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灵犀

上一章:第63章祸起 下一章:第65章临战

努力加载中...

杜战也老了,甚至头上有了白髮。

“若是来生,我定要娶像你这样的女人。”他难得的正经,却说着不正经的话。

“杜将军明日十万大军兵发淮南国。”长君似笑非笑的答着,没有下跪,他直接坐在我的身旁。

眼前这样的黑暗让我有些恍惚。一叠声的呼喊着灵犀,却一口气哽在喉间,剧烈的咳嗽起来。

如今还有谁会把未央宫的尚书吓成这样的慌乱?我很想知道。

这种花是进贡的珍稀品种,全汉宫只有三株。全在一个地方。

此次出兵也好,算我亏欠他的一一补偿。军权,女人。

刘恆是睿智的,只是他会不会和我一样有些不安?渺渺的不安来自于何方,我仍不能寻查抓住。

灵犀一震,彷彿整个人都僵硬了,躬身赔着笑说:“娘娘见笑了!”

“去哪里了?”我眯阖着眼睛。等着她的回答。

我诡异的笑着逼近他:“你很喜欢本宫打你是么?”

难关迈过去就好了,等杜战回来,我就把你亲手交给他。

我突然有些悲悯,对她。微亮的宫灯摇曳着,将她的身影拖长,瘦弱的身躯变得摇摆不定。

我睁开眼睛,笑了笑:“这次路程不远,也不会有太大的厮杀,你还是放下心吧!”

淡淡的灯影下,静的森然,沉的窒人。我望着他诡异的笑,心中有些不好的感觉。

我随她慢行,扶了扶她的臂膀,“你是好意,只是有时候我做不到如此大度。尤其是现在!”

她眉目间的哀愁让我有些感慨,忠心的她自然是希望我们姐妹能够携手的。

刘恆应该是思虑周全的,比我想的要多的多。我尝试着用他的想法来琢磨原委。给杜战兵马虽险却好过再次有刘姓人造反,一再纵容后再派重兵压境是臣民齐声喝彩的境况。忍了太久,涂炭生灵也变得理所应当。

我默然顿坐在长榻上,颤抖着双手,重重的喘着气。

皆大欢喜的是,他哪都没去,凌霄殿的内侍过来稟告时,我笑不出来。

如果灵犀去见杜战,怕就乱了。

刘恆继位以来一直是施仁政德天下,可是几次三番的起兵也让他的残害刘氏子孙的名声多多少少有了些许的真实。

我嗤笑,有些不屑。讨好的话我听的太多,我只要听真心话却没人敢讲。

“说!”我恨恨的喊道。

我不原谅,我也不会动手。

用意不用言明,只等她自己领悟。

娘娘相信奴婢,连日来的情分胜过其他,别的奴婢都忘记了。

这次讨伐我没有送行,所有的一切也不过听长君在事后跟我叙说。

又是这样的神情,又是这样的熟悉,我恨恨的咬牙,却拿他无可奈何。

灵犀长吁一声,笑了笑:“是呢,奴婢也太没用了些。”

雄姿英发的他是被我逼老的。当年那个飒爽的杜将军活活被我逼成了中年武夫。

殿门被推开,是灵犀。仓惶的小脸,有着难掩的紧张。

杜战也老了是么?这么多年来的架空让他身心也开始疲惫么?其实我不只一次在太子宫中看见过他,却假装不知避开。

长君扬起眉笑着答:“姐姐是问皇上怎么说杜战,还是皇上批準没批准?”

眼前晃动的一幅洁白,如同淡染画中的仙人,好像因为这白连带了身体也显着灵气。

七十个人,四十辆车,刘长所谓的起兵带着傻气,却也让刘恆头痛不已。

民心也有残忍的时候,这就是为什么刘恆肯让杜战领兵十万去打区区小国。

半晌,我轻声问道:“那,皇上怎么说?”

灵犀良久以后才开口,“奴婢想出去见杜将军。”

“娘娘睡吧,夜深了。”灵犀起身,将我搀扶着。

踉跄着站起,摸索着往前,一声痛呼,我摔倒在长榻旁。

那宫娥是灵犀一手调教的,将手中钗镮放下,轻轻跪倒答道:“灵犀姐姐不舒服,怕让娘娘晦气,在后面躺着呢,让奴婢来侍奉娘娘。”

我不痴傻,我也知道自保,但却不意味着我会动手杀了自己的妹子。

她陪伴我十四年,风波跌宕之时,她是最坚定站在我旁边的人,沉也罢浮也罢,她都没有离开过我。一颦一笑间她甚至超过了锦墨在我心中的地位。她没有害过我,她没有做错过事,一路走来,她最知道我的心,往事浮现,没有一处她不在。

我抬眸看着他,长君是最会转弯的人,他能将你的怒气抚平,也能在谈笑之间毁掉一个人的前程,他也开始忌恨杜战了么?

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萧清漪,对她说的那个人我之所以忍让是因为她还和我流淌一样的血。

奴婢不嫁,奴婢心里只有娘娘和郡主。

甩开了搀扶上来的手,我哭倒在地。灵犀,没有了你,这世上我还能相信谁?谁还能让我在黑暗中相信?

灵犀笑了笑,心神飘忽的说:“娘娘,若是有人,本无心害您,却一时糊涂,做错了事,您可会饶恕?”

他是天生的战神,却被我搁置闲放。只为一个不信任,他再没有驰骋疆场的机会。少年勃发的他到老了,却变得只会窝囊的教太子骑马。

我冷不防的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拽到眼前:“本宫警告你多少次了,你只是一个物件,是本宫用荣华买下来的东西,如果想玩花样,轮不到你侍候!”

他要的就是民心。

那宫娥嗯的一声答应了我才放下些心。灵犀阿灵犀,今天就委屈你了,等杜战回来了,本宫定会兑现承诺。

他低眉敛目,却掩不住笑意:“的确放肆!是他自己和圣上要十万兵马的!”

锦墨收买朝臣的步伐让我不得不防,此时的求饶也不过是哀兵之计。她在想什么我都知道,只是我不想和她交锋。

我,坐在这里,哭得无声无响。

只是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况下,我能让灵犀去么?

我一惊,眼前莫名的黑暗,一个用力,生生将凤头拧下,喀嚓一声,我的五根指甲也从根部劈断。

灵犀的笑,灵犀的的话语,全部都在黑暗当中与我相见。

颤颤的呼吸声在我耳畔急促,我想忽略她的紧张,却做不到。

一声驱赶我将他放出我的视线。心仍是悸动着,不知为了什么。

我看她有些暗自出神,淡淡笑着:“放心,定不会亏待了你。安平郡主下嫁功臣良将,长安城一大旷世美事,怎么能寒酸的了呢?”

强撑起精神抬手招唤灵犀过来。

扬手,将他的荒诞扇掉,也成功的截断了他下面还没说出的话。俊美的脸颊登时浮起红痕。

“放肆!”我将袖子甩在他的身上。

眼睛,我的眼睛。

这不是玩笑话,我再也不能困着灵犀在我身边。虽不是好办法,却希望可以换得一个好结局。

她莞尔一笑,少了前两次的困窘:“是时候了,馆陶今年也要出宫了。奴婢也老了,也该出去了。”

清晨醒来时,灵犀已经不在床下。执事的宫娥进来为我梳洗,我低声问道:“灵犀呢?”

富贵也有了,名望也有了,孑然一身的他仍萧索的回忆过往。

幽深的寝殿里只有我们二人,我沉思,他妖冶。

四处寻找了灵犀,她并不在,只得命令旁人传见长君。

奴婢欢喜死了,娘娘和圣上可算是和好了。

清绝的身影还是像惠帝,但是我却把他当成长君。

“今日之事,到底怎么决定的?”等他来到近前,我敛起笑意,看着桀骜的眼睛,厉声问道。

我慢慢躺下,和地上的她聊着武儿的课业,聊着启儿的莽撞,还聊着馆陶的婆家。

远远的离开这个地方吧,这里不该是你长久待下去的地方。

杜战和刘恆的谈话一直持续到深夜。也是这晚,我开始计较起他到底会回未央宫还是锦晨宫。

风袭布帷,隐隐瞄见疾行来的男子。嘴角不自觉的弯了一下,笑看着他。

深夜,仍是不眠,浑身僵直着,靠在长榻上。

再来,就没有愧疚了。

灵犀。

我扶住卧榻扶手飞横的凤头,咬紧了牙厉声问道:“说!到底怎么了?”

灵犀幽黑的眸子中,失望之色流露无遗。原来她想让我们和好是么?还是她被人的求饶弄的心软?刘恆既然已经与我和好,担惊受怕的人也该是这个意思了。

他从容的看着我,嘴角带着邪佞:“是,再打我都可以看清楚你的心!”

往日总是恭顺的脸,带着难得的严肃,我沉吟。瞥见裙襬上若有若无的粘了一瓣粉红。我拈起来,抿碎了。

长君用手拂拂领口的褶皱,低笑一声道:“杜战请兵十万,圣上答应了。”

撑不住,一口鲜血喷在敝屣裙上,我却看不清它的颜色。

当年她当成藉口的孩子如今都大了,也要为人妻了,此时嫁人是最适合不过的。

这是第三次,第三次我为她谋划婚事。

我抬起眼眸笑着看她:“你说呢?”

飞奔进来的宫娥扑通一声摔在地上,也惊起了尘灰飞扬。靡丽金色的尘带着重量向我压过来。

已到今日,她仍是割捨不下,这份心思在我看来,看的清楚,心也跟着酸了起来。

我心有些鬆了下来,原来是为了此事。灵犀今年也有三十了吧,那杜战也快四十的人了,原本一对佳偶却总是劳燕分割,我也不忍心。

“娘娘!娘娘!……”嘶喊哭叫的是门外的宫娥,我,迎着光,带着一丝荒乱的颤抖,“进来!”

想了想,再次开口:“若是这次他回来了,本宫命他娶你,不娶就诛杀他们杜家九族!”

聊着聊着我有些睏倦,更漏沙沙的响声伴我入眠。瀰濛中,我仍听到灵犀的长叹,也听到她辗转翻身的声音。

我错了,又害了一个人。

随手一放,他仍是笑着,目光变幻莫测。从不反驳是他的好处,一如这两年来的表现,每每我警告他时,他只是笑,什么都不说,却能轻易让我在事后悔恨自己的行为。

我还需要他,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不用了,我发誓一定亲手宰了他。

那宫娥颤着嗓子稟告:“灵犀姐姐,灵犀姐姐她……没了!”

答应了?为什么?七十个人对十万精兵?我不由的升起冷意。

“哦,给本宫梳洗好了你就去照顾她,千万记得今天一天也别让她出屋子!”我吩咐道。

昨日的笑容仍在,今日她却狠心撒手。好狠阿!

长君说到这里时,眼睛睨着我,笑着,将眉眼挑起:“只是姐姐是不老的,两年过去了,什么都没变。”

“下去吧!明日下了早朝过来!”我微微蹙眉,觉得头痛欲裂,疲累的只想沉睡不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