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策反

上一章:第35章六年 下一章:第37章朝堂

努力加载中...

刘恆明了,挥退了身边的宫娥内侍,一手弯于膝上肃声道:“少卿且说无妨,这里再无外人。”

他也是斜卧淡淡的笑着,熟悉的男子气息随着腰间的双臂将我包围。

“陈公慢走,本王不送了。”刘恆再次扬声送客。

彭谡定不曾预料我会如此激动,有些意外,答不出话,被刘恆唤了几声才回神。他低头拱手说:“少帝年幼,自然沉不住气,亲自跑去质问张太后,张太后只是一味哭着不语,这就更加印证了那妇人的说法,于是少帝哭闹不已,就惊动了太皇太后,她……”

彭谡定此刻方才放下心,转身抱手道:“这些年,太皇太后唯恐刘氏子孙反了,大肆分封吕家中人。此举早就破了高祖立下的“外姓不得封王”的禁令,她意昭昭,无非是想遏制诸王势力,唯恐诸王各自坐大。今日来看,少帝若夭,怕是风波会起,所以臣家父陈平派臣过来问句代王的话,是等是进?”

这番夸奖却让我心底陡升寒意,他对我究竟是怀疑还是相信?为何偏偏在此提起汉宫细作?

彭谡定百般无奈,只得起身告退。

格子窗外罩住的白纸有些灰濛蒙的亮,那亮有些清冷,寒意刺骨。不久晨曦就会笼罩代宫,那暖洋洋的金会驱散这些寒凉,我回视,抓紧刘恆的手,无声无息的笑了出来。

“其实无非是些家常,不过也有些要事。”我见他神色恼怒,说的小心翼翼。

彭谡定目视于我,深邃无底。他必是也记起了我,现在大概正在猜测着我如何到的代国。

思及至此,我恬笑着:“是该睡了,只怕以后的晚上都要睡不好了。”

这一句激起他不耐,敛去笑容,起身离开我的肩膀,将身体后靠在床榻冷冷说:“她来做什么?”

可是此时伫立在我面前的分明就是彭越之孙彭谡定,虽然我们离别之时尚且年幼,轮廓中却依稀可辨。霎那间我身后有些冷意,紧绷了面容。我不知刘恆为何叫我在此,难道他已看传了什么?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犹自呆愣,刘恆走至身边,伸手将我环住,柔声问:“你认识他?”

定睛端量,我有些惊讶,忐忑中身体也略往后靠了些。

昏黄宫灯摇晃了片片光影,宝座上的刘恆沉吟不语,面容上不见一丝表情。

心没有由来的一沉,我瞬间起身,服侍刘恆穿戴好衣物,我也寻极其平常的罩衣穿上。与刘恆来到外殿。

汉宫惊变,少帝危在旦夕。诸吕蠢蠢欲动,诸王陷于荆棘。这是一个循环的困局,动一个则触全部,现在就看谁忍不住先出手了。

其实求情遭拒是我意料之中,虽有遗憾却又难免自嘲。独宠之名已经落定,我又何必枉做好人,即便真的求成了,怕是周夫人也未必肯感谢我。

我笑着说:“武儿已经够省事的了,相对于启儿来说,他不知要好上多少。”

“所为何事?”刘恆探身向前,谨慎的问。

那彭越与我祖上本有些姻亲,祖上常有往来,彭越甚至还曾想将他孙与我结个儿女姻亲,互享荣光。所以此事一发,也让祖父有些黯然,甚至萌生了退出朝堂之意,无奈高祖不允,再三挽留,祖父只得留下。他觉得愧对彭家,就悄悄地派人去寻,希望可以有些遗落血脉带回来承祧彭氏宗祀,无奈那日吕氏派人下手奇快,一个孩童也不曾剩下,祖父苦苦寻觅多年后渺无音讯,悻悻作罢。

稳坐的刘恆微微一笑:“劳烦陈公替本王转告右相,此事本王不能前往。”

以我之心,必然不反。这些臣子教唆诸王造反其实另有心计,吕氏一族如果登台首遭其害的必然就是住在京城的先朝老臣们,吕家人会将他们收拾个乾净。这样一来才不会有人来做诸王的内应,除了内患。京城这些老臣之急远甚我们,所以才按捺不住惊恐,派了相信的人深夜赶至代国策反。

这些年来,吕太后唯恐刘氏子孙在自己身后绝灭吕氏一门,一直在拚命的为吕家谋划后路。除了分封自家子侄为王外,又将刘家诸王身边都配上了吕家女子。除刘恆外,哀王刘襄许以吕禄女,淮阳王刘友许以吕通女,梁王吕恢许以吕产女,燕王刘建许以吕通女。那些女子妖娆张扬,因出身吕氏而悍妒自傲,夫君稍有不满就愤然上书太皇太后,再由太皇太后逼迫诸王顺从,最后逼得刘氏子孙或愤而自尽,或被迫服毒,高祖子孙残败凋零,让同族兄弟不忍相看。如今更将刘氏所辖土地悉数分给了吕氏,怎么能不让诸王心寒?

我猛然回身,灿然笑道:“似有一面之缘,想来大概是在建章宫里见过。”

“那倒也不是,而是此时吕氏分封之地,北至燕,南至吴,吕氏将诸刘姓王围了个严实,其实他们早已经做好了準备,若是代王与他们动手必无胜算。不若先隐忍了,等他们无意时再行谋略,必然要比现在好上许多。”我斟酌着词句,依照对刘恆的了解缓缓说来。

不等我的心神回转,那人已经到了。

刘恆坐稳后递过眼神,那内侍领命,出去请人。

“你认为今日之事该如何处置?”刘恆对我与彭谡定的渊源并不深究,转身相问策反一事。

是他?彭谡定?

我顿时心头一暖,他将我也看作自己人。

我与刘恆互视一眼,惊动了吕太后,此事怕就大了。

“你又在笑什么,总是莫测的模样?”他轻声的问。

彭谡定压低了声音,用余光瞄着我说:“听闻是后宫有妇人教唆,告诉少帝得知,说少帝并非是太后张氏所生,早年自尽的王美人才是他的亲生母亲,而且还有风声说,王美人是被张太后逼死的。”

我因注视他而升起笑容仍未淡去,他却回身从床榻上拉起我。我不解蹙着眉头,他俯在我耳畔轻声相告:“这是要事。你只管与本王来。另外不用拘礼很多,只需穿上家常衣服即可。”

彭谡定又上前一步,悄声说:“少帝被太皇太后囚在永巷,三日前已断绝了米粮和清水。”

我脸一辣,嗔怪不语。

刘恆似乎也有所不信,再问道:“你可知为何?”

我呆愣一下,少帝?刘恭!恭儿!不可能。吕太后再毒辣,刘恭也是她的亲孙儿,怎么会下这样的狠手?

刘恆停止了手中一切动作,从榻上跃身而起。未着上衣的他,胸前紧实的肌肤在昏暗的烛光下清晰可见。此时的他再也不是当年的黑衣少年,臂膀挺扩,刚毅沉冷的他足够承担起一切纷争,我只需步步相随已可。

我默默无声的坐在宝座下手,余光打量着刘恆晦暗难辨的表情。

好个巧妙的回答,江山只要姓刘,谁都没办法反。

听到此处我已全然明了,彭氏果然还有后人,当日已被右相陈平收养。为躲避搜索自然隐埋了本来名姓,权当自己亲生儿子教导,所以彭谡定才会对汉宫内变如此清楚地了解。

“臣明白了,深夜探访,打扰了代王休息,望请代王恕罪。”彭谡定深思片刻,见刘恆似乎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只得先行告退。

我也起身,朝彭谡定深深一福,却是暗自为了祖父。

“如果你是汉宫派来的细作,本王怕早就死了几次仍不知晓呢!”他似是无意地笑道。

彭谡定深知自己这一番话足可以煽动代王刘恆,他扬起头,带着自信的笑容,等候着刘恆的应允。

彭谡定依旧娓娓说着:“太皇太后顾念祖孙之情,原本只想将少帝软禁教育,谁知被禁的少帝仍旧不知惧怕,口中仍是不停的叫嚷,说来日要杀了张太后为自己亲生母亲报仇,这话传到了太皇太后耳朵里自然惹她动怒,于是就下了命令,将少帝幽闭永巷,不给进食了。”

刘恆侧目看我,眼底儘是讚赏之色。

“为何?”彭谡定显然不曾预料刘恆会忍得下这口气,对刘恆的回答捉摸不定。

更漏沙沙,僵持下的几人,谁都没再有只言片语。

也许他真的相信了我。

见我难过,刘恆轻声问:“漪房,你可要休息?”

“吕家都分封了什么人?”刘恆在上低沉的问。

坚实挺拔的身躯紧贴着我,温热的气息也喷在我的耳畔,他的手滑进我的内裳,揉过胸前。我情不住有些微喘,却不肯回头,眼底渐渐升起了迷离,长吸口凉气,刚欲嘤咛出声,门外却有内侍的通稟声响起。

“这么说你也不赞同本王立刻反了?你是因为担忧诸王兵弱没得胜算么?”刘恆微笑着,静静等着我的回答。

“你倒是该担心自己,本王看着你又瘦了些,身子总是弱弱的,可是武儿劳你太多?明日叫奶娘带了去。”刘恆停顿片刻,关切着问。

刘恆低头沉笑:“臣惟君命是从,君要臣死臣亦不得反抗,更何况如今大汉仍旧在刘氏手中。少帝后事如何,本王暂且拭目相看,所以本王不会反了刘家自己的江山。”

我长叹一声。静静躺在他的身侧。

刘少帝恭虽然性命危在旦夕,却不知吕太后下步做出怎样打算,如果吕太后再立个刘氏子孙称帝,诸王就没了藉口,起不成兵。如果她立了吕氏子孙,诸王虽然有了藉口,却被吕氏先行操控了京城,难以施展。所以这场仗打与不打都极其危急。

刘恆收紧环在我腰的双臂,轻俯在我耳畔,柔声说:“那就自己注意将养些,摸着总是一把骨头的。”

“如果是为周氏的事就不用说了。”刘恆闭眼假寐。

周氏初入宫时颇得薄太后的喜欢,但因为刘恆总不召幸,心便慌了,偷偷的将此事告诉了母亲。偏拿周夫人又不是个省事的,寻了个蛊方,说压在枕下可得代王喜爱。这本是术士荒谬的方子,岂料这两个毫无见识的女子竟把此事儿做了,怎知后宫之中到处是有心人,知晓后告密到代王那里。震怒后派人去查,与周氏宫中抓个现行。巫蛊之事正是宫中大忌,刘恆想因此重罚周氏一门,被我苦苦拦住,最终只将周氏幽闭,并没有牵连周氏父子,周夫人见未迁怒以为此事有缓,所以今日又进宫来求我。

血色从苍白的脸上慢慢退去,我的眼底蕴含着泪水。可怜的嫣儿,自从恭儿交由她扶养,她竭尽全力做到一切母亲该做的事,刘恭于她虽不是亲生孩子却比亲生的孩子还要用心。此时发生的一切,最难过的人应该就是嫣儿了。眼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如此仇恨自己该是怎样的心如刀绞阿?而最为痛苦的莫过吕太后决意要了恭儿的命她却不能求情,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刘恭活活饿死在永巷。想到此处我浑身颤慄,那个粉粉的娃娃就这样饿死了么?

所幸彭家仍有后人,也算是圆了祖父一生未了的心愿。

我一时有些控制不住,猛然站立急声说:“那也不至为此断送了少帝性命阿?”

“吕台为吕王,吕产为梁王,吕禄为赵王,吕通为燕王,樊哙之妻和太皇太后之妹为临光侯。”彭谡定的回答让刘恆和我都深吸一口凉气。

反了,出师无名,不反,坐以待毙。

“陈公千里前来,又在深夜求见可有什么要事?”刘恆在上的问话,打断了彭谡定的思索。

我笑得勉强:“不必,臣妾只是可怜少帝,有些难以自持。还记得臣妾在汉宫时曾与少帝见过几次,他也是个让人怜爱的孩子呢,怎地……”说到此处,眼泪有些隐忍不住,哽咽得再说不下去。

“宫里生变了。”寥寥几字,听的人无不心惊肉跳。

彭谡定对刘恆俯身叩首,却不料我也在场,只得回身又与我参拜。他起身抬头时眉目之间有些迟疑,他怔怔的站在原地想了许久,却不敢相认。

“本王会命人连夜送陈公出城。”刘恆也不挽留,起身站起,连礼都未还。

我抿嘴,笑而不答,他见我不说,惩罚般埋首在我颈项肆意的轻咬,一阵酥麻微痒让我几乎招架不住,只得告饶,“好了,嫔妾说还不成,周夫人今天来过。”

“启稟代王,陈少卿求见。”那内侍显然也是知道此时打扰会惹怒了代王,声音有些害怕的颤抖。

我故作不知,将手递给他。他轻轻挽起我的手臂温柔凝视着:“睡罢!天都快亮了,明日启儿他们又要劳累你了。”

彭谡定忙回头,躬身低声说道:“臣今日前来确有要事,不过……”他的目光环顾一下周围随侍的宫人。

夜深露凉,纱帘轻轻飞扬。我披散着发,横俯在刘恆的胸口,懒散惬意,嘴边的笑容灿如星辰。

我略略正色,躬身道:“臣妾认为代王做得甚好。”

高祖十年,鉅鹿郡郡守陈涉谋反,高祖亲自率兵前往平定叛乱,那时吕后留守长安汉宫,听说淮阴侯韩信阴谋诈赦诸官徙奴準备发兵策应陈涉,是我祖父为吕后出的主意,诓骗韩信入宫后再将其处死,同时夷平韩信三族。这边得手后,那边高祖方可迎击陈涉。路过邯郸时,向梁王彭越徵兵。彭越称病不往,惹怒高祖。只是苦于眼前战事,他只好先行平定。陈涉刚刚被平,彭越就被记恨在心的高祖贬为庶人,迁徙蜀地。而后吕后唯恐遗留祸害,竟千里派人传旨,命当地接待官吏当场灭杀彭氏一族。

刘恆知我意思,将我紧紧揽入怀中。

“怎么了?”刘恆的唇还不曾远离,下颌依旧摩挲在我脸旁,此刻低低的声音传出让人听着心沉。

这里是王后宫,莫要说外男,连至亲亲人想要觐见仍需白日备案。来人究竟是何人,刘恆会深夜会晤,甚至肯为他省却了诸多的礼节,独与王后和他相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