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谋划

上一章:第65章临战 下一章:第67章濒死/灵犀番外

努力加载中...

就算是无意也好,就算是有意也罢,我仍是有些莫名的悸动。

低头,再抬头,千百个计谋已经思想过。笑吟吟的问道:“慌什么,可找到起火的原因了?”

九月十五日。刘恆前后三次派重臣急召杜战,都以身负重任未完不肯回城。

既然你已经不再顾忌,那我只能做的狠绝了。

锦墨有些尴尬的地头,只笑着说:“圣上一心都是姐姐呢,哪里就想得起妹妹呢?”

刘恆抬手轻拍我的背,柔声说道:“是阿,也不让朕放心!”

我定定看着锦墨,她眼底闪现一丝欣喜。

看着她低下的头,我心潮翻涌。锦墨,如果你现在肯说出来,我还能饶你一命,否则……。

呼吸声,彼此相闻。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几乎按捺不住。

狠狠剜住了掌心,才笑了出声。转身凝视刘恆,向他仔细说明:“灵犀她是臣妾身边最稳重的人,又跟臣妾多年。馆陶那性子臣妾不放心,就派了她先去照顾。”

可惜刘恆此时不在,她再悲愤也无处可诉。

锦墨有些瑟缩,笑了笑:“可不是就为了杜将军么,听说就要到京城了。原本妹妹保荐的时候也不曾想是这样的贼子,如今这样久招不回,实属忤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圣上才能派人将他擒获了!”

我微微笑着,将一切看在眼中。

武儿呜呜啼哭起来,口中的菜仍是嚥了下去。

有着这样的双亲,馆陶的出宫排场是盛大郑重的。

我为启儿挟起面前的菜餚,笑着说:“来,启儿,这儿是姨娘为你的生辰亲手做的咸酥卷,尝尝吧。”

“朕好累。却不知该怎么对你说!”那一双眸子疲累哀伤,落寞道让人难以看清。

“馆陶都出嫁了。我们也老了。”他眉目下的落寞让我感同身受。

又是这一幕,那次我救了她,这次呢,还让我救么?

这不是刘恆,他不过是个最最寂寥的人。高高在上的他,没有亲情相伴。

“他怕只是要些官罢了,不如让少君带人出去劝降他?好歹都是国舅,他也会给些薄面说出要求!“锦墨思索半晌,轻启樱唇脱口说出。

刘恆颌首一笑:“果真还是你想得周到,诸事有了你,朕也能放心不少!”

瞄见了锦墨晃动的发钗首饰,熠熠晃过我的双眼。也把我晃回了神儿。

还在僵持中,一时间呼喊声渐渐传来。慌乱的嘈杂似乎发生了火灾。

“是啊,都老了!”我有些怅然,抬眸看着那随鸾车而行的白衣男子。

启儿搀扶了武儿在椅子上坐下。武儿仍是在哭,声音越来越大。

如此明显的驱逐显然锦墨并没有领会,仍是笑着端坐。我拉过刘恆笑着说:“妹妹也是一片好心,圣上这些日子怕是妹妹也好久没见了,不如多坐会儿,也能聊慰妹妹相思之情不是!”

刘恆悄无声息地站在身后,带着无措。我在镜中看见黑色长衫,心也有些茫然。

只消这样,心便也酸了。他只是不知原委,却是两边为难。

勉强笑了笑,在比谁快么?这么迫不及待的动手?

六年,又一个六年。

启儿冷冷一笑:“不敢吃,怕她下毒!”

“这个就是你们搜出来的?”我将手中的木偶拿在手中仔细端量。

刘恆微微一笑:“朕和皇后刚刚送别了馆陶,都有些劳累了。”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相拥站立,好久。

汉宫最忌讳便是巫蛊。当年代宫那个周氏被幽禁也是为此。传说巫蛊可以让所恨的人死于非命,所以在手无寸铁的后宫这是最能发洩心中愤怒的好方法,只可惜,锦墨错了一点,我可能巫蛊刘恆,却不会巫蛊刘揖。我的儿子还是太子,我何必还要多此一举?

“那就先去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再来稟告吧!”我将璧儿挥退。

我幽幽的笑着,这才是锦墨该有的手段。一次无妄的失火,只不过是为此作个掩护,真正的人却在大家离开之时将巫蛊埋下,只为了有用到的一天。

那是我当年的回首,也成就了我今日的远望。

啪的一声,我将筷子拍在桌子上。混账!

看不清馆陶是否回头,我却仍幻想着她看得见的景象。巍峨的宫殿,朱漆金瓦,熠熠夺人眼目。

面前两个木偶一大一小,虽然面目不能确认,却分明穿着刘恆的黑衣和刘揖的童裳。

锦墨笑着拉住我的臂弯说道:“若是爱吃,明日再做就是,为何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锦墨笑着,摇摇手说到:“近日有些不舒服,吃不得这些,不过是想喝些粥,来时候已经吃过了。”

“哥哥你为什么不吃啊?姨娘的菜很好吃呢!我就爱吃。”武儿端着碗问道。

不料手却被握的更紧。刘恆将我揽在怀中,只是无语。

“为什么不舒服?是因为杜将军么?”我凝视她的眸子,嘴上仍是淡淡的笑。

再扬手将武儿筷子打落,随手又是一掌掴在武儿的脸上。

九月二十日。杜战突然挥师回京,与长安城北部守军相持于毅峡关。

我将头靠在刘恆怀中,垂眸说到:“不过是臣妾当母亲的娇惯孩子罢了,这女儿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你不累么?”我对上刘恆关切的眼眸摇摇头,笑着,抬手将他有些零乱的发鬓捋好。

“不过是菜罢了,又不是星星月亮的,为何弟弟就吃不得?”启儿扬头大声诘问我。

她也是得意的。神情之快,彷彿只须片刻就可登上后位。

我叹息,在此时她仍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

锦墨有些讪讪的笑着,垂首不语。

我蹲在她的面前,看着散乱髮髻的她。

启儿狰狞着面庞,将锦墨反剪双手。黑色的靴子踩踏在她高贵的头颅。

“姐姐,今日是馆陶出宫的日子,妹妹特地过来探望,谁知还是来晚了些。”锦墨见过礼后,婉柔的小脸仍是笑漾,却让我有些彻骨寒意从心底凉开。

我侧目看他,他亦回首看我。

她出宫时,我和刘恆并肩相送。他仍是最耀眼的帝王,我仍是最慈爱的母后。

有些羞涩的说:“当着妹妹呢,圣上也不问问妹妹是不是累了?”

帝王也有受人所制的时候。为什么辖制刘恆却可以在我身上找出原因。

那日的缠绵彼此仍记挂在心,过后就是三天不见。翌日常有的甜言蜜语也都被这几日的变故磨砺殆尽,梗在喉间的话语甚至想不出该如何开口。

九月十日,朝堂的长君为我带来了更为紧迫的消息。杜战勒令麾下十万大军分三路,东西南三面围困淮南城,囤兵不回。

她走的是那样的踉跄。甚至需要宫娥搀扶。但是这不是胜利,因为我内心没有一丝喜悦。

锦墨咬唇,低低一笑:“姐姐和圣上眷眷情深,妹妹还在这里就太不识相了些,现在告退不打扰了!

我牵动着嘴角,看着锦墨的小脸由红转白,身体也开始有些抖动。

我笑着看向锦墨:“妹妹也吃!”客套之余,我却并不为她挟菜。

我抚摸木偶衣裳的针脚,细细的,笑容凝结在我的眼底,带着冰冷的霜。

璧儿轻步走入,一个下跪,俯身叩首:“启稟皇上,皇后娘娘,未央宫后面失火了!”

我笑着,看着锦墨。

这样的语气,带着不耐,也让殿内一时间陷入微妙的沉寂之中。

刚一入未央宫,璧儿上前施礼:“娘娘,慎夫人过来请安了。”

锦墨似乎也有些慌了神,定定看着眼前的一幕。她还没弄清楚情况,启儿已经拔出随身宝剑将她按倒在地。

我想将与刘恆相携的手微微撤开,却被回手抓的更紧。

“睡吧,明日还要上朝!”我笑容倦淡。

我心揪在了一起。再多看一眼也是没有力气。

“武儿!赶快,快!叫御医阿!”我哭喊着,趴伏在地上,双手冰凉。

我笑定定望着她说道:“妹妹莫笑,姐姐不过是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我坐在梳妆台前梳理披散的长发,思索她刚刚得举动,怔怔的。

刘恆若有所思,蹙着眉,只一声低问:“慎夫人还有事么?”

暗自握拳,慢慢坐下,舒缓了眉目,笑出声:“你们都坐下吧。母后刚刚只是有些着急,怕你们糟蹋了姨娘的心意!”

他叹息一声,伸手将那梳子接过,一下一下,缓慢到底。

馆陶走了。

我想转身离去,当那身影已经不在清晰。

轮迴流转中十六年后,她再次踏出高高宫墙禁闭。

启儿将武儿挡在身后,和我对立着。宽厚的肩膀却让我心烦不已。

我站在高高的宫门城楼上,看着她身后逶迤绵长的送亲队伍。那样的熟悉,就好像是我当年东行一样。

锦墨的一双水灵明眸,动了一动,直勾勾望住我和刘恆二人之间的默契,带着些许凄苦,似乎又有些其他怅惘。

锦墨将讚许摆在脸上,笑了笑:“这孩子看着机灵呢,姐姐调教出来的都是得力的人。怎么没见灵犀呢?想是姐姐待她们宽厚,那丫头又偷懒了!”

他在等,在等机会勤王。

锦墨呼喊着:“姐姐,姐姐,救我!”

这样的时候说什么也都是多余。

我僵直了身子,仍是笑着,拿出棉帕,为他擦拭着眼泪,那一掌确实不轻,连带着细嫩的小脸上也是红肿一片。

刘恆眼底失望之色我一眼望见,却不想再开口。

再等等,再等等……

他没有回头,我甚至可以从挺立的背影看出,他知道我在看着他。

锦墨的脸白了又白,原本那次刘揖落水后,她曾几次刻意讨好启儿,可惜次次落空。今天她又精心做了几样小菜,用食盒带来,为启儿庆生,如此卑微,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原谅。

不经意的,有手指与我相碰。试探几下,便环扣一起。

彼此搀扶,彷彿世间最寻常的父母,我们一同登上车辇。寂静无声的路上,各怀着难以叙说的心事。

启儿大叫一声,将那碗筷拂掉,抱起武儿察看。

璧儿一笑:“仍未找到原因,只是怕惊扰了圣驾,先行扑灭再查!”

“谁让你吃的?那是姨娘给哥哥做的!”我厉声质问。手也抖了起来。

一个俯身施礼,她轻身离去。刘恆没有挽留。

我拽住启儿的衣袖,颤声说到:“不能杀!”

锦墨不该如此简单了事,为何在看见我与刘恆重归于好后仍是如此平静?

朝中再无可派武将,精良铁骑也全被他一次倾巢,现在只能眼睁睁看他显尽威风。

心一动,有一丝凄冷的难过。“圣上累了就去未央宫休息吧!”我抬起头,淡淡的说。

一声痛呼下,锦墨没有挣扎的余地。

颤巍巍将武儿抱入怀中,心都已经凉透。武儿脸色惨白如纸。泛青的唇下,大片的黑褐血沫涌出。蓝色的褂子上已经发出恶臭。

这场纷争说不出谁对谁错,我只能选择原谅。一个回头将那梳子握住,与他苍凉的目光相触。

再等等,再等等……

站起身,一个脚下虚软,几乎跌倒在地。

璧儿垂首跪在下方,小心翼翼的回答:“回娘娘,听从娘娘吩咐,奴婢又派人将未央宫前前后后翻了一遍,这是在殿后埋下的,方向直指凌霄殿。”

我冷笑一声:“擒获了,戏就没法子唱了。本宫还要看戏呢。他这么一闹,姐姐倒想起了当年。那时高后曾经被吕家子侄逼宫胁迫,如今本宫也想尝尝这滋味是怎样的担惊受怕呢!”

她惶恐双眼的看着刘启手中的寒光剑,声音开始变得刺耳:“启儿,启儿,我是你的姨娘阿,我是慎夫人,你不能杀我!”

剑拔弩张之时,用心已现。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武儿咳嗽不已。我紧闭双眼,牙也狠狠咬住。

九月五日,前方传来的消息。未及到淮南国,杜战的先行部队直插淮南国附属之地,连夺四城后,擒获刘长。

又将这两个木偶掂了又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