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风生

上一章:第37章朝堂 下一章:第39章水起

努力加载中...

灵犀见劝我不动就再不言语。

他语意温暖低沉:“你总是为他人着想,可想过自身?”

那个传信的人应该是彭谡定的手下,停留在此也是为随时可以向京城稟明代国的动向,彭谡定也在赌么?他那日的话是在赌我会帮他策反?

我命奶娘在此服侍,起身回转承淑宫。

翌日刘恆依然起身上朝,见我坐陪在他身边一夜,只是默然凝视我片刻,起身离去。

刘恭一死,天下无数双眼睛都在觎视着京城的动静,如果此时吕氏有所动静,必然给了诸刘姓王一个大好的理由,不消五日,剑锋直指朝廷。

我垂首低眸,声音有些沙哑“太后娘娘,如果执意认为臣妾如此,臣妾也无话好说,何不就此绑了臣妾交给代王处置?”

灵犀不语,步步相随,没有一丝退意。

四周的窗格全部由黑色纱帷垂地挡严,空气中也瀰漫着哀伤。

我搀扶他躺下,轻声说:“代王不能不睡,现在是非常时期,您若是垮了代国怎么办?好生睡吧,臣妾在这儿陪您。”

我点头,为他解下外衣,“太后娘娘正在伤心之时,臣妾想,有孩子们的陪伴也许会好些。”

武儿受不了这里的沉闷气息,开始挣扎着啼哭起来。

殿门上的宫娥见状急急忙忙的跑下,满脸带着歉疚的笑,低声说道:“太后娘娘说了,谁都不想见,娘娘您还是先回吧。”

长叹一声,似在问自己:“她是恨我么?还是在恨汉宫?”

坐在榻上的刘恆有些怔然,细碎的胡碴让他显得苍老,见我进门,他抬眼望着我,赤红的双目中儘是痛楚和愧疚。我默默地坐在榻边,用手抚摸他的面颊。有些伤痛虽然明知,却是我不能触碰得到的地方,也许此时的他只需要有一个人陪在身旁即可,其余什么都不用做。

“娘娘这是要做什么?”灵犀见我大动干戈,有些费解。

“若是他日,兵戈相见,阵前需要用臣妾撒血祭祀,代王也不必再费今日这样的力气,顺了众臣的意思,臣妾无怨,只是要等到大业得成的一天,记得为臣妾立块碑文,也算是于国有功了。”我俯在他肩头,泪却已经涌出了。

我慢慢走进,她闻声张开双眼,见是我,冷眉骤蹙,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过身去。

内里传来一阵阵恸哭。

武儿仍在啼哭,我却抱他走到太后面前,“或许太后娘娘是希望臣妾此刻就死的,只是臣妾只想问一句,熙儿之死固然难过,难道他们就不是您的孙儿?”

灵犀沉默,而后一笑:“奴婢没听见。”

他苦涩一笑:“你倒是信得着本王,你可知道今日朝堂之上,本王几乎保你不住?”

刘恆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我,我亦温柔凝视着他。

馆陶和启儿依然卖力的摇晃着太后,太后的目光扫过他们俩的小脸,眼泪应声而落。

我轻声说:“太后娘娘,再进些东西吧。”

那宫娥畏缩抖了一下,我不理会她,依然抱着武儿迈步登上台阶。

我贴着他的面颊,心痛不已,此时他的他只是个寻常的父亲,揪住自己的愧疚不放,一味的自责,可是世间的事谁又能提前预料呢,即使真能预料,最想做最该做的也许应该是去挽救孩子的性命吧。

“能保你多久,本王都不知道,你还笑得出来?”他无奈的问。

刘恆深夜摆驾承淑宫,见我身着白色丧服,衣衫单薄的站在刺骨风中,一把拉过我的双手:“你把孩子都留在宁寿宫了?”

我轻笑一声,给启儿一个眼色,启儿见姐姐爬上去没事,他也爬到太后身边直往怀里钻:“祖母,还有启儿呢!”

宁寿宫前,我理所当然地被拒之门外。

灵犀依然不放心,前进一步说:“可是刚刚听太后娘娘的话,对娘娘您似乎异常的愤恨。”

“如果哀家死了,岂不遂你心意,何必再劝。”她的声音冰冷刺骨,伤人至深。

“想过,臣妾不过尽做人媳的本分,至于其他事,臣妾交给代王去想。”我幽幽的说,将手中的衣物叠好。

我坐在铜镜前,自己将散髮梳拢,只随手绾了个髻,命宫娥出去寻了桃树枝杈,削平插于发间,将大红的外衣褪掉,换上白色丧服,此时灵犀已经将三个孩子带到,我从奶娘怀中抱过武儿,命灵犀拉着馆陶和启儿,左右浅浅一笑说:“走吧,跟母后去见祖母。”

太后逼得更近,恨声道:“你以为你狐媚了恆儿,就能保全你的性命么?此时你如果敢出得代宫,怕是连尸骨都让人吃了去。”

强笑了笑:“臣妾惶恐,太后娘娘的安康才是代国上下的福分,臣妾怎么会那么想呢?”

紧紧攥住他的手,给他以沉稳的笑。

“她是他们的祖母,他们是她的孙儿,太后不会那么做。”虽说如此,我却也不敢确定。

我冷笑一声,低声轻问:“你认为你能拦得住本宫?”

我闪身,不理门上太监的话语执意闯入,灵犀也寻了个缝隙拉着两个孩子挤了进来。

启儿仍有些畏惧的退缩,馆陶却快步爬上床榻,搂抱着太后的颈项,说:“祖母,不要伤心,还有馆陶在这儿。”

她的话语如刀,一字字,一句句剜在我心。

一夜之间她老了许多,一张脸苍白若死,身形也变得佝偻。

我放下武儿,一把将启儿也抱上床榻,太后不耐厉声道:“这是做什么,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风渐渐大了,我如枝头瑟瑟摇晃的树叶,攀附眼前唯一的安全。风声啸过,衣裙飞扬,我站立于翩然白色当中,悲哀的笑着。

在那之前,也许杜战会胁迫刘恆,先用我的头颅划清与吕氏的界线,鼓舞铁血三军,想到这里我微微一窒,难道这也是彭谡定说我能改变代国的原因么,毕竟此时攸关自身,我也不得不助他。

一夜噩梦频频,惊醒数次,索性刘恆睡的还算安稳,我也能安下些心神。

我直直的看着她,惨然一笑:“那太后娘娘为何还不动手?”

两个孩子一缠一闹,化了些许伤痛,太后面容上虽然布满了不情愿,却没有立即抬手将他们推开。

刘恆又帮了我一次,在他自己也无法知道我是不是真兇时先选择相信我。

彭家一向以诗书礼仪闻名,彭越的耿介不私甚至连高祖也是头痛不已,满朝文武包括我祖父对他都是敬佩不已,不曾想子孙竟是这样,也许每个有才能的人都是渴望有乱世的,乱世可以成就帝王,乱世可以成就功臣,乱世可以成就一切可以成就的一切,却无法成就黎明百姓的安稳。乱世好么?成者王侯败者寇么?那谁又来可怜饱受战火的天下苍生?

我轻轻一笑,再不追问,回身进入内殿。

刘恆狠狠将我揽入胸怀,我彷彿能听见自己浑身的骨头咯咯作响。

沉重的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昏暗的殿内让我目不能视,良久才缓了,隐隐能看见一些事物。

我心有些微酸,轻轻将武儿放在太后身边,回身走到殿门外,抬手将门掩了。

不笑还能如何,我只是笑,不肯接他的话语。

薄太后躺卧在床榻上,右前方的小矶上布满了吃食,却不见动过的模样。

这是个风云诡谲变幻之时,两方已经剑拔弩张,水火无法相融,吕后会犯险么?我不得而知。不过杜战已经调齐了兵马,如果此时风起,刘恆必然与齐王连手,再小的胜算也要拼此一搏。

“你以为哀家不想么?哀家此时恨不得将你抽筋扒皮,挫骨扬灰。”后八个字用尽了太后全身的力气。

抬眸,看看初升起的太阳,微眯了眼睛,眼泪快速流下来。

我伸手,将武儿递过,太后扭头不理,双手僵持一会,我又将武儿抱回。

她仍想说些什么,我伸手将她拦住:“太后恨我是因为没有血缘,现在里面的四个人是骨肉相连,她不会因为恼我,杀了自己的亲生孙儿们。”此番话,安慰了灵犀也在安慰着自己忐忑的心。

我捶打僵硬的颈项,唤来灵犀。

夜薄凉如水,我却只想这么坐着,什么也不动,什么也不想。刘恆沉沉睡去,我悄然起身,漫步到窗前,窗外起风了,铺天盖地的飓风捲起的小石子敲打着窗上的白绫纸,扑扑作响,值夜的宫娥闻声慌乱起身去关外殿的门窗。我依旧站在那里,风起了,接下来该是场大雨了。

“本宫定是有本宫的主意,你莫要问这许多,赶快去吧。”我仍是不肯解释太多,只是推她快去。

是夜,我低声询问着灵犀:“你可听到代王怎么回答的太后?”

灵犀上前,担忧的问:“娘娘,您就不怕太后对郡主他们不利么?”

灵犀见我仍是昨日打扮,有些微怒,起身想要斥责值夜的宫娥,我拦住她,淡笑道:“本宫有用,不用更换衣衫,另外,你去把馆陶和启儿叫来,对了还有记得叫奶娘把武儿也抱来。”

说罢我低身为他褪去鞋袜,又拿过被子轻轻盖在他的身上。

“别以为哀家不知道你的想法,如今熙儿去了,你再也不用演戏给天下人看。”她翻身坐起,直贴在我的面前,我甚至能看清楚她昨夜骤升出的深壑面纹。

不愿惊动了他,我倚靠在榻边眯阖上双眼,好累,如果就此沉沉睡去再也不用醒来,该有多好。

回头唤来馆陶和启儿,他俩对祖母仍有些生疏,我低下身,轻轻对他们说:“熙儿哥哥去了,祖母很难过,你们去陪陪祖母。”

乌云仍然笼罩着代国,那场等候已久的暴雨仍未倾盆而下。寒风凛冽贯穿了屋子,我却不想关窗。

再无言语,彼此默默十指相扣,以体温传递给对方勇气。

“那又如何?臣妾此时不仍站在代王面前?”我故作轻鬆,笑着说。

我的心也痛,痛却是为刘恆如此神伤。也许本身少了至亲的血缘,心的距离也是远的,我可以喜爱熙儿,却没有像刘恆一样切肉削骨的痛。

头开始有些痛,如鼓捶怦怦敲击,我也是两夜不曾安睡了,觉得有些疲累,回头看看刘恆,他刚刚睡沉。我走到榻旁,褪去履袜,轻轻坐在他身旁,用手抚摸刘恆的眼眉,既然大家都在赌,那我也赌一把,我赌刘恆的心,生死就看他的了。

太后刚刚还是狠戾的眼眸中闪逝而过一丝慈爱。

刘恆把脸埋入我的颈窝,声音有些发抖,语气沉痛的让人跟着发颤:“熙儿前几日还曾央求本王,说讲学堂枯燥无味,想出去玩,本王答应他,等过两天和杜战带他出去狩猎,熙儿那时高兴跟什么似的,只是他到最后也没去成,如果那日本王就带他去了,他走的也会少些遗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