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犹疑/杜战番外

上一章:第71章诱擒 下一章:第73章冥嫁

努力加载中...

锦墨一哭一顿,字句咬的圆满。她也在赌,赌眼前这个男人到底对姐姐有多少的恨意。杜战低头不语,这么多年了,那件事他很少提及,彷彿一切烟消云散,不过是场过往而去梦罢了,只是妹妹太喜欢那个孩子,把他召回陪伴。

杜战看着锦墨的脸,定定的看着,半晌才笑了出来。

一句话,杜战将忐忑的心平复下来。也许是时间太久了,原本也到了该开启宫门的时间。毫不犹豫的迈步进入宫门,直奔大殿。远远的看见殿中央的宝座上似乎坐着一个人,那人的身影隐隐熟悉。红色的外袍是?……皇后!再缓回神,身后的冷风已到,杜战回身旋踢后转身奔往宫门。只可惜,只差一步,刀剑就已经挥来。乱,飞舞的银光下是格斗的拚力,呜呜带风的棍棒更是躲闪不及。支撑许久之后,杜战仍是被人用棍棒打折了腿,硬硬的跪倒在那豔然的红衣女子腿前。

杜战越是气急,越是笑了出声。锦墨在旁观看下,有些惶恐,怕自己一个不备再被他伤到了身体。

难道是她还没动手么,可不是已经说好了么等她动手让那妖妇下狱,然后再由他来亲自上奏摺废后么?为什么现在又平白去和太后联手?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呢?

“臣怕是无力能救夫人,还另请高明吧!”杜战拉过白马,转身离去。

好狠心的妖妇,枉费他这么多年的忍让。原来都是被她轻易算计了去。

浓烈的酒,是醉人的药,喝了就可以忘记很多的事,这一点,杜战很清楚。

“杜将军——!”一声厉声叫喊,让杜战停住了脚步,那妇人竟扑到了马蹄下,眼看四蹄纷乱,那马也有些受惊,嘶鸣着抬起前掌。若是踏下,必然就会断了几根肋骨。杜战狠狠地拉扯住缰绳急忙后退,由于用力过猛,直直的拉着马转过了几圈才慢慢停下。

啪嗒一声杜战将那玉珮摔在地上,恶狠狠地蹬着双眼说道:“夫人不用再说了,如果有什么用得着杜战的就和臣说,只要是能对付那个妖妇,臣都一路奉陪!”

自己还配做一个母亲么?刘熙,熙儿,你也是因为挡路被清除的么?

究竟是怎样的危机让这个女人来求救一个和自己根本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尘沙飞扬下,杜战凝视眼前这个女子。她是王后,却也是他用一生去怀疑的人。昨夜的厮杀还没有缓过精神,杜战眸子里仍是带着戾气。他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在那个时候突然升起诸多不捨!只是心底最深处的想法就是必须把她救出苦海,而此时,灵犀正在陈家被囚禁,一切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这个女人。

杜战遥遥的看去,那边是一片白色翩翩起舞的纸钱。真不吉利,偏这个时候遇在一起。

“将军有所不知,嫔妾自从得到了圣上的眷顾,姐姐就一直不高兴,嫔妾天天去未央宫下跪赎罪,却依然得不到姐姐的原谅,姐姐她恨嫔妾抢了皇上,更恨朝中大臣有人保举揖儿做太子。其实当年世子也是同样处境,若不是阻挡了刘启的道路,姐姐怎么会痛下杀手?”

他不能,他是代国的镇国将军,他不能,他更是代王的贴心知己。不能,杜战狠狠地点头,对,不能。若是靠近,怕是会更难做,所以不如离去。

痛快!远比坐在那王宫里的盛宴上,慢慢嘬着琼浆玉液痛快。这样的夜,这样的月,谁能伴自己共醉?是恬笑的灵犀么?杜战将身体依靠在巨大的花石上,宽纹的袖笼是纯白的颜色。今日他未着甲冑,只因为要进宫赴宴。

灵犀是个好姑娘,她甜美可人,婉柔娴雅,甚至还忠心耿耿。可是杜战就是因为这个忠心耿耿才不能娶她。娶了她,就等于娶了阴谋,娶了她,就等于和那个女人站在一起。

杜战冷冷凝视着他:“你再说一遍。”那内侍不敢反驳,就照着刚刚的话又说了一遍。一个字都没错,前后都对的上,看来不是谎话。

锦墨抬头,哭声更大,见没有动静,她又接着说道:“虽然臣妾进宫时间短,没有什么资历,可是也听别的美人说过,世子是很听话的孩子,若不是有人故意,他绝对不会涉水玩耍,今日揖儿再次溺水分明就是故技重施,若是抢救不及时,怕就已经去和世子做伴儿了!”

宫廷中的校马场是很空旷的,而此时面前慎夫人的下跪让杜战的心骤然抽紧,只觉得闷的发慌,而这块大大的空地也变得狭小拥挤。

车轮的滚动声,马匹的嘶叫声,还有那刺耳的呼喊声:“出宫咯!”

他眺望远方,长吁一口气,将心情慢慢平复。不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该再去想这些。

杜战冷冷一笑:“娘娘记得就好,另外臣还想问娘娘一个问题,皇后倒是是不是惠帝的莲夫人?”锦墨顿了一下,脸上涌起不自然的笑:“当然不是,若是的话又怎么能活着走出汉宫?”

杜战起伏的胸膛给了锦墨最好的答案,他怒了,怒了便好!“等臣妾把事情想好了定会给将军一个答案,只是……”锦墨回头看着那地上的玉珮笑了一下:“只是将军的心意嫔妾也清楚,嫔妾发誓,废后之时,定会保灵犀姑娘平安!”

杜战蹙紧了眉头,将声音冷下来问道:“娘娘是想让臣死于非命么?”抬起的脸上带着泪痕,那是一双最凄惨的眸子,和他心底的那双坚强刚毅的眸子不同,这双更能软化人心。惨然一笑,锦墨开口,“今日我儿刘揖被溺,救上来时已经奄奄一息。”

下方跪倒的黑衣内侍颤抖着身躯说:“没有,只是锦晨宫慎夫人现在还在建章宫等将军呢!”

她滴落尘土的泪,杜战也看见了,只是再不能做出其他,她,是他一生难以信任的人,从他第一眼就知道,她绝不简单!

只是他仍是蹙眉,这个时候让进内宫,实在带着些许的蹊跷。杜战抬头,看向帐篷外。那是一片井然有序的景象,巡逻的士兵穿梭着来去,而众多魁梧的将领都站在外面等这自己的召唤。究竟为何?太后让自己深夜探访?难道……?杜战轰的一声拍在案矶上,厉声问道:“宫中最近可有什么变化?”

一块奢华的丝帛摆放在案矶。那是太后的密令。杜战缓缓扫视着眼前的字迹。这是太后的笔迹没错。很多年前杜家曾几次得到过太后的敕令,所以他也是常见的。

勒住缰绳,他抬高手臂,制止了后面的队伍。

咬牙,挥剑,斩断前襟两块青布,扬手之间,杜战拦住了她,她的冷,怒目横对,却让杜战的心蓦然一动。默默无语的递过那残布,却是最纯净的心事——只是想让她不那么痛而已。

可是今日,就在这个女人衣裙上的水迹还未乾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他很介意,那件事情从未离开心底,也从未从脑海中忘记。真的是她动手么?当年她回身离去时的刚硬眼神是那样的无愧,甚至压住了他想要挥舞的宝剑。

杜战闻言眯阖了双眼。手里用力攥握的缰绳将马勒得嘶鸣。

于是冷冷一笑:“皇后娘娘不是夫人的表姐么?为何还会这样对待夫人?”

灵犀,两个字写的极大,铁画银钩下,显示他的用心专注。

赴宴,哼!杜战冷冷的笑着,带着最深的不屑。那不是赴宴,只是为灵犀找个好归宿。归宿?归宿!眼前的迷离让杜战笑弯了眉目,往日的阴冷刚硬全部被这笑打破了幻像。

周相的孙子也不错,跟了他或许要比自己好得多。毕竟他总有戒备,对灵犀还是对哪个女人都不能诚心相待。昏暗中,杜战用剑拄在地面,支撑着站起,晃晃悠悠下,他拔出了剑鞘。

眼前的莲花棺椁是由八人相抬后面还跟着一些内侍和宫娥。究竟是谁有这样大的排场?杜战回头问了问魏公公:“这是哪宫的娘娘?”魏公公讨好的笑着:“哪宫的也不是,原来就是皇后身边的脸的姑娘,莫名其妙的死了,后来听说当今圣上很喜欢她,就封了莲夫人,以夫人礼下葬!谁知竟和咱们赶到一起去了!”

最后一笔的停顿下,复又抬起,随着最模糊的意识。只一个字,莲。小,且难辨。隐讳得只有他自己能看清。突然他有些清醒,迷离的面容也因为那个字变得愕然,不对,怎么会是这样?盛怒下的杜战将桌子使剑用力劈碎,一段段,一片片,只为自己忘记了界线。

灰濛蒙的晨光让人也变得晦暗难辨,自己究竟在想什么?恍惚中他甚至开始无措。

昨天?这么巧?杜战再次看着前面行进的队伍,心中隐约有一丝莫名的不安,只是他想了许久都无法确定,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这一点杜战确实不知道,他只知道这章平侯外表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实际上却是暗下被架空,但是桀骜的他不肯再和皇上讨个说法,如今被她再次提起,自然勾出他的狐疑:“为什么?”

突然,她露出一丝笑容,那笑容虽凉,却是穿透了迷濛的沁人薄雾。不等杜战说话,她已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一走一歪的柔弱身躯却是带着前所未有的刚毅。她答应过他,要去换灵犀的性命。只是,杜战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着她布满伤痕的双脚,红紫相间下,竟是那般骇人。

远远的看见建章宫的宫门是敞开的,杜战面色立刻紧绷起来。不会的,即便知道他要来,也不会没有将宫门落锁。为什么,为什么这里四处瀰散这诡异的味道?向前再踏一步,门口的小太监躬身施礼,“杜将军,太后娘娘久等了!”

杜战蹙紧眉头,清冷的眸子直直盯着那群人,无意的问道:“哪天薨的?怎么也没通知各国的护送将军们去送送?”“就是昨天,大概是因为位份是死后刚封的,所以没通知诸位吧?”魏公公笑的勉强。

帐篷外零星的火把让杜战心有着一丝犹豫。去还是不去。他端起那块丝帛又仔细看了一遍,没错,肯定是太后的笔迹!那印玺也是真的。

杜战漠然看着那个用自己性命来求救的女人,神色複杂。她是那个女人的表妹,不,如果那个女人是莲夫人的话,她就是那个女人的亲妹妹。

这白马通身是雪,长长的鬃鬓彷彿能扬风逐日。它是太子练习骑射的马匹,也是杜战从御马监里挑出的伙伴。杜战最喜欢的莫过于是它从不吃旁食,眼睛里也只有主人。发出阵阵哀鸣的是身下趴伏的女子,披散的头髮下是苍白惶恐的面庞:“嫔妾知道将军是不屑管这些事情的,可是将军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么?”

杜战将佩剑弯腰放在桌案,他搀扶起那个内侍。必须有此一行,他不可能将太后置于危险之中不管不顾,毕竟无论从慎夫人口中,还是从自己以往的了解,他都知道,那个女人绝对不那么简单。

一想到这里,杜战的喉咙就像被什么东西扼住,紧紧地透不过来气。若是揖儿活到现在,他也应该娶妻生子了……锦墨见杜战眉目有变,又急切的爬了两步,“想来将军并不知道,当年阻击匈奴后,为何回来就只得了个教导太子骑马的差事!”杜战凛着脸望向她。

“据嫔妾听说,皇上是要封将军为平远大将军的,只是……”锦墨欲言又止,眸子里写满了惧怕。杜战回身看着她,“娘娘但说无妨,臣也做到心中有些掂量!”

四下寂静的将军府中,他再不用佯装斯文,周旋那些虚伪的笑。一坛烈酒,他笑着举起,倾倒之下,急流飞泻,直冲入喉咙。

如果有愧,她不会走的那般自然。到底是谁,又该相信谁?锦墨悲慼的声音还在脚下,如果她是莲夫人的亲妹妹,又怎么会被如此迫害?

突然杜战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鬆,他说不出原因,只是因为那红色仍在。

“那又如何?”杜战仍是冰冷开口。“如果嫔妾没有记错,世子也是这样死的!”

泡肿的熙儿,是那样的小,他才七岁,却受到这样的折磨。

她身份不明,她是汉宫出来的奸细,她刚刚的那次回宫也许是为弥留的吕氏再传代国的信息,她甚至还是害死熙儿的凶手……太多了,多到慢慢的杜战开始愤怒,那怒气起的很快,他甚至必须压抑自己才能不再次拔剑把这个女人斩杀。

夜色渐渐退去,杜战脚下也开始加快速度,如果真是太后召见,自己确实有些拖拉了。

好个窦漪房!你的计谋好深啊!想到这里,他摸索着从怀中掏出灵芝玉珮,绿意流转之下,他唇角浮现悲凉的笑。这也是她的手段么?用灵犀来牵制自己?她在为自己铺路么?只可惜这路就此断了!

“听说是姐姐不让皇上这样封的,她怕将军势力庞大后为世子的事情再次找她算账!”锦墨畏缩着说出,声音虽小却把杜战震得一晃。原来如此,在那场血色厮杀背后一切是这样丑陋无比。阵前自己是她用惯的杀敌工具,阵后,自己却是她忌惮的敌人。

锦墨仍是哭泣着,揖儿还躺在床上,御医摇晃着头都说孩子身体薄弱,未必能活得长远,可是锦墨不依,这个孩子生的艰难,还在肚子里就险些被勒掉,虽然那次是为了活命,可是如果现在不给他最好的,自己的愧疚该如何补偿?

“夫人还是回吧!臣确实无能无力!”杜战将马鞭转手,拉过缰绳向前。狂风凛冽下,他的衣襟翻捲,杜战知道自己已经再无能力来管这些琐事,因为他现在只是一个太子太傅,教导太子骑马射箭练习身体而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