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朱虚

上一章:第43章旧情 下一章:第45章展转

努力加载中...

我颠簸着,浑身的骨头都似散了般擎不住力量。

杜战噙着冷笑,低地的说:“放开!我此时最后悔的就是一路上没杀了你。”

他与我四目相对,脸色有些不自在,“谢谢娘娘担心,王兄身体无恙。”

疾驰到偏僻无人处,杜战猛然掉转马头,将我扔于地上,一声痛呼,激起一片尘土飞扬,我蜷卧在地上再不声响。

他是老齐王刘肥次子,年纪虽长于刘恆,却是正正经经的侄儿,我客气的笑道:“朱虚侯还是请起吧,本宫临时起意来这里借宿的,你不知不怪。”

杜战赤目狰狞,悍马被他勒得扬蹄怒嘶,来回转圈。

虽知这样,他们俩却还是选择救我。

她迷糊着,不肯深睡,已经盘坐着,瞌睡连连。

刘襄能得到他相助,必如虎添翼,坐上江山也是指日可待。

他心之切,我可明了。

拉过灵犀,与我并坐在床榻上,杜战跪坐于被上,互相对望,各自想着心思。

我有些无奈,笑道:“娘娘在这儿,你先睡吧。”

“娘娘,这于礼不和,且也会损伤娘娘的名声。”杜战脸阴沉下来,声音更是带着不屑。

他沉吟不语,我笑着与他俯了一俯,“明日本宫就要回代国了,舟车劳顿还需几日,先去休息了,请朱虚侯见谅,”

一路走过,见人不多,有阻拦者也都被杜战飞身旋踢了结。

刘章握紧双拳,胸前一抱:“娘娘这样说,侄儿惶恐,当今圣上才是刘氏徽征,万民敬仰爱戴,哪里能说到王兄?我们兄弟为刘氏江山但求尽心尽力不敢再作他想。”

二十岁那年他有一次入侍吕后燕饮,吕后令刘章为酒吏。刘章向吕后自请说:“臣,将种也,请得以军法行酒。”吕后疼爱他,当即应允,当大家都饮酒至高兴的时候,刘章进饮歌舞,请为太后言耕田歌。吕后不知有异,笑听着“深耕禾既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锄而去之。”吕后听后默然无语。以她之慧,怎么会不知道刘章在讽刺她,但是正因为长年来的喜爱让吕后竟放过了他,随后诸吕中有一人因酒醉而离席起逃,刘章追上,拔剑而斩之。刘章回到席上,对吕后及大家说:“有亡酒一人,臣谨行军法斩之。”吕后及左右大惊。但前已许军法论之,无法责怪刘章,只得作罢,即便如此,吕后仍不曾对他作出任何惩罚。

“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快去。“我咬牙道。

见状我心中酸苦,此时杜战与我想的该是一样的吧。

陈平和刘章若是得我,未必敢痛下杀手,但是如果得了灵犀,怕就是性命堪忧了。

后面追赶众人似有察觉,明灯火把都改奔前方,杜战见此,加快了速度,奔出大门。

只是为什么刘章会深夜来访?

杜战闪身站到窗前,将窗户锁进,又递眼神给灵犀,灵犀也去讲门闩实。

已经四更了,我有些迷濛,灵犀也控制不住的点头摇晃,我轻轻将她放倒,却将她惊醒,疾呼着:“娘娘,娘娘。”

眼睛不适黑暗,行走的极其艰难,不想灵犀居然将我推倒,拽过我的外衣,将门拉开,飞奔了出去。

我缓步走到他的近前:“今晚会有人有所行动,本宫轻着幽禁,重则被毙,那时候将军该如何让代王知晓呢?”

须臾,灵犀低头进门,身后跟着杜战。

再想想今日两人暗地里的神情,猛然顿悟,莫非我撞破了什么?

“等天亮了,本宫自会前去交换灵犀,只是现在,将军不能去。”我咬牙,决然道。

我跃身而起,拚命拉住缰绳,道:“不可,如果将军此去,正中了他们的圈套。况且以一当十尚且可以,将军能以一当百么?”

我被拖着,光裸的脚背满是血痕。

刘章有些蹙眉,半晌,笑道:“这倒也是人之常情,可惜王兄离的远,只能靠侄儿在此尽些心力。”

看着灵犀铺在地上的被缛,杜战异常愤怒,“此事若是代王知晓,娘娘该如何解释?”

杜战闻言,有些吃惊:“是谁?陈相么?”

黑暗当中,我挽着灵犀摸向杜战。

杜战的神情一变,我还没来得及收回笑意,就被他猛然站起吓住,他先嘘声,我聆耳细听,阵阵的喧哗声,似向我处奔来。

越想越是紧急,坐在榻上左右不是,冷汗也顺着后背塌湿衣裳。

朱虚侯因是深夜来访,又唯恐惊动了吕家兄弟,门外只有几匹壮马,拴在停马墩上,杜战夹住我,飞身上马,我倒吊着,髮鬓蕩扬,他抽出腰间清冷霜剑,挥手一斩将缰绳砍断,未等众人回过神来,骠骑铁蹄嗒嗒作响,杜战硬生生将马勒住,从前面围困过来的家丁身上跃纵而过。

深耕禾既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锄而去之。

灵犀也呀的出声,同样疑惑的看着我。

笑着,互相客让,再次端坐,却是我在最上手位,刘章坐于我的对面。

话音刚落,灵犀和杜战两人同时惊讶的看着我。

脚上的伤抽抽作痛却视若不见,我心神旋拧着,都在灵犀身上。

杜战是对灵犀有心的,他夹住我的力道能扼断金铁,拉住马的缰绳也是绷直的,逼迫那马儿似疯魔般狂啸冲奔,他在以行动懊悔自己无法救出灵犀,眼睁睁的看着她落入虎口。

我有意试探道:“齐王最近可好,听说齐王日夜操练兵马,废寝忘食,这样长久以往,无利于身子,可仔细些才好。”

相持不动,不是不想动,是无法再动。

我低低一笑:“杜将军此行就是保护本宫的安全,今晚就睡在这里。“

笑着起身:“朱虚侯自谦了,诚如朱虚侯所讲,本宫和你是自家人,自家人说话还用这么小心谨慎么?”

“灵犀,给杜将军在此準备被缛,就让他睡在地上,如果有异,就别再跟着本宫!”声音有些厉,灵犀唬住了神,慌忙的去拿被子。

血往头顶涌来,也带来了泪水,沿路流淌。

灵犀此时醒过神来,我站起身,赤着双脚,飞快地将灯熄灭。

谁都没有在说话,等着天色泛白。

本欲追赶的众人在听到一声命令后停止了脚步。

果然是统领铁血三军的将领,即便已经入夜深睡仍是一身出行的打扮,随时準备动身。

时候尚早,不得出城,唯恐被人发现,他跳下马,用剑抽打马臀,那马伤痛难忍,顾不得鸣叫,在杜战鬆开缰绳后绝尘而去。

大家都沉静下来,彼此的呼吸声都是前所未有的清晰。

我侧眸淡淡看着眼前这个俊秀男子。二十岁时他凭斩杀吕家人一举闻名,也为刘氏诸王震起雄风,如今京城内外竟像是人人倚他为求自保,他是刘襄的保靠,刘襄如果夺权必由他起头。

灵犀出门,我起身收拾东西。

“好,我信你,若是灵犀有了意外,不等你自我了断,我先送你去陪她。”他唇间的冷语充满了恨意,熙儿之后我又欠他一回。

虽然我有些预料陈平已经攀附了齐王系,但是碍于吕氏家族当权,以陈平的谨慎为人,他应该不会让刘章明目张胆的登门的。

他见我沉思,亦笑着问:“娘娘这次来是为何事?”

“倒也不必,朱虚侯公务繁忙,还是省了吧。”我回身,拉过灵犀,尽力让自己走的从容。

惊呼不及,她已暴露在众人视线之内,我惊慌失措,几乎要扑身出去。岂料杜战将我横身抱起,结实的右臂将我夹紧,我呼喊的声音哽在喉中,却被他喝断,随后,一闪身,他出门,趁灵犀将众人领去后庭之时,他疾步携我跑往相反方向。

风突然起了,吹起了我的长发,也吹起了他的衣诀。

我微笑颌首:“母后身体康泰,平日所犯也都是些小毛病。代王最近有些微恙,不过好在诊治的及时,也是无碍,有劳朱虚侯惦念了。”

杜战将手中的剑交还右手,凛然勒着缰绳,再奔陈相府邸。

我瑟瑟发抖,杜战刚硬的站立在我面前。

我噤声一缩,双手却不曾放开。

他怒眉微扬,“等娘娘去时怕是晚了。”

当年曾对吕后放此厥言的朱虚侯刘章此时正站在我的面前。和我想像的一样,年纪与我相仿,瘦俊挺拔,英武之中不失文雅。他微微一笑:“侄儿不知婶娘在此,多有冒犯,还望婶娘恕罪。”

刘章的妻子是吕禄的女儿,他也以吕氏女婿自居,长安城中,唯他左右逢源,两边都甚有势力。

“等一下,灵犀,你去找杜将军过来。”我轻声俯在她的耳畔说道。

我不动声色,倾身前探,笑道:“本宫出自汉宫,与太皇太后有教导之情,听说太皇太后微恙,前来探病,最主要的是,太皇太后是代王的嗣母,母后和代王托本宫此次前来代为问候一声。”

朱虚侯刘章对仇恨刘家子孙的吕后来说是个特例,虽名义上是太皇太后的孙子,实际上却如同儿子般教养,因为喜爱更是让他留于长安不回属国。

“本宫拿性命相赌,若是灵犀去了,本宫也不苟活!”我依旧不肯鬆手。

刘章的阴沉的脸上又露出恭顺的笑容:“娘娘现行休息吧,明日侄儿再来送行。”

“娘娘,要不先休息吧。”灵犀见我如此,轻轻为我放开了髮髻。

我无力的坐在榻边,“不知道,希望本宫只是多心。”

隽眉一挑,笑着问:“皇叔身体可好?太后娘娘也是许久未曾得见了,她老人家身体还好么?”

灵犀有些为难,我冷目一横,她畏缩下,喃喃的说:“可是夜深人静,怕是于娘娘名声无宜。“

“无恙就好,我们刘家还要靠他呢,他是高祖的长房长孙,也是刘氏的徽征。”我为微微一笑,看着他的反应。

“娘娘,深夜叫末将至此有何打算?”杜战蹙着眉,在瀰漫着幽香的房间里,他神情也有些拘谨。

“王后娘娘和朱虚侯都是自家亲戚,何必如此见外,不妨坐下深谈如何?”陈平在一旁张罗着。

坐于床榻我回味着他的话,无处不谨慎,左右思量竟没有一丝破绽,果然是太皇太后调教出来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