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锦墨

上一章:第49章北宫 下一章:第51章秋日

努力加载中...

“皇上今天因为娘娘离开大典已经很不高兴了,如果在触动了旁的,奴婢怕……”灵犀依然躬身低声劝我。

终于颤着声音开口,“皇上不会怪臣妾么?”

你伤了我的锦墨,你逼死了齐嬷嬷。

所以洩愤将建章宫中所有的人全部诛杀。

也许真的是机缘未到,我仍然等待着。

我有些凄楚,一声哽咽之后,再不能自已,泪还是掉落下来。

她的神情呆滞,散乱的长发披于脑后,衣领裙边都是污泥。有些笑有些哭的她,已经无法认出我。

刘恆是聪明的,却不肯揭穿我,或许他认为至少我有一部分说的是真相,例如那个疯女人确实与我有亲缘,否则,我不会那般失态。

“那她怎么了,为什么在未央宫中?”低沉的声音却是鼓励我接着编下去的动力。

灵犀低沉着声音道:“不是撵走,而是交给奴婢照顾,明日等皇上走了奴婢再把她还给您,毕竟此时锦墨姑娘不方便在此。”

吕后的血洗是我此生的噩梦,朱虚侯又能好上多少?他们谁手上沾染的血更诡豔,更动人心魄?权力下的人都没有分别,没有仁善和暴虐一说,仁善是掩盖暴虐的手段,暴虐是仁善的前奏。

我也想站在那里,那是我和刘恆一手得来的天下,我想要俯瞰众生,我也想要有着荣耀无尚,无奈,骨子里的萧清漪再次作祟,破坏了梦想,也破坏了我往日的淡定。想到这里,幽幽的笑着,萧清漪阿萧清漪,你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敢承认,你还会怕失去什么?

我没哭,无论如何,锦墨还是留下条命,坚持到我来找她的时候。

秋日的暖意是一年中最后的悠然,人往往会沉醉在这里不愿醒来,毕竟接下来的就是严冬,是人人都畏缩的季节。而锦墨却在此时选择清醒,也许她最不怕寒冷吧,因为她告诉了让我更加寒冷的经过。

刘恆看着我,戏谑的说:“皇后母仪天下,确实该站在那里,只是朕更好奇,究竟是什么事吓得往日淡定聪慧的皇后变成那样?”

“那就要看天命了,这个时日是机缘,无法预估阿!”他捋了捋花白的鬍鬚。

既然如此,我也要你尝尝滋味。

那伤极深,锦墨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没有躲,也躲不了。

建章宫的密道只有两人知道,如今,又添了一个锦墨。

但是我仍不敢相信,逃避的认为她不过是被血洗吓到了,勒令自己不去深想。

因果报应么,还是恩将仇报,沉沦中的苦海一波波向我涌来,催损着我的良知。

注解:《汉史》说城阳王刘章年余,薨,无异样。这里借用一下,不过也可以相信这是刘恆授意的。因为他曾经拥戴过齐王刘襄,而且刘章和刘襄都死的很蹊跷,本着历代君王做事的原则,应该是被毒死的,毕竟死时他们不过才二十几岁。

一想到锦墨被那几个人轮番玷污我就抖作一团,精緻的妆容已经扭曲的变了形状。

我颌了颌首,淡淡笑着:“敢问还需要多久呢?”

只可惜,此时的锦墨在看见了掐丝的钏子后仍是呆呆不动。

他带着笑容,静静地看我,修长的指尖滑过我的腮畔,轻柔似水,“为什么要怪你?因为你私自先回了未央宫么?”

朱虚侯最终也不曾拿到那玉玺,齐嬷嬷的倒地让他以为绝了希望。

这是一个千里逢亲的故事,我在毕生最为荣耀的一天,看见了我的远房表妹锦墨,原本在宫中彼此曾有过照顾的我们,如今竟是泥与云的差别,我惊恐,我愧疚,于是我不能再隐忍,所以逼急的我,变得几近癫狂。

不得已,我一切都是不得已。

“累了么,在想什么?”刘恆扶住我的胳膊,轻声地问。

炫美的华服下,锦墨哆嗦着,惊恐的双眸张望着眼前的一幕,翘起的嘴角仍带着我的血。

世事就是这样翻覆,张嫣见到锦墨就想起了我,当年幼小的她无力改变我被赐死的命运,今日长大的她用尽全力也要救下我的妹妹。

莹白的碗心摇晃着,映衬我阴翳的眼眸。

这个机缘在两个月后的一天终于实现。

“你是说,是朱虚侯刘章么?”我的目光森冷。

腥豔的血,在石桌上晕染开,留下了一滩深红。

等灵犀弄完,我回头拿过梳妆台上的梳子,将锦墨拉到铜镜前,镜子中的她仍然是呆愣的,我轻轻的梳拢着,原本顺柔的发,结在了一起,我瞪大了眼睛一根根为她解着,不太方便的手指阻碍了行动,眼底的泪随着越来越大的动作晃了又晃。

锦墨是唯一逃脱的人,这是齐嬷嬷临终前对当日誓言的兑现。

虽然我每日都陪着锦墨给她讲我们小时候的故事,但是锦墨给我的回答都是呆愣着,沉默的没有一丝反应。

得此消息时,我正在和锦墨逗弄着怀中的武儿,锦墨对视我一眼,别有深意,我笑得慈爱,低头点着武儿的鼻子,神情自若。

他以唇将我的泪痕拭去,身上的龙涎香有些幽淡,袭掠着我的哀伤,我颤抖的越厉害,他搂抱的越紧。轻咬着的耳垂处传来深浓的情意:“你知道么,我多么希望你陪我完成登基大典,你该与我一同站在宝座前的。”

灵犀抬起我的右手手指,轻轻包扎着,一圈一圈,缠绕的仔细。

老御医见此有些惶恐,历经三朝的他在宫中看多了人情事故,我却是第一个跟他施礼的皇后。

“敢问御医,她的病情是否有些好转?”我起身施礼,轻声问道。

依依不捨的看着锦墨木然的被灵犀领走,我僵硬的坐在冰冷榻上。

我静静的回头,不知何时,刘恆已经坐在我的身旁。

身体深处冰冷的裂缝中生出蠢蠢欲动的心魔,我紧眯起双眼。

我呆呆的坐在凤榻前看着锦墨,锦墨也呆呆的坐在凤榻上看着我。

那是被切断十指的齐嬷嬷,最后时刻诈死逃过了刘章的眼睛。

并将她藏在未央宫的床榻下,五日,长长的五天都是由嫣儿为锦墨送水送饭。

今天的登基大典被我给搅乱了,当我看见锦墨被内侍踩踏在靴子下时,已经无法再微笑着沉稳自持,踉跄站起掌掴了那个踩踏锦墨的人,疯狂的将他们推开,挡在锦墨面前。

执意认为她的心底必然是恨我的,否则不会在看到我的一刻,神志不明的她选择这样狠狠地咬下去。

只有见到内侍时,她才会瞪大双眼尖叫着抱头躲避,害怕得浑身颤抖。

“几个人?你可看清楚他们的模样?”一步步艰难走到檀香木的桌子旁,拽住铺垫着的丝缎,紧紧地揉搓着,青葱般的指甲应力断落。

“老身看过了,这位姑娘倒无大碍了,神智虽然还不甚明白,却不是没有治癒的希望,也许是受了些许刺激,所以才会如此。这个只能有待时日调息将养,不能强求。娘娘也不要过虑。”老御医客气的笑道。

“那天夜深,建章宫外杀声震天,我,我,我不曾看得清楚。”我彷彿被锦墨的话语带回了宫洗那天。

锦墨偎靠在凤榻上,身边浮起泪海。

我的呼吸有些急促,脑子里也空空的,只是想着该怎样说起,该怎样解释,反而慌乱的连话也说不出来,我拉起他的手,轻轻贴在脸颊,哀哀的,泪仍是无法滴落。

这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却面对着一个最疯狂的皇后。

我换去了未央宫所有的内侍,还命工匠依照我苦苦回忆画出的那对钏子打造。

锦墨仓惶的小脸,惨白着,似乎拒绝回忆。

我当然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是因为又见锦墨了。还是我在防备什么。

文帝二年,城阳王刘章薨,无病无痛。

我颤抖着,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

他的眼中全是温暖,彷彿在聆听我的真实故事,却也因此让我越说越狼狈。

我回身,厉声回问:“到底是谁?”

她颤慄着,当这个名字被我轻易的随唇齿开阖吐出。

密道的那头是未央宫。

这句话,字字咬的清晰,力道落在耳畔,逼出我的一声叹息。

我紧紧望着锦墨,看着她蹙紧的眉头,午后温暖的光却仍化不掉心头的冰雪。

刘恆的神情,我站在天阶下无法看清,却只是见到他黑色冕冠下玄黑冰玉珠帘频频的摆动。

沉吟许久,才发现自己话语和行动都有些失常,诸事沾染到锦墨二字,我就无法再从容处置。

嘟嘟囔囔,字字句句,说得支离破碎。

“娘娘,皇上今晚过来,您看是不是由奴婢来照顾锦墨姑娘?”灵犀在一旁小声地提醒着我。

不知道这一世万般的痴望是否最终都会羽化成空,我压制不住的心慌,无力的抱住他,目光凄凉。

映红天边的光火,号令声,尖叫声,恸哭声,以及频临死亡的哀号声,目光发直的锦墨坐在地上,凌乱的衣裙被撕散的到处都是,污秽的她甚至企图投池,却被齐嬷嬷拦下,血染的肉掌抹去锦墨脸上的泪水。

我哑了嗓子,有些泪意:“毕竟那是登基大典,臣妾身为皇后也应该有些表率。”

到底锦墨身上发生了什么?其实我心中已有了些预感。

“那明日传个御医诊治一下吧!”刘恆不算关切的话语在我来听分外的亲切,我笑着点头,温暖的泪溅落到他的掌心。

我低着头,长叹了一声,“臣妾也不知道,她现在已经疯了。”

是张嫣将锦墨捡回。

我相信了他的话。

我突然有些顿悟,为何张嫣见我时,面容上带着那样的凄惶表情,她恨我,也想着我。救下了我的妹妹,却被我夺去了后位。

一甩手,丝缎桌布上的几个盖碗全部被我摔在地上,发出刺耳的破裂声。

窦漪房这个身份于我来说,我不能不介意,它是我万事的保靠,如果说从前是为了性命,现在就是为了刘恆,他的信任将是我能活下去的勇气。

那是锦墨曾经托我保管的东西,也是我对她最后的许诺。

朱虚侯想要太后玺,冒签懿旨,企图先行号令天下群雄,拥戴齐王刘襄登上宝座,无奈苦苦搜寻了建章宫,却不见蹤影。威逼了齐嬷嬷,如果不交出来就将一根一根手指切下。

齐嬷嬷的死,锦墨的疯,张嫣的伤,都是我一手促成,驾虎么?根本是在纵虎!我酸楚的自怨,却仍敌不过对刘章的恨。

我茫然的回首,心却仍在锦墨那里:“来就来吧,为什么要撵锦墨走?”

血色丹蔻犹如毒杀刘章的鸩酒,暗红骇人。

可笑,他的信任,我的谎言,多么的不平等。

所有服侍的宫人惊愕的站立,惶恐的看着我,双手都有些无所适从。他们更担心的是我会因此大大的惩罚他们,可是我什么都没作,我只想保护我的锦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