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太子

上一章:第61章泪血 下一章:第63章祸起

努力加载中...

我默默坐在她的床边,一时间心念百转,五味杂陈。如今她也做了母亲,再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女孩子了。生也生了,恨也恨过了,既然能顺利来到这个世上说明这个孩子还是有福气的,也许这就是天意,我不能违背。

我缓缓,吁出一口气,道:“明日你另寻个房子和少君搬出陈平府邸。”

再难过也只有这么久。

也许这孩子会早夭罢。

牵上启儿和馆陶,我在第三日去锦晨宫探望。

锦墨有些尴尬,为我加重的语气。讪讪的笑了笑:“都是妹妹不好,无论什么都是妹妹应该承受的。”

馆陶则趴伏在我的胸前:“母后不要难过,你还有我们呢!”

我笑着,看着初春的杏花,这一派繁花飞舞实在不适合说这些。不过那个尹姬身在北宫还不安分也确实该死:“说什么?”

馆陶两个明亮的眸子转了转,低头不语。而启儿却一跃而起说道:“凭什么要忍她,她不过是个夫人罢了。”

我深深地看着她,小心询问着:“太医可说过孩子身体如何?”

这样严厉是我很少有的,启儿委屈却仍死死盯着那襁褓中的孩子,那种愤恨的眼神,跟根本不该是从一个十岁孩子眼睛发出。馆陶有些洋洋得意,看着锦墨慢慢的低下了头。

我靠近他的小脸:“不仅是夫人,她更是你们的姨娘,她还是母后的妹妹,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你们父皇的宠妃。”

馆陶过来站在弟弟面前说道:“母后不该打弟弟,弟弟又没有说错。”

六年前,也是这个时候。刘熙落水让我濒临被废危难。

选择在这天也是想避过在锦晨宫等待的刘恆。我不想在这里看见他。

有点捨不得。

“娘娘,揖儿落水了。”她岔着声音,喊叫道。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奏稟时,我正在锦墨那里为刘揖过生辰。

“姐姐,不要听那些人混吣,不过是拿我们姐妹作筏子,谁知道又要想什么歪主意!”锦墨随后的解释说的肃意,坦坦如誓言般说的恳切。

悠然转醒,我是在长君怀中。他和衣坐在长榻一动不动,而我俯在他的双腿上,哭了又睡,睡醒又哭。

“说什么呢,何必如此,妹妹也说是小人了,我们不必理会。”我淡淡笑着,招呼来启儿。如今他已经要高过我了,眉目之间有着刘恆当年的影子。我逆着光,慈蔼的笑着。

我点点头,锦墨现在也变得开始主动了。我很满意。

再坐下去也是无味,当伤痕裂到无法弥合时一切都不能再如从前了。

我惨然一笑:“如此一来,本宫更是艰难了。”

粉嫩的孩子虽不康健却也让锦墨笑的开颜。有时我甚至有些错觉,也许这只是锦墨偶然做错的一件事,过了,她还是我的妹妹。当然那是在我听到稟告以前。

启儿傲硬的回答:“不痛!”

锦墨的宠爱在生下刘揖后达到鼎盛。我有的东西她都拥有,除了我头顶的十二支金钗的凤冠。

“怎么,那个尹姬还闹么?”挥退了通稟的人,我问锦墨。

馆陶大了,也要出嫁了。那陈家的孩子我也是看过的,虽有些懦弱却很文雅,这样也好,以馆陶的性子,换一个人未必能和美相处。两个月后,她也要离开我和她的弟弟们了。

我低头,努力平复悸动,几乎,几乎在醒来时以为他就是惠帝,在他最最温柔的时候。噁心浮现心头,只用力迸出一个字:“滚!”

频繁进出的宫娥,明黄似金的铺陈摆设,这里已经不是几个月前寒凉的锦晨宫了。

锦墨恭顺的点头,轻轻地,诚心诚意地:“是,这事儿就交给妹妹办吧。”

我和锦墨同时起身。

遥遥的有一个奶娘将孩子抱过来,锦墨挣扎着起床,产后的她甚是虚弱,连动上几动都是吁吁带喘。她小心翼翼的将孩子的襁褓打开,微微斜了给我看。

启儿轻轻哼了一声。

揖儿咯咯笑着,点头答应。锦墨仓惶看着我,神情犹疑不定。

长长的布幔下,锦墨苍白着脸虚弱的笑着:“姐姐,你终于肯见我了。”

“她写的信被妹妹拦下了。”锦墨抿了一口茶,嚥了才说。

锦墨仍沉浸在喜悦中,兀自亲吻着孩子答道:“御医说,孩子有些早产,不过一切还算不错。”

只一眼,我心咯噔一下,这孩子为何这般模样?我生育过三个孩子,也看过几个常见的却都不似锦墨孩子如此,有些青紫的小脸伴随着断断续续猫叫似的哭声,气息微弱到不仔细观测根本无法辨别是否还有。

如今,世事轮转,又是谁该动手了?

放还?有了陈夫人作例子她也敢要求放还?果然好笑。

两年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例如我和锦墨已经恢复到往日的亲暱。例如我和刘恆也算是相敬如宾。

我有些气滞,僵立半晌。他说的对,我放不下,我不会破釜沉舟。连刘恆都不能让我放弃生死,我不会为了他一介草虫毁掉我的一切。

稟告的人还在那跪着,我却低头笑着,轻轻掐着他的小脸说道:“这样招人喜欢,就让太子哥哥把太子之位让给你坐吧。”

我疲累的阖上眼睛:“记得去锦晨宫问候一声”

我盯着前方说道:“嫖儿启儿你们记住,忍字是可以写很久的。不能忍之人,坐不了天下。”

我蹙紧眉头,看着眼前锦墨怜爱的抚弄孩子,心中有些不好的感应。

“她说,北宫阴冷潮湿,恳请圣上看在往日情面放还回家。”锦墨含笑,如同说着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锦墨笑了笑,两年来的富贵生活让她也有些丰盈,昔日瘦小的身体如今也变得姿态动人。

猛地,我推开了他。

锦晨宫远远的被我们甩在身后,我摩挲着启儿的脸颊:“还痛么?”

那边还有刘恆陪伴,若是长君不去,他也会有所怀疑。

随行的人群有些切切,慢慢的变成慌乱,随后揖儿的奶娘蹬蹬几步跑了过来,急喘着,吹散了刚刚的飘舞杏花,带凉了刚刚温暖的心。

“带弟弟出去玩会儿吧!小心点儿”我嘱咐启儿。

周勃是被他借袁盎弹劾下台的,身为周勃儿媳妇的容殿公主已经跟太后哭诉了几次。太后大怒,却一直隐忍。国不稳,不能换相。如今有了这个当藉口当然是最好不过。

我别过头,将他忽视。灵犀站在远处,垂首看着自己的脚尖,彷彿不曾注意到这里的动静。

那动作不小,锦墨正看无法察觉,我确看的清楚,正想张口阻拦,却听到启儿说道:“不喜欢,我恨他,巴不得他早点死”

脸色沉郁的我并没有引起锦墨的怀疑,她只是将孩子斜抱着给启儿看:“看看,这是弟弟呢!启儿喜欢么?”

我已经累了。不想再去猜度她的心思,她说没有,就当不曾罢,也能让我过的顺意些。

我扬手给启儿一掌,敦实的小脸立刻飞起五个指印。

长君拂了拂袖,一身长衣已经折皱不堪。他翘去嘴角:“若是还没痛快,儘管来找我,弟弟随时恭候。”

“既然她想效仿陈夫人被放还,就让她也效仿陈夫人病危吧。”

漫漫长梦,回忆了平生,却不过只是个把时辰。

陈平的死悄无声息,和他生前的荣耀有着让人深思的比照。

灵犀上前,轻轻说着:“慎夫人生了。”目光闪躲之余我已经猜到了,生的是个皇子。

我叹口气:“如果说在以往本宫不会生气,只是你是他们的姨娘,而这孩子又是他们的弟弟。”

他肆无忌惮的看着我,笑了又笑,那笑带着张狂:“我若不是窦长君了,姐姐还是窦皇后么?”

当年我进宫的时候就这么大,如今,我这么大的女儿又要出宫了。

我还有些恼怒,站起身来。锦墨见我真的动怒了,卑微的笑着:“姐姐也不必动怒,他们都还是孩子。”

我弯起一丝笑意,似乎在问自己:“本宫难过了么?”

过程是简单的,一封告密信由我转交刘恆,上面写着陈平与刘兴居刘章当年的信件内容,陈平本想两面投机,无论谁上他都是稳坐相位,如今败也败在这里,往日的用心变成他勒死自己的绳索,刘恆微笑的眼神也证明了,他也是想除去陈平的。

启儿有些悻悻的,用力坐在凳子上,不再理会我的话。

如今之际我已经不能让长君再接触陈平,陈平对我的身份已经有所怀疑,若是他再与他人联手,我将性命堪忧。窦长君这个人还是不能全部相信,唯一之计就是将他们全都搬出陈平府邸,断绝他们的联繫,然后再与陈平周旋。

我想刘恆还是有些喜欢锦墨的,毕竟太过的强硬的我已经坐稳了朝堂,再没有了那些娇弱婉柔,而麾下的百位臣官是用陈平的血换来的。

权利就是这样的东西,它可以送你扶摇直上青天,也可以让你坠入不复之地。

长君走到我的身旁,目光灼灼的凝视我,眼底带着掩饰不住的怜惜,嘴上却笑着说:“弟弟打赌,姐姐用不了多久还会招我进宫的。”

借由此事,长君已经在朝堂上站稳了脚跟,我不知道老臣子们面对这样一个神似惠帝的人有什么想法,那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老臣子已经所剩无几了。

如今后宫,我很少管事,只为图个清静,或许我更在意朝堂,后宫之中原本就伶仃的妃嫔们也不过是小小的蝼蚁,再怎样折腾也惹不到我的回眸。

我冷冷的开口:“胡说,启儿,你过来!”

“帝王之道,仁厚为先,怎么这样诅咒弟弟?”我扳起面孔,斥责道。

冷笑着起身,他不过是个交换来的东西,凭什么看见我最悲惨的时刻。

陈平是我第一个希望消失的人,放还的陈夫人还是和他说了皇后肖似死去的莲夫人,也让他每日苦心蒐集揭发我的证据。既然我已经通过长君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那么我就更不能让他存活于世。死人是最好的保证,他再也不会将此事流传。

正因为老臣慢慢离开朝堂,废立太子的议论也日嚣尘上。

春暖花开的时节,连人都开始懒惰了,坐在上林苑中和锦墨喝茶闲坐,又是难得的惬意。

我昂起头迫视着逼近的他:“那又如何?你不过是个无赖罢了,若是本宫不想了,你便再不是窦长君!”

虚软的笑着:“别这么说,早就想来,只是有些事情耽搁了。孩子在哪里?也让我们看看。”我回头寻视着。

他轻轻拂过我的乱发,等待我把眼前的一切看清楚。

长君见我已经倚在榻上,默然离去。

馆陶笑着,在背后拉了拉启儿的袖口。

我低头笑了笑,馆陶在旁睨着我的眼色说:“就看不惯她总是可怜的样子,有了她父皇都不过来看我们了。”

我和锦墨都呆愣住。原来不知不觉间,大人之间的纷杂已经影响到了孩子,启儿年幼却已经知道厌恶,只是启儿的仇恨从何时开始,从何处而来我们甚至无法追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