢?

殿门开启,透进一丝暖洋洋的光,璧儿默默走进来,那光扫过我的眼睛,让那布满阴翳的灰暗划过光芒。

她为什么哭呢?是被灵犀吓到了么?还是为灵犀终于嫁人而高兴?

随后又有南越国暗通杜战信件又被人发现,刘恆下令严加查办,一时间猜疑四起,弹劾奏章累加叠落,牵扯出的人也越来越多。

而此时,杜战应该也已从囚房出来,骑马进宫走在迎娶灵犀的路上。

杜战,曾经和我们一起走来。一路上,经过那么多的动荡起伏,却已再不是从前。这其中有他的自负猜疑,也有我们的几度失信。虽然恨他,我却心中仍是凄楚。因为,当着灵犀的面前,我却必须用这样的方式来让他们见面。

可是一步踏入宫闱中,就在抬不起脚走出去,历经磨难,千般撕扯下,我更是想也不敢想了,于是,那心愿便埋藏在心底,一生也不能实现。

我忽的笑了一下,原来我连枕边人都那么的不了解。默默地顺着衣衫向上摸,薄削的嘴唇,文隽的面庞,闪动的眸子,还有紧蹙的眉头。

如今杜战虽是带罪,却不该如此羞辱。至少城中的百姓这样认为,这是对活人杜战的巨大耻辱,如此一来让他们成婚的皇上也就坏了仁德的形象。

杜战顿住,愣愣的看着我,眸子里的悲伤更甚,赤红的双眼,满脸的红豔血色下印衬着白色的双鬓,他已是老了……相视那么久,久到一生恩怨全部闪现。

我笑着的眸子里,看见了灵犀,他漠然的眼底也是他最愧疚的她。

寂静的内殿上空无声响,若不是手中仍有些温度的手来自于他,我甚至开始怀疑是否只有我一人在此。

刘恆抓住我四处流连的手,用极低的声音,那低微的声音伴随着心痛:“朕答应你!朕一辈子都不骗你。”默默与他十指相扣,笑着说:“还有一件事情,臣妾想恳求圣上。”

大红色的鸾凤衣衫下,是对我一生的忠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