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入主

上一章:第47章博弈 下一章:第49章北宫

努力加载中...

身上没有血?明明刘章的剑上染满了血迹。

“一入宫门就再没有自由了,你还要陪本王挣扎在在此,book/22996/

一声懊悔从朱虚侯那里传出,我笑得粲然。

一张瘦尖的脸变得如纸般苍白。

“说!”,一个字,瓮在大堂,撞得人的心神欲裂。

刘襄闻言有些清明,颈项间的力道又紧了些,我用力笑着:“昨日王后未回,齐王必是知道的,是不是谎话齐王自己明白。”

刘襄和刘章互看了一眼。有些疑虑。

“笑话,世人都知兵家大忌便是攻而不守,连自己的老家都没了,还拿什么诛杀吕氏,平定长安?”我冷笑一声,站在杜战身前。

两个肯以江山换女人的皇族男子,她身边一个,我身边一个。

陈平沉着脸,有些僵硬的从右侧的座位起身,也躬身施礼:“老臣也愿保证。”

那是刘恆用血书写的保证,也是最为可信的承诺。

朱虚王一时语塞,他不是不知,而是故作迷糊。

刘恆为我披上轻薄的披风,笑着说:“如今可后悔了?”

我埋在他的怀中将刚刚吞嚥下的泪又发了出来,哭个痛快。

这世间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传奇?有什么是遥不可及的梦念?帝王江山,九五之尊,凡是都是一步步踏来。天翻地覆,物是人非,最不会变的就是自己,最不可及的地方也是自己的内心。从今日起,我不用再惧怕任何人,因为我的命运已经被我牢牢掌控。

“不怕,臣妾若是怕了,当年就不会与代王携手了。”我笑的满足。

刘襄和常筱敏还是走了。

朱虚侯探身,横剑向我。

我冷笑一声,真是没眼力的孬祸,人人都知道的问题,现在还说,能不被警告么?

正因为太好了,他有些不敢相信。

呛的一声,朱虚侯的利剑被杜战所持的碧寒银枪所挡,震掉在地,他亦抱起酥麻的右腕,瞪视着杜战。

血染的白色战袍,银光熠熠的血色盔甲,有些散乱的发髻。

沉浮半生,你难道不后悔么?”他戏谑道,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笃定和温暖。

威仪赫赫的身影是齐王兄弟的噩梦,他逆着正午的日光,犹如神砥。

朱虚侯怒目横视:“你这个女人,齐王的大业就败在你的身上,我们兄弟战功赫赫,你想篡夺?会那么容易么?”

“我以江山换她。”轻轻的一声,寥寥数字,却让我泪涌如泉。

“代王在此,琅邪王和右相作证,我们两国来个盟约,一你退兵回齐,二代王许你当年的七十座城池尽数归齐如何①?另外,齐过自行律法,钱币,每年赋税也不用上缴国库,官员任命自行安排,包括丞相②。”

①齐悼惠王刘肥,是高祖最大的庶子。因母为高祖情妇,且随高祖年久,高祖六年,立刘肥为齐王,封地七十座城,百姓凡是说齐语的都归属齐王。悼惠王刘肥即位十三年,在惠帝六去世。他的儿子刘襄即位,是为哀王。哀王元年,孝惠帝去世,吕太后行使皇权,天下事都由吕后决断。二年,高后把她哥哥的儿子郦侯吕台封为吕王,分出齐国的济南郡做为吕王的封地。哀王八年,高后分割齐国的琅邪郡把营陵侯刘泽封为琅邪王。至此,齐国七十个城池只余零星,多数都归吕家所有。

朱虚侯见哥哥神情有些涣散,忙厉声说道:“王兄,她是诈你的。”

“好,那侄儿就遵从王叔和婶娘的命令,立即退兵。不过不知婶娘何时肯放筱敏?”刘襄的问话让我有些动容。他第一个问的是王后,而不是何时封回属国。

如此一来,齐国如同自立朝廷,没有什么分别。汉宫天下不过是比齐国略大,却已是满目疮痍,相对来说,齐国如果能够自治,将胜过汉宫百倍。他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好处。

笑掩了眉目,沉溺在无尽的宠爱中,只对他一人笑的灿然。

只这一句话,触动了我心底最恐惧的一处,那痛胜过身体髮肤之痛,利而深广。如果他死了,如果他死了,如果他死了我还能苟活么?

朱虚侯一时失神,我闪到那人身后。

万世敬仰之下,如今我还会怕什么?

“就凭这个。”刘恆似笑非笑的看着朱虚侯刘章。

刘恆的语意旭暖:“又哭成这样,小小皮肉伤而已,难道我会死掉么?”

“那又如何?毕竟京城由本侯平定,不然你所站此处仍是吕家天下。”他回过味儿,大声笑道,索性将自己的功劳高高悬挂。

一声哽咽停留在喉咙里,怔怔的发不出来。

啪的一声,琅邪王面前的桌子又碎成两块,也成功地让琅邪王惊恐的闭嘴。

我淡笑,虽然不能回头,却能从正面看见朱虚侯绝望的神情。

我笑看陈平,老狐狸,果真是老狐狸,此时胜败已经有些眉目,他又站出来帮我们了。

文帝元年,齐王刘襄归国,文帝将高后所收土地尽数归还,至此七十座城池又归齐国管辖。

他刚从千里之外赶来,身上所染的斑斑血迹不知是吕家的还是齐王系的。

朱虚侯和齐王几乎同时看向我。

高后八年,后薨,诸吕叛乱,朱虚王刘章策应齐王襄,诛杀诸吕,齐王母舅驷钧暴虐,群臣惧重蹈外戚篡权,迎高祖三子恆为帝,是为文帝,改元,文帝元年。尊母薄氏太后,立窦氏为皇后,嫡子刘启为太子。

他反剪了手,以左手替我轻轻擦拭泪水,唇边的笑意浓烈。

陈平在身后微微一嗽:“朱虚侯也不必如此,归根结底还是要看齐王的打算。”

八年,我用八年陪伴刘恆,陪伴他走过隐忍的岁月,陪伴他躲避刀剑锋芒,如今,我陪伴他面对天下苍生,笑看雄图壮志的勃发,我不悔,即便将来他与我只能君臣相待也不悔。

朱虚侯刘章冷笑一声:“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她的一生是幸福的,夫君的疼爱胜过其他。

我突然抬头,惶急的四处查找。

刘襄扬头看过来,眼神中满是不信。

三个字让颈项所累消了一半,“你说筱敏?”

夹住我的胳膊抖动着,得意的笑声也从身后传出。

“右相和琅邪王叔都在这里,今天我们就说个理字,到底谁在平叛之时功绩最大,齐王与灌婴联手,未动一兵一足,而代国派去的人马全部都在西郊与吕军奋战,杜将军浴血杀敌才保住了齐国,谁才是真正的功臣?难道是兵不血刃的齐王么?”我厉声质问,纤纤玉指更是直指齐王头颅。

琅邪王看到这里已经寻个角落躲了起来,而陈平依旧坐在原处动也不动。

“齐王后。”我的声音只有一丝,颤颤的从嗓子里传出。

当年锡穆公两个女儿都是如花似玉,筱敏更胜姐姐一筹。婉柔淡丽,性情更是让人讚夸。齐王求娶时筱敏才不过十三岁,锡穆公不允,齐王更是往来于代国和齐国数年频繁相求。终将锡穆公感动,许了给他。他曾在册封之时对天盟誓,若相负,必绝命。这就是流传于刘家的一段佳话,如今却被我用了来。

②藩国所属大汉,所以丞相多是汉宫委派。一来辅佐,二来监视。

我双手撑地,爬了起来,看了一眼门外天色,为何还没来?

齐王后常筱敏是齐王刘襄唯一的软肋。

长长旌戈铁骑开道,漫漫的宫车队伍随行,在那最显眼的华盖下,他与她同车相伴。

“此言差矣,舍与不捨王后是齐王自己的事情,哪里能问得到自家兄弟呢?”我在旁煽惑。

门外跃进一人,高声喝道:“怎么不容易?”

生完刘武后我就开始见不得血,闻到想到看到都会呕吐。刘恆知晓,所以不让我看。

他低低的开口,语声却是轻柔:“别看,你畏髒。”

“还有什么?”齐王几乎是用吼声相问。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吼后,我的背被人猛推一把,站立不稳,踉跄摔倒,刘恆霎时跄过,将我抱住,在地上辗转翻滚了出去。

淡淡笑着:“原本本宫也未曾将她囚禁,不过是见昨日晚了,她便睡在太后那了。”

我拉过他的右手,刘恆不说话,却将右手紧紧剪背在身后。

满是眷恋深刻,心有些颤然,眼泪也再次抖了出来。

刘襄仍是沉吟,我却柔声说到:“齐王后的姐妹也是代宫宫里的美人,说到头都还是一家,何必在讲这些伤感情的话,不如我们今日做个盟约,既了了齐王的忧虑,也解决了此事,不知齐王意下如何?”

“好了,还有事情呢。”他笑着小声点醒我。

岁月终究改变了我,我也改变了刘恆,兜兜转转当中,谁又是谁的命中注定,谁又与谁擦身而过,恩恩怨怨理不清也罢,又能把我如何?

不对。

轻笑着,来的还真是时候。

“更何况,我们起兵这么久,本该是我们的天下,凭什么让给他们?”朱虚侯仍在试图说服刘襄。

五日前,我们刚到长安城时,我飞鸽传信让他速来护卫,那样长的距离五日就到,披星戴月马不停蹄才能如此迅速,我心有些慼慼。

“其实本王说句不中听的话,就是齐王你当上了皇帝,你那母舅驷钧也是个祸害,实在是让人不放心,皇位也是坐不安稳阿。”琅邪王见两兄弟的表情有些鬆弛,倚老卖老的说着。

琅邪王笑着从后面转出来,打着圆场:“本王也可以作证,还有右相。”

朱虚侯上前一步,用带血的剑尖儿指着我和刘恆,急切的对刘襄说:“王兄,此患不除,我们来日必有大难,你若是以嫂子相换,他们必不能容我们回到齐国,届时满盘皆输,悔之晚矣,王兄!”

文帝元年,陈平让右相之职,徙左,周勃为右。

文帝元年,封朱虚侯刘章为城阳王,三弟东牟侯刘兴为济北王,各赏两千户,赏银千斤。

“后悔什么?”我回头笑着看他。

冷眉健目下,刚毅的面庞带着风尘僕僕。

晨晖下的刘恆更加俊朗,逆光伫立,看不清楚他的面容。我叹息着,将手轻轻抚上他包扎严实的右手,他是我抓住的一世乾坤。

刘恆绷紧了拳头,暗暗用力,却无可奈何,那柄寒光刺骨的宝剑就在他颚下,那冷让远在对面的我也能深切感受。

他必是用右手搁开的剑锋才能来救我,刘章剑上蜿蜒流下的惊心暗红也是他的。

此时他不是王,我也不是王后,他的一个我字已经六年不曾听过,我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我的气息已经几乎被扼断,刚刚的声音也是拼尽了全力。

我心中却别有笃定。淡意笑着。

是时候了,我哑着声音说道:“如果我们还有其他可换的东西怎么办?“

他稳稳的将我揽住,一动不动。我屏气,看着他深邃的眼眸。

刘恆笑着起身,唤人拿过纸来,将右手狠狠按在上面,鲜红的血印让我心突突跳了起来,喉咙之处开始有些呕意。

朱虚侯顿了一下。激怒刘襄的话,他的用意也无法实现。这问话的份量不是轻易可以接的住的。

我挥舞着手帕,笑着为他们饯行,筱敏也是探出头频频张望。

心神有所恢复,我看着前方痛苦挣扎的刘襄,他此时仍可杀了我们。

刘襄将拳捶于胸前,大声说着:“难道你要本王舍了筱敏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