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秋日

上一章:第50章锦墨 下一章:第52章佳婿

努力加载中...

“你说,还能派谁?他连高后都敢嘲讽,朕还能派谁?”刘恆大声骂道,扬手将茶杯摔破。

我愁垂了眼目,盯着刘恆的宽阔臂膀发怔。

那个曾经写书信逗弄过高后吕氏①的冒顿单于再次犯境。

如果说当年逼退齐王是侥倖,此次将是一场劫难。

无论是奋力拚死的将士们还是深夜不睡的刘恆,都已经支持不了多久。

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如果再不成事,也只能认命了。

灌婴,当年那个曾与齐王携手的灌婴,现在已经坐上了丞相之职。

我与锦墨的目光遥遥相触,她漆黑的眼底有着我乐见的顿悟。

朝中周勃病重,注重文治的大汉竟派不出一个得力的大将。

锦墨是聪明的,或许她已经明白我的意思。

远远的听着角号齐鸣,却不肯随我登上高高的城墙送别三军将士。

我轻声地问:“为什么不愿意?”

当年随高祖征战南北的老臣们都一一故去,当他们还在壮年时,冒顿就曾经羞辱过大汉,可是众多功臣衡量下来仍是不能贸然起兵。如果当年不能,今日再无兵无将次事更是难为。

“水么?朕都是没看出来,酸朕倒是闻到了。既然都来了,那朕就不走了,总要闻够这酸味儿才走。”说罢刘恆一把揽住我的腰肢,大笑着将我打横江我抱起,我低呼一声,双手环绕他的颈项。

低头抚平他身前的微微褶皱,不理会他的怒意。

腮畔有些热辣,我抬起头,与他四目相顾,因做不来扭捏羞怯的神态,只能如此。这样已经心漾又何必故作那般。

当年还是商贩的他在秦二世二年,参加高祖军,以骁勇着称。攻过塞王司马欣,围过雍王章邯,楚汉彭城之战,更被刘邦选为骑兵将领。此后,率领骑兵,参加破魏;接着出击楚军侧后,绝其粮道;继又跟随韩信攻佔齐地,复深入楚地,迭克城邑,攻下彭城;参加垓下决战,穷追楚军,攻取江淮数郡。高祖六年,受封颍阴侯。

婉拒的话还没出口,灌婴已经说了出来:“圣上仁德人尽皆知,老臣不能看天下苍生蒙难,所以请行,望圣上答应老臣。”

这事一拖就过了半年,不是我不得力,而是北部的匈奴又起了争端。

起兵。

灌婴老将军主动请战,封为平北元帅,手持虎符,统领三军。杜战将军认先锋将军,随军平叛。凡参加平叛诸位将士均晋爵三等,安置家室重金。“

眼看着如沙暴般的匈奴骑兵,铁蹄卷踏关中山河。

齐王兵退后被刘恆挽留,升为太尉,掌管为数不多的骑兵。今日前来,可是有要报名的意思?

刘恆还在头痛,卑膝与直立只是一个动作,却牵连着边关的百姓。

多么容易的两个字,刘恆却已经想了两天。

“如果赏锦墨个郡主称谓也许会解决此事。”刘恆金口一开,却是解决的良方。

锦墨羞低了脸庞,紧张的神情也有些缓解。

这一夜是缠绵的,微凉的风吹扬了青丝,轻柔的似刘恆的双手。我侧卧着,刘恆从后环住我的腰,飞起的发梢扰弄他的脸庞,他有些难耐,又开始啃咬我的后背,那酥麻让我沉沉渺渺的叹出声来,刘恆孑然停止,笑问道:“不喜欢?”

杜战虽然驻防代国有功,却未曾带过大批的人马,经验之上仍是欠缺。

刚刚折下的花朵映衬着素手纤纤。

狡辩不过他,索性随他去吧,强探出头,偷偷看着锦墨,手里怀抱着武儿,楚楚可怜的她,伫立原地,眼眸中一丝豔羡一丝企盼。

瓷白的肤色,细腻滑嫩,眉眼之间也不如往年的粗重,顾盼之下,温婉的如春天一抹暖色,让人的心也跟着颤了起来。

我仰起脸,笑的婉柔,“武儿乖呢,只是苦了锦墨。”

这问题也为难住了我,心里的苦涩也多是因为滋味难辨,锦墨的失节是宫中人人皆知的事情,皇后在登基大典的癫狂也是传的远近闻名。这样一来哪个达官世阀家的少年肯冒着被讽嘲的危险再来求娶呢?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眼前的这个花白鬍鬚的老将军,颤巍巍的跪倒在地,他诚意恳恳,愿意捨身去平匈奴。

刘恆沉吟着,绕转的手指加快了动作,“那你想给她寻个什么样的人家?”

微微有些挣扎:“皇上,这样不妥,还是放臣妾下来吧,如果被别人议论,皇上的盛名会被污损。”

我仍有些犹疑,刘恆却洞悉了我的想法,两相沉默后,他打破了窒人的静,说道:“下个月有些诸国的世家子弟进宫求封,朕安排一下,你和锦墨在后面相看一下,若有中意的,朕再赐婚。”

刘恆蹙紧的眉毛还是没有打开,毕竟年事已高,此去是否能活着回还尚且不知。

锦墨不说,我却知道。

低头长叹,锦墨阿锦墨,姐姐也只能做到这里了,虽不是万人之上,至少也是风华才俊了。

我挥退急忙上来的灵犀,轻轻蹲下,一片一片捡起碎裂的杯子。

“娘娘,圣上来了。”灵犀站在身边,翘着嘴角轻声唤我,现在的她已是未央宫最高的女官,却也是最为小心翼翼的女官。

“皇上再喝些吧。”我轻拍他的后背,将杯子放在桌矶上。

刘恆的焦虑没有惊吓了我,我知道他没有言过其词。

玄黑的朝服,袖口领口皆是金色的蟠龙。蕴雅风仪的他,带着笑意慢步走到我的身边,我起身,锦墨也随之。

锦墨一声不吭的随我漫步上林苑。

朝中宗亲个个面面相觑,生怕和亲之事再落到自己家头上。

刘恆将我搀起,带着笑意问:“今日武儿可乖么?”

“姨良抱抱,姨良抱抱。”他总喜欢拍着小手,口齿不清的唤着锦墨,逗得我们呵呵大笑。

刘恆似乎无意讨论这些,只是抬手为我抿了抿鬓髮,又将有些歪斜的簪子扶正,蹙着眉说:“朕知道朕的皇后节俭,但好歹也要有些脸面,代宫的那套还是慢慢来,否则人家会说朕苟责了后宫!”

此行撕破了往日和亲的温和,杀的烽烟四起,大批的边民涌入边境,却躲不过随后而至的凶神恶煞。

我深夜陪刘恆同坐,却心冷如水。

也许我也该为二十三岁的锦墨打算一些了,我欠她的实在太多。

血海尸山是我的噩梦,更是以德治天下刘恆的噩梦。

刘恆低声的笑着:“若是认错也不必如此,难道是想对朕的衣裳说么?”

刘恆顺着我的话语撇了一眼我身后的娇人儿,颌了颌首,笑了笑:“辛苦锦墨姑娘了。”

“启稟圣上,灌婴大人求见。”殿外站的内侍躬身站立着。

她咬着下唇,摇着头,却不肯多说一二。那阴影还是梗在她心中,卑微了自己,矮了下去。

杜战走的那天,灵犀摔落了手中的茶杯。

敛紧了眉目,无波无澜。只长舒一口气,和蔼的笑对锦墨,伸手给她看。

“皇上万福。”我施礼,锦墨则俯身大拜。

翩翩的黄叶,撒落在她的身上,我伸手,将那黄叶轻轻拂去,半眯阖双眸,看看遥远的昊日,刘恆该下朝了。

锦墨已经慢慢好转了,对此功不可没的就是还在刚刚呀呀学语的武儿。

冀中已破,入侵的匈奴旋即就会来到眼前。

刘恆支起右臂,左手绕转着我的头髮,笑着说:“那就说来听听。”

刘恆的仁德在此时为灌婴话所激,一道圣旨直传京城。

我低头沉吟良久,接过灵犀端上的茶杯,那是一杯极苦的苦茶,却是支撑刘恆度过这几天的唯一食粮。

面前的竹简奏章上满是求饶的词语,那是群臣给撰写的告单于书。

那是一朵枯萎的木芙蓉,黑卷的花边,乾喇喇的支撑着,芯已经零落,只剩下空晃晃的梗,刺扎在我的指缝中。一阵风儿吹过,花瓣随风散扬开,蕩摇着无蹤无影。

锦墨走上前拉起我的袍袖,轻轻地摇摆着,温恬可人,就像当年的那个锦墨,开朗单纯。

先是小升滋扰,随后大举进犯北疆,来势汹猛不可抵挡。

所以就算他请命,刘恆仍是不放心。

我盯着锦墨的小脸,心中有一丝丝恸,不管如何我也一定要为她谋取幸福,哪怕陪上诸多。

如果锦墨封了郡主,显贵了身份,就另当别论了。毕竟再嘲笑也挡不住所带来的荣华,定是有人肯的,只是这样得来的夫君可会贴心?

我认真打量着眼前怀抱武儿的锦墨。

信步走入韶华盛极的秋色中,我张望天边的那抹流丽的火霞,空气中乾乾的枯叶味道让人有些惆怅,再灿烂的美最终也是如此长眠。

匈奴领兵的是右贤王,厮杀战场多年,且年老奸猾,对排兵布阵颇有算计,大汉于他交锋没有胜过,因此更加凶险,如果放杜战独去,未必有胜算。

刘恆将我的手放在怀中,朗声笑着,语声低沉:“还是朕的皇后漂亮,别人总是羞答答的,皇后总是瞪大了双眼看着人的。”

刘恆促狭的笑着:“朕都当了一天的好皇帝了,现在就当回昏庸的皇帝吧,更何况,宠幸的是朕的皇后。如果是妃子么,还会被臣官谏言是祸水误国,是皇后的话,人家只会说是伉俪情深。”

我回身,在下仰看俯身的他,寻思着词语。

还要和亲么?还有用么?

我攀着他的衣襟,笑的得意:“皇上必是爱嘤咛美人的,所以今晚臣妾也不敢强留,不如去王美人那,她柔嫩得能拧出水来呢!”

“臣妾想给锦墨表妹寻个人家,不然独自在宫中孤苦无靠,芳华易逝。臣妾已经有三个孩子陪伴生活安逸,她呢,难道要待在宫里一辈子么?”说罢,又叹息了一声。

漫漫的长夜,冷得让人咬紧了牙关。

我有些晒然,强驱赶刚刚升起的潮热,“不是,而是臣妾有些事情想和皇上说。”

①高祖死后,吕氏临朝听政,冒顿欺母寡帝少,修书给吕雉,“孤偾之君,生于沮泽之中,长于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无以自虞,愿以所有,易其所无”翻译过来就是,你死了丈夫,我死了妻子,既然两个人都不快乐,何不在一起生活?这是大大的羞辱了当时的太后,但因匈奴强大,吕雉不能动手,只能回信说“单于不忘敝邑,赐之以书,敝邑恐惧,退日自图,年老气衰,发齿堕落,行步失度。单于过听,不足以自淤,敝邑无罪,宜在见赦窃有御车二乘,马二驷,以奉常驾。”即:收到了单于的信,我很有些忧虑,年纪打了,发齿也脱落了,行动更是不便。不如送过去两辆御车和马儿陪伴侍奉着你吧。吕雉不亢不卑的回答甚得冒顿的敬佩,于是再次命人赔礼认错。但这仍是汉朝的耻辱,被后世所痛恨。

修罗屠场还是繁华边塞只是他轻轻地两个字而已。

文帝二年的秋日很美,我淡淡的笑着,看着眼前恢复往日红润的锦墨。她已经不怕随身跟着的黑衣内侍,甚至偶尔还可以见见刘恆。

一座座城池的失守,一次次的深夜飞马急报。

锦墨闻言神情有些微变,红色慢慢退却,还回了白色。

那声音很低,我听不真切,只能将耳贴近,却不期然在扭头时碰见了他的唇。

再美好的花儿也有凋谢的时候,当最美的花期被错过,还会有人怜惜么?

我回头定定的看她,带着笑意道:“若只是辛苦倒还罢了,只是这样怕也耽误了妹妹。”

锦墨似乎还有些害怕和羞怯,躲闪的白皙小脸霎时霞飞双颊。

杜战为什么不请命?我也曾想问过这个问题,只是看见刘恆不放心的眼神我就猜出了究竟。

她颤了一下,眼中有些恐惧。

那一双盈盈秋水是历经风霜的我所没有的,原本经常浮起的脉脉娇楚也被三个孩子磨光了。我心底有些异样,但仍笑着。

这是文帝三年的春,和去年的秋一样暖意融融。

刘恆曾经拿我们的容貌比较,似笑非笑的说,若是不知内情的必然认为我们是亲姐妹,不过仔细一看,锦墨更娇柔些,闻言我一惊,随后心悸的笑着。

我伸手抚摸她的细滑的面颊,“我的锦墨这样漂亮,定是个宜家宜室的好妻子,谁有福气娶了去,必是和美之事。”

锦墨仍低头逗弄着武儿,笑声从她们那传来,带着软绵的惬意,让我也不禁弯起嘴角。如何看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有些满足,若是这样天长地久的闲暇下来,我也是甘愿的。

能站出来已是不易,能说出这一番话更是值得褒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