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较量

上一章:第67章濒死/灵犀番外 下一章:第69章了断

努力加载中...

刘恆沉着阴郁的脸庞,冷眸盯着眼前凌乱髮髻的锦墨,一掌就狠狠掴在锦墨的脸颊,锦墨吃力不住,翻滚着,趴伏地上,她青白着脸,不敢辩解,只能小声哽嚥着。

心神不稳撞在旁边的桌角,软软的,跪弯了膝盖。

我的身子压得更低,一声声恸哭却是为武儿。这次伤的不轻,御医说,虽然无碍性命,却也从此常年与药相伴。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璧儿,颤巍巍的走上来,扑倒在地:“娘娘,已经命人搜过了,锦晨宫那里有这个……”

语塞的锦墨再无挣扎之力,她万万想不到,当年姐妹亲密无间间的互做活计会让我一眼就看出她的不同针法,即便刘恆察觉不出,却瞒不过她最最亲近的姐姐。

流水经年,你我都变成为了儿女而战的母亲,却是当年一对曾经共同患难的姐妹。

他长叹一声,吹在我的耳畔,我和他都没说话。

刘恆的话未说完,锦墨已经瘫倒在地,苍白的面孔上都是失去所有的惊悸和彻底的绝望。

刘恆弯腰拾起一截木偶,扔在锦墨面前,“这是你做的吧,还有什么要说的呢?”

我哽着声音开口:“武儿他……”

我细细的看着她。看着她,凄厉的面容下,长长的眼缝中是怨毒的光芒。

我回身看着刘恆,怔怔的咬了下唇。猛地俯身下跪,带着一丝哭腔呼唤:“圣上!”

温暖的怀抱怂恿我,任由泪水顺着他的衣襟滴落,洇湿了大片衣襟。

没过多久,披头散髮的锦墨被押了回来,此时的她已经衣衫破烂,原本逶迤的滟潋裙装也变得污秽不堪。刚一进入内殿,她瞥见伫立的刘恆。登时嘶哑了嗓子,踉跄扑到在他脚下,一句句,哭的刺耳。“圣上,圣上,嫔妾没有毒杀淮南王,嫔妾冤枉阿!”

反手又是一掌:“这一掌是为了祭奠我死去的锦墨!”

我回过头,与他深情对望,泪也氤氲瀰漫。模糊中他淡淡一笑,带眼底的温暖。那一丝笑,隐隐若现。带着愧疚,带着理解,还有着无法确定的情愫。他在笑,笑的宛若春日暖阳,没有一分一毫的不确定。

漫长的一刻,我的泪也几乎艰难滴落。一双手不动声色将我冰冷的手握紧,给予我温暖。刘恆终于还是对着锦墨冷冷的开口,用着最漠然的无动于衷:“我答应过皇后,一生都相信她,所以我生死不问。”

我晃动着憔悴的身形,站立在她的身前,缓缓蹲下,右侧晃动的锁片,明晃晃的划过她阴狠的眼眸。

残余的一缕光亮,也被禁闭的宫门阻挡。空旷的大殿内透着窒闷的黑。

锦墨缓缓撑起双臂,定定看着我与刘恆,只一下,便明了。

刘恆目光幽幽,紧紧咬着牙,打量那两个身穿帝后服饰的木偶。他的隐忍的怒气终还是发了出来。一个用力将那方盘掀翻,任那木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叮噹作响。

刘恆蹙眉,扫了她一眼,怒斥道:“放肆!这也是你可以肆意胡吣的么?”

“去吧!朕不想再看见你!”刘恆低低的一声,不带一丝怜悯,他甚至负手背立,不想再看这个恶毒女子一眼。

木然的她,突然将身子往前一扑,猛地喊道“圣上,你可以看看嫔妾拿来的菜,其他菜里可有毒?嫔妾若是想毒杀太子,至少也不会只往一道菜里投毒,除非……。”说到这里她将目光直指向我。

锦晨宫与未央宫只有一宫之隔,来回取个东西,并不费劲。

刘恆将我扶起,紧紧地拥入怀中,拍打我的背,慢慢的,带着心疼。

我断断续续的低声悲慼着,昏黄的宫灯下,晃动着身后站立的身影。

“现在那个贱人在哪里?”刘恆一声厉问,吓坏了璧儿,慌乱中的她仍记得拚力说道:“被太子押往囚室。”

“圣上,如果这毒是嫔妾所下,那为何会在自己做的菜中引人怀疑?嫔妾固然妄想过一切不该有的,但是为何要来毒杀太子?莫不是姐姐容不得妹妹,才下的手吧?”锦墨猝不及防的高声一问,我甚至能感觉到所躺靠的胸膛猛然一震。

扬手,一掌掴在她的脸庞,逼近她耳畔的我轻声说道:“这一巴掌是祭奠死去的灵犀。“

她骇然抬头,深深的与我对望,灵犀之死,她不知,她甚至仍在等着灵犀的回话,等着最后时刻,灵犀的帮助!

还说么?世间有什么会比孩子落入敌人手中更可怕的事情?

前面说给刘恆,后面说给我。

锦墨仍不死心,兀自疯喊着:“那不是嫔妾所做,嫔妾冤枉阿!”

不要问,你说过一生都不问的,千万不要把往日的情分全部打碎。

我横眉看着俯在脚畔的锦墨,她接触到我的目光,畏缩一下,接着又昂起头,等着刘恆的答言。

长风直入,凉意袭来,我因太久的哭泣颤抖了身子,人也开始变得摇摇欲坠。

刘恆甩了袖子,狠狠的说:“把她押回来,朕要亲自审她!”

诡异的画面,身边有些怔然的我,还有脚下的待救性命。到底,谁才真正值得相信?

爹,娘,我……对不起你们。

他挽住我有些虚软的手臂,刚刚的噬人的怒气已经被无垠的愧疚替代,沉吟半晌,艰涩的开口:“朕对不起你们!”

我用手指掐起她的下颌,轻轻问道:“姐姐怎么了?”

泪还是涌了出来,翻起了全身所有的难过,灵犀,锦墨,在最后时,我会选择谁,连自己也不知道。

低沉急切的声音迴蕩在未央宫中,让听闻到的人格外的辛酸疲惫。

轻轻开口:“最后一下,是为了你已经死去的姐姐!”森然的笑,又是狠狠一下。那清脆让她来不及吭上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刘恆没有暴怒,有的更多是震惊。汉宫笼罩的戾气一日也未曾消散,而他的身旁正上演着当年吕后惯用拿手的戏码。

那声音让人听了森然,这是她最后的一次机会,顷刻便稍纵即逝。如果没有了,今日将是她存活人世间最后一晚。

锦墨快意的笑噙在嘴角,她在等着刘恆最后的反覆。

“妹妹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臣妾以项上人头保证!“我拽着刘恆的袍袖哀哀哭泣着。

我回眸淡淡的开口:“难道还要把揖儿的襁褓拿来仔细校对么?”

我笑看她的神色变了又变。你豁得出去,我必然也会。

我慢慢起身,蹙着眉,泪也将眼眸阻挡,黑暗之中又有些模糊,我看不清楚,看不清楚刘恆愤怒的目光,看不清楚,看不清楚锦墨蜷缩在地上的瘦弱身影,甚至我也看不清楚,看不清楚自己心中最后的一块净土何时已经沦丧……

这一笑,化解了我的担忧,也让我知道,在他的心中,我是才是最重。

大声被训斥是锦墨不曾预想的。她窒住,涩然发抖,有些呆愣看着刘恆。她还是不能想像,明明是两年的无尚恩宠,怎么会沦落到今日的地步。

这话来的虽晚,却已然难得。我看着他歉意地自责,似欣喜,似痛楚。无力在想许多,只想依偎在他的怀中,听着他的炙热心跳。

寂静掩盖了一切,我们三人都僵持住,悄无声息。

她用力垂下头,浑身战抖,癫狂的叩首,嘶叫着:“姐姐是冤枉的,那毒确实是嫔妾所下,还有杜将军,也是嫔妾下令不回的,等着事发,勤王废后!这一切一切都是妹妹做的,请姐姐饶了吧!”

死,谁人不怕?只是今日,我才知道,最可怕的是心死了,人还活着。

我心底卑微的请求他别问,因为如果他问了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欺骗他。

武儿,母后对不起你。

她失去的太多,两年的一切,原来不过是过眼云烟,虚无缥缈到不曾破损我和刘恆之间的感情,却是她唯一可以仰仗的东西。

我用拇指划过她细嫩的肌肤,粗砾伤人的指甲剜出一丝血印。

我微微叹息,原来,你也是母亲。你也知道心疼难过。只是在準备下手时,你可曾想过,我也是母亲?我也不捨得让我的孩子被你屠杀宰割?

刘恆哑着嗓子加重语气说道:“武儿他不会有事,御医已经说过了,朕也相信武儿不会有事!”

未满三岁的孩童,死也是容易的。甚至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便会被扼断了嫩脆的颈项。

刘恆低沉的声音是我平生听过最动听的天籁,紧绷得一口气也吁出来。

锦墨的叫喊让我僵直了身子。我甚至不敢去猜想刘恆的反应,我也更不敢去与他对视,他沉重的呼吸吹在我的耳畔,甚至给了我最冰冷的凉意。

她用抖动的双手,怯弱的端起朱漆方盘,龙纹之上,是我和刘恆的木偶。

锦墨仍是颤抖着,失掉了三魂六魄。这次放逐,她将再无生存希望。猛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仍不死心的她将牙齿紧咬,幽幽的说道:“嫔妾还知道,姐姐她……”

那锁片上,一个冷冷的揖字,让她咬住了舌头。

那一刻,我浑身僵硬,眼前有着冰冷如死的花白。

锦墨,姐姐此生最最牵挂的是你,如今连你我都舍得,你说,这孩子我还会有什么不捨得么?

盯着她的眉眼都笑弯了,我能在她缩紧的眸子中看到一丝恐惧害怕。

我在等着他的开口,等着他对我的救赎。我不能说,因为说什么都是多余。他信也好,不信也好。只需一句话,哪怕是一句普通的询问都可以让我如坠深渊,让我生不如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