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弥留

上一章:第41章将行 下一章:第43章旧情

努力加载中...

亥时,才入内宫,齐嬷嬷悄然带路,我第五次进入建章宫。

不管此次之行如何惹人神伤,至少还是成全了他们。

“不走?难道杜将军愿意娶奴婢?”这句话仓惶而大胆,似乎拚劲了灵犀全身的力气,说完便是哭作一团。

蕴泪笑了笑:“也好,宫城重地,必是安全的,一旦有变,本宫会立刻派人至此,锦墨就託付给嬷嬷了。”说罢俯身下跪,齐嬷嬷也俯身下拜,颤着说:“灵犀是老奴最为放心不下,也请娘娘多加照抚。”她又叩了三下。

想到此处,心中一悸,我僵硬的起身,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心惊,轻笑着:“臣妾割捨不下孩子,明日就回。”

我有些懵然,绯红了面颊:“他很好,待臣妾也不错。”

“那嬷嬷你……万一……”将来如果太皇太后一死,吕家必然掌控内廷,世家重臣会同诸王平叛也必争这皇宫。那时之危,随时可能会死,尤其是齐嬷嬷,跟随太后多年,如果诸王得手她即便没有死于宫变也会被扼死在朝堂之上。

“王后娘娘,你也不必如此,锦墨很好,只是你想带走却是不可能的,如今能保全自己的性命已是难得,若不是念你千里赶来,怕是此次连命也没有了。”齐嬷嬷的语气依然那么强硬,内里却充满关切。

帘子被掀开,灵犀迈步上车,蹑住了手脚的蹲坐在我身旁。

灵犀有些苦涩的说:“即便站到天明又能如何,请杜将军放了奴婢。”

齐嬷嬷走了,佝偻着身子。八年也让她尘霜满面。八年,我是不是也变了,锦墨是不是也变了,还会相认么,还会知心么。自嘲的笑了笑,骨肉相连,血脉相通,怎么不会相认,怎么不会知心。我只需静待,等着相会的一天,而这天已经不再遥远了。

“连刘恆都对你不错了,你还有什么?”太皇太后的话,似双手用力左右抽打我的面颊。

杜战蹙着眉,也许于他来说,只是想多与灵犀相处,却没有想过今日之后应该怎么办。

回头,却迎上我的双眸,她有些紧张,埋头在包袱里翻腾着,又拿出些吃食,和水囊,“娘娘,还进些么?”她笑得僵硬,让人不忍揭穿。

“啪”一声脆响,我一时愣住。

满腔的热情,在此刻消散得一乾二净。

翌日清晨,我儘量忽视灵犀的沉痛,和杜战脸上的红肿。

我虽闭眼,却能感觉到她的身子颤颤的。

哭了么?我心尚会冰凉似水,更何况是她。

权利和地位不能改变任何事,就像我还是萧清漪一样,谁握有生死,才是天地。

我低头,笑着:“臣妾也是一时心急,未曾通稟就擅自回宫,太皇太后莫要怪罪。”

昼夜相连的赶路疲乏至极,更累的却是灵犀和杜战。

杜战见此有些愕然,神情一变,目光也变得狐疑。

“娘娘好不懂事理,虽是太皇太后病危,你却不该此时要人,忘了忌讳。太皇太后已是宽大了,如何再求?”齐嬷嬷微怒道。

齐嬷嬷将我们二人安排到偏殿,灵犀扑到她的怀中恸哭,连日来的委屈全化成了泪,迸了出来,濡湿了齐嬷嬷肩头。

车随人流慢慢进入城门,心却开始慢慢升起怯意。

我心猛地又被刺痛,又想了。

权利、地位,都是好东西,它们可以让一个卑微的小宫女变得无所畏惧,再也不怕突然而至的茶杯,再也不用为求生费尽心力。

灵犀闻声大哭,抱紧了姑母。

虽是一身便装,仍是飒爽英姿,器宇轩昂。

杜战于远处看着我们进入的身影,我回头,直直的看向他。

我还想出声,却被灵犀扑住了裙尾,哽嚥下了话尾。

一番话说得我盈盈含笑,无法答话。

是夜,曲蜷的身子异常难受。此次出行,为求快捷,马车极小,与灵犀并我却要缩住双腿。我缓慢的眨眼,对面空空如也,摸索着起身,四周打量,狭小的车中不见灵犀的身影。

我用手抚过灵犀的脸庞,注视着她,贴得如此之近,她紊乱的呼吸扑在我的面颊,你是在怕我激怒了杜战么?

我巧笑,他还是误会了,拉过灵犀,一同走进宫门。

“杜将军辛苦了,奴婢进去了。”灵犀低头,欲回身登上马车。

齐嬷嬷缓慢走到凤凰榻旁,俯趴在太皇太后身边,低声说着。

夜里当我不睡时,我也能感觉到灵犀的辗转,情愈切,伤的愈深,我该以灵犀为鉴么?

黑暗中,依稀可见,两人虽是并立,却隔着心的距离。

“既然进来了,就别出去了,在偏殿休息吧。”她阖上双眼就再不出声。

她抬起手,唤齐嬷嬷将她扶起,深靠在榻边,又拉住我坐在榻边。

灵犀会怎样答,我的身子有些躬了起来,凝神听着。

用余光扫过,她有些泫然。

“杜将军用过饭了么?”我快走两步上前,灵犀也紧跟着我不离。

是心底的愧疚么,昨日我不能看见他的神情,也许在灵犀掌掴那剎,他也是希望她这么做的。

莫非杜战準备动手了么?

杜战侧目,却是无声。

错了,全错了。

杜战回头,目光深邃,眼底闪过的东西和刘恆一样,似乎带有哀伤。

我去拉灵犀的手,所握的已是冰冷。

灵犀长叹一声,伸手想要掀开帘子,我立刻轻轻滑倒,佯做深寐。

枯槁而苍白的面容,黯淡而无神的凤眸。

近近的,我看着她。八年前,她还是雍容华贵,高高在上的太后,如今浓重的宫粉已经无法掩盖面容上的沟壑,花白稀少的发散乱的披散在身后,苍老比寻常妇人更甚。

床榻上斜躺着操纵大汉半世的太皇太后。

寂静,一片寂静。良久,传来的却是杜战沉重略带嘶哑的声音:“你们去汉宫到底是做什么?”

“别走。”声音传来,带着伤痛。我紧闭着双眼,脑中浮现的却是刘恆瘦削的脸庞。手指有些微微颤抖。

“再站会儿。”字虽少,却将杜战心意尽显。

我咬牙,一切都是值得的,毕竟我知道她还好,毕竟我知道宫倾那日我必须过来接她,这样足以。

说罢她回身看着低低哭泣的灵犀,她在与我交换,一命换过一命。

灵犀向光华门的侍卫亮出腰牌,我低头,故作不见。

我缩回头,将窗帷留出巴掌大的空隙。身子轻轻向后靠,清冷的月色透过缝隙穿进来,也将他俩的身影带入眼底。

黑色的软罗纱幔,半舒半拢,模糊着人的视线。

莞尔一笑,深深俯身一拜。

曾笑过他人慌乱过早的亮出了底牌,此时我却错的离谱,竟被套去了实话。是阿,连刘恆都被我羞涩的认为是良人时,还有什么资格谈交换。财宝么,还是权利,这些于太皇太后都是不屑,她要的忠心已经没有了,还有什么值得一换?

“看后呢,还想带走是么?”太皇太后依然阖目,声音却强了几声。

一声声的娘娘嘲笑着我的幼稚,一声声奴婢透着迟到的领悟。

当时只顾焦急,却根本忘记了最最重要的,凭什么认为太皇太后就会把锦墨交给我?她不会给。

她抬眸笑了笑,那笑恬静安然,似青春少艾的芳龄女子,从容曼丽:“太皇太后对老奴一生恩嘉照顾,老奴也以一生相还。

“用什么来换?”她笑得深意,我突然怔住。

灵犀悄悄将车帘欠起一丝缝隙,极小,却可看见他。

绷紧的身子突然注入了活力,扬起头,忽略了齐嬷嬷轻轻摇晃的瞬间,笑着道:“如果太皇太后您能体谅我们姐妹分离,让臣妾带回锦墨,臣妾感激不尽。”

起身下拜,强睁了泪眼,轻声问:“嬷嬷可想个法子,让本宫再见一次太皇太后,求求她,舍了锦墨给本宫。”

我有些慌张,原本打定的主意似乎有些动摇,宫门在望,我何去何从。

风尘僕僕的马车停靠在林子中,灵犀坐在我对面,沉默不语一口一口吃着乾粮,杜战则在车外眺望远方,惘然伫立。

①史书记载,刘邦起初穷困潦倒,只是沛县亭长,于吕公贺宴上不顾自己身无分文将名帖写成一万钱,后被出门迎接的吕公观测相貌,深觉将来必贵,所以想将女儿嫁给他。而吕雉此时也已经二十岁,吕公曾以女儿面贵,留女待价而沽。谁料最后竟嫁给四十三岁的刘邦,另带情妇所生长子刘肥。吕母不喜,吕雉却认为刘邦另有才能听从父亲之命不顾母亲阻拦出嫁。刘邦混迹市井,吕雉操劳家务,两人从无恩爱。但是权力让他们俩结合,所以才有的大汉江山。此处所写,意为弥留吕氏惋惜自己终身不曾享过恩爱。

正因为如此,我却更加小心提防,少了灵犀牵扯他的心神,也许他下手会更加痛快些,夜里我几乎不睡,白日寻个间隙再做小憩。

如此一来气氛更加诡异,接下来的五日二人竟一言未发,无论是彼此,还是对我。

“哦”她听到此处,急咳不已,齐嬷嬷上前拍抚她的后背,许久才缓和下来。

眼看她再无下文,我有些急切,起身陪着笑道:“行程急促,臣妾想去看看妹妹锦墨。”

齐嬷嬷在旁,目光撇过仍旧跪着的灵犀,一言不发。我终还是把她带来了,她无奈,却已是不能后悔。

她摇头苦笑:“还说什么怪罪,能来看哀家,已是比许多人还强些。”

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她愿意放手,我用一生感恩戴德。

挣扎悉嗦,呜呜之声,我腮畔有些微热,嘴角却有了一丝笑意。

“车里闷热,出去透透气吧。”我说的随意,灵犀却更加慌张,她拽住我的袖子:“娘娘,还是不要了。”

不知何时车已经停了,我小心翼翼的将窗帷掀开一角,却意外地看见灵犀与杜战在车前方并站着。

“此次来了,要待多久?”太皇太后起身,双目微赤,鼻音似有沉重。

轻轻俯身下拜,再没以往的惶恐。

“不错已是幸事,你的命要好过哀家。”她笑着,深吸口气接着说:“当年哀家与高祖夫妇数载都没有过“不错”,他是潦倒落魄,哀家是待价而沽,①虽得成亲,却忙于并肩携手,没有过闺帏之乐,这点你强过哀家,刘恆虽是年少,却是最知道疼人的时候。”

就像现在。

他低眸,却不说话,只是盯着我身后的素衣身影,若有所思。

齐嬷嬷用茜红纽着翠叶的茶花碗服侍太皇太后喝了些茶,慢慢的再用枕头倚在她的身后。

宫闱中取胜如何,朝堂上掌权又能如何,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抵不过青春易逝、红颜衰驰,耗尽心力到最后也只能早早归去。

我默然不语,锦墨还在建章宫么,守卫森严的建章宫我怎么才能去找她。

急驰五日,终见巍峨的长安城,那日离去时为萧清漪撒落的清蒙细雨已经不见,而如今我以代国王后的身份,以我从未想过的方式重新踏入天阙。

跪爬两步,伸手握住那枯瘦,“娘娘,奴婢去了代国八年,几经历险,虽未死,行动却如溺水,不曾好过,还望娘娘看在奴婢为您尽心尽力的份上,把锦墨赏给奴婢吧。”

历尽沧桑的她,成就霸业的她,掌控宫闱的她,慈母心怀的她,已是弥留。

那双微睁的双目比我想像的要有些精神,似乎因为见到了我,才变得烁跃。

我的心像被掏空了般,难道锦墨注定要死在此处么,泪已不听使唤的倾落,呼吸也有些艰难。

两个人用心相托的,却是最最关切的人。

长吁一声,“走吧。”灵犀默默点点头,随我登上马车。

两个月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亲人之间的厮杀,逼宫,两个月后却是如此不露痕迹,也许世间的事都该如此,过去了就当不曾发生,不必劳心劳力去寻就真相,毕竟那真相极其丑陋也会让人极其难堪。

“你来了。”此时的她已没那日的凌厉,慈笑着,如同看着远嫁回门的女儿。

灵犀显然也不曾预料杜战会问出这样的话,在他的语音断后许久没有反应。

一只刚毅的右臂挡在她的身前,坚决而疼惜

杜战说罢,疾步走到马车边:“既然娘娘已经用过了,就接着赶路吧,毕竟路远日短,儘早些起身比较好。”

红墙金瓦,熟悉而又陌生。不管如何,还是回来了。

灵犀有些哽咽,却没有低头去擦拭眼泪。

“哀家见你还知道在此时回宫探望,有些动容,无视你心中所想,但那不意味着你都能得逞,趁哀家还念你知孝,不要再说,刘恆还等你回去呢。”太皇太后又再次阖住了双眸,不再看我。

她是用着必死的心,却不是为着血缘亲情,太皇太后一生于她几次相负,几次失信,几次猜疑,她却仍能如此,不是愚忠,却是情深。

我身子一震,有些慌乱,依然笑着跪倒在地:“在太皇太后身边服侍是后宫众人的梦寐以求的,臣妾怎么会敢想将她带走,只是分别多年,思念甚重,想看看妹妹罢了,没有其它非分之想。”

爱屋及乌,她如是,我也如是。

“你不想把她带走?”太皇太后的面容仍是平静无波,犹带一丝笑意。那笑意有些纵容,怂恿着我犯错。

“倾其所有。”虽是真心话,却忐忑不安。

低头顺着灵犀準备的小凳走下马车,目及之处,乾净平和。

我点头,用力,慌乱。

夜近天明,我却无力站起,奋力一搏才求来的相见还是像我所想的落空,锦墨也许与我只是十丈之隔却是不能得见。

我轻嗽一声,杜战木然回神,低沉的说:“谢谢娘娘照抚,末将用过了。”

看来灵犀用尽了浑身的气力,杜战也是一丝没有躲让,不然以灵犀的瘦弱怎么可能伤他如此之重。

齐嬷嬷低头,递过丝帕,放低了声音道:“太皇太后并未想过以锦墨殉葬,他日如果万一太皇太后薨了,内宫作乱,老奴可保她生死,放她出宫,只要……”

话还是噎在了心里,轻轻笑着:“你不想透气么,一起来吧。”说把大掀开帘子,跳下马车,灵犀见阻止不住,她无奈也只得跟随下来,却是刻意以我掩住她的身形,绝断了杜战的视线。

齐嬷嬷匆忙拉出了我们,临至殿门前,我回身深望,忽明忽暗的宫灯下,大殿一片死寂,太皇太后是决意要锦墨陪她了。

不管为何他没有动手,却给了我一次生路,也能让我尽力去就锦墨性命,为此,他也该当这一拜。

马车在沉寂许久后,缓慢启动,就像是人的叹息,沉重而漫长。

我起身,无视齐嬷嬷警告的目光,一步步走到床榻边。

那沉重的人儿,依旧没有声音,只有斯拉斯拉的呼吸声,刺耳难听。

车声又起,灵犀却哭得无声无响。

闻言,我有些冰冷,杜战阿杜战,此事于你心,比灵犀还重么?

“刘恆如何?”恍惚间,竟是母亲询问出嫁远方的女儿,关切得让人羞涩。

杜战停住了马车,掀开帘子,迴避着灵犀的目光。

沉默之后还是沉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