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六年

上一章:第34章王后 下一章:第36章策反

努力加载中...

少帝八年初时我常常在想。

六年过去了,发生的事却不多,用启儿的手指扳起来数,也是能数出来的。

再说不出安慰的话语,只能无声的陪她静坐。

可是此时刘恆的语气中却似另有别意,我急忙的问:“杜将军如何作答?”

刘恆无奈的笑,悄悄靠近我,轻声在耳畔说的:“那今晚,本王试试。”

也许以我们的身份本就不该爱上代国的男人,他们从不肯完全相信我们,我们也总想尽了办法暗自隐瞒着他们诸多隐情,这来来往往中彼此都受到了伤害,最好的做法无非大家都死了心,就不会再痛。

我不解的看着刘恆,他亦拧眉看着我,谁也说不出话来。

我淡笑,看着他举起这个,皱皱眉头,“轻了?”

刘恆笑着回身,凝神看我,戏谑道:“他们本王或许不记得,至于你本王却是记得的,要不要也来试试?”

嫖儿听见有吃的,又是难见的水晶糕,勉强挣扎了一下,乖乖的躺在我的怀中随意让我抚摸。

我招手给灵犀,她明白,拉过馆陶和熙儿向我奔了回来,一路上欢笑不停,还远处时就能听见馆陶和熙儿呼呼的喘气声。

“走罢!我们回去做水晶糕去。”我左右拉起嫖儿和启儿,笑着登上等候已久的车辇。

“代王什么时候来的?为何不叫人通稟了臣妾,好早些回来?”我笑意盈盈,缓步走到他身边。

一阵暖风吹过,漫天的桃花簌簌的飘落,红雨飞舞之处,人人身上沾染点点嫣红。我笑坐在绯红花雨中,看着远处的孩子们,一丝笑意噙在嘴角。

蹙眉沉吟许久,思索着如何不要伤到她,还能给她以安慰的话,轻声长叹道:“你也不必如此,你们明明都是相互有情意的,这点你我都知,今日何必如此负气?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即便是在汉宫服役也该是出宫嫁人的年纪了。若是你们有情,管他那么许多?他现在许是闹些彆扭,本宫就让代王赐婚,他必须娶你过门。虽说是迫于皇命难违,毕竟你俩是有情意的,婚后想来也是美满的,你说呢?”

馆陶当然不依,仍是晃动我的胳膊撒娇。我冷冷敛起笑,严肃对她:“嫖儿告诉母后,是哥哥大,还是你大?”

嫖儿怄气,避开我的手,扭头不看我,怒意布满小脸。

笑而不语,为他端正好衣襟,抚平胸前的褶皱。

六年有多长?

我连忙闪躲开去:羞道“孩子们都在。”他顺着我的眼神望去,嫖儿和启儿都扬着小脸茫然的看着我俩呵呵的笑着。

薄太后为了与我较劲,逼得熙儿很紧,不过八岁的孩子,却要从凌晨起床开始背书。熙儿年幼常常困顿,不停的以头碰书,服侍的宫人见此也会心生怜惜,唯独薄太后却是不管,只是一味的硬逼。

馆陶从未受过我如此训斥,几句下来,小脸已经扭成一团,放声哭了起来。

灵犀站在一旁笑道:“郡主过来,奴婢给你擦。”

我回身,依旧擦着熙儿脸上的汗水。那汗珠儿晶莹耀眼,有些眩目,让人心神不宁。低头想想,笑着对他说:“世子出来很久了,怕是太后娘娘也该急了,母后叫灵犀姑姑把你送回去好不好?”

剎那间,脸畔有些微热,笑道:“臣妾不信,代王莫要唬弄臣妾。”

承淑宫外,意外看见代王的盘龙车辇,还有满地跪倒的内侍宫娥。

刘恆长叹一声,踌躇片刻,直接说道:“上次你托本王的事情,本王和杜战提过了。”

“母后!母后!你看,这是灵犀姑姑给我们做的风车。”启儿笑着,踉跄的奔向我。

我心酸的一笑:“乖,让母后看看,看完了母后就给嫖儿做水晶糕吃。”

刘恆有些默然,无声的看着跪倒在脚边的灵犀,又抬眼看我。我满目怜惜的盯着地面上的她,搜刮了肠肚却说不出什么。

他迈前一步:“那本王…”

一番话让我唏嘘不已,灵犀这是变着法子宽慰我心,哪个适龄女子肯捨弃自己爱人愿意长留宫中的?如此看来杜战此次确实伤了灵犀的心。

“可是……”我还想辩解说些什么,身后却传来灵犀低沉的声音。

又拿出棉帕为熙儿擦拭汗水,馆陶见状不依,不停的晃动我的胳膊:“母后,嫖儿也要,嫖儿也有,你看!”说罢还把小脸贴近我,让我查看汗水。

“那灵犀姑姑有没有给熙儿哥哥也做一个?”我笑着,伸手摩挲着他的头顶,拿过帕子给他擦拭额上汗水。

刘恆说到此处有些为难的看着我,轻嗽一声,说:“他说,他对灵犀实属无意,并且他此生并无成亲想法”

熙儿无奈的点点头,紧紧咬住下唇,任灵犀拉了小手随之去了。缓慢离去的背影中间或会有几次回头,依依不捨的看着站立在我身边的馆陶和启儿。

“她去送熙儿了,熙儿刚刚与馆陶玩耍来着,臣妾看时候不早了就命灵犀把熙儿送回宁寿宫去了。怎么了?”我有些不解,徐徐解释道。

今年灵犀已经二十五岁,我本无意耽误她的年华,却因孩子众多她总不肯离去。那杜战也是奇怪,三十几岁却仍是未娶,身边连个侍妾也是没有。我以为他们之间也许早已暗生情愫,许是杜战等候灵犀出宫也有可能,遂跟刘恆提及此事,恳请刘恆做个媒人,将灵犀许配给杜战。如果杜战同意,我愿收灵犀为妹妹,封以安平郡主,为杜家也算增添不少的荣耀。

我知道他是在为灵犀保全了颜面,没有深说其它。我抬手将灵犀搀起,又按住她和我并坐于榻上,另吩咐了奶娘带走了孩子们。

如果当日……当日没了启儿我该怎么办?那时我从未想过,却在过后这六年不停的想。我知道即使明知会失去了他,我仍会选择去册封大典,现在的我再也无法想八年前那样淡薄,性命保靠比任何事都重要。所幸老天对我仍有些眷顾,我不曾失去。

我们带熙儿出来,时刻提防我的薄太后必然是不放心的,四周监视的人就躲在树后,灰绿色的衣角多远就能看见。刚刚那幕是我不得不做给他们看罢了,无奈嫖儿年纪尚小,不能领会我的深意。

看着熙儿的小脸,我沉吟不语,薄太后好强惯了,本是一番好意,却不知如此下去会把弦绷断,以往刘恆承受下来只是意外,熙儿年纪幼小也许未必能够全盘接受,若来日有了问题才哭,怕是晚了。

灵犀瘦削得双肩有些抖动,抬起头来眼底含泪说:“娘娘也不用这样说,奴婢服侍娘娘都是自愿的,如今即便是他愿意了,奴婢也是不愿的,莫要为此伤了娘娘的心。”

灵犀和熙儿的身影隐隐不见,我方一把将馆陶抱过来,抚摸着她粉嫩的小脸:“嫖儿还气么?过来给母后看看。”

见此我有些慼慼然,“他这样,许是为猜疑本宫所故,看来本宫耽误你了。”

我伸手摀住她的嘴,道:“莫说这样的傻话,你不嫁了难道本宫就高兴了?”

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去整人?我敢豁出去用他来诊治也无非是两个目的,一来事情非同小可,刘恆在此坐镇,他必不敢有其它举动,警告了他也能稳住他身后的人。二来如不是那次他存心隐瞒,他的医术却是御医堂中所有人中最好,我想保住孩子也必须得由他来医治。

这样回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一时间呆愣在原地。明明这六年来我与刘恆都看在眼里,且不说灵犀自是对他一片痴情,单看杜战也是对灵犀有感情的。否则三年前怎会在我试探着要将灵犀许配光禄大夫周向尧之子时,他会一扫往日沉稳镇定,赫然起身离场?后来还有耳目报说,那晚他独自饮酒,醉卧后用剑砍碎了桌子,桌子碎片上居然刻有灵犀的名字,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么?

刘恆闻声回头,眼眸中满是笑意:“本王只是想过来看看武儿,一会还有朝事要办,顺脚而已。”

想起那日的慌乱我仍是想笑,张御医惊恐的表情依然清楚地落在脑海。刘恆的异常暴怒,让他为我诊断的手指抖如筛糠,最后竟搭错了脉。代王见他无用,狠心下了命令,若是此次不能救得了我,他会用全御医堂的人和张御医的家人做我的陪葬。如此一来,那老头更是老泪纵横,最后时刻甚至连裤子都尿湿了。

我微笑着进入内殿,正看见他伫立在床榻边出神。

“那母后先给哥哥擦错了么?”我依旧严肃看她,声音低沉可怕。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代王都已经几个月没见我们母子了,可还记得他们是重了还是轻了?”

那憨厚妇人点头答道:“吃过了,刚刚睡着,代王就过来了。”

她见我绷起了脸,有些害怕,退了一步喃喃道:“哥哥大。”

“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在这儿守着罢!”刘恆沉声道,掀前襟迈步走出殿门,无声的离去。

对,启儿。那个险些害我不能登上后位的孩子,最后还是保住了,如今他最喜欢的是缠着灵犀姑姑和他玩耍。

为难了半晌我狠下心,仍笑着说:“祖母也是为熙儿好,熙儿千万记得不要怨恨祖母,哪天若是想玩儿的时候,叫人过来说声,母后派灵犀姑姑去接你。只是今天实在是久了,还是回去宁寿宫罢!”

每次灵犀提及此处都会笑的前仰后合,迭声戏谑说我整他整得痛快,我也是随着她的言语发笑,心中却别有些苦意。

未曾料到她站在身后,我们的对话没有半点避讳,却被她听了个全部。

虽是这么说,心底却有些凄惶,真能死了心么?心都死了,人还能活么?

他有些躲闪,抿了小嘴低头踢着脚下的石子,说:“母后这里玩的开心,祖母那里总是让我背书。我不喜欢,又记不住。我就喜欢玩刀,但祖母很不欢喜。”

此时刘恆已被嫖儿和启儿团团围住,两人叫闹着让他抱。他无奈以手抵唇做嘘声,低低的说:“你们都轻些好么?父王每个都抱,但是别吵醒弟弟。”

“奴婢不用代王和王后娘娘劳神了,奴婢顾念小主们,今生都不会出宫的。”说罢跪倒叩首,怦怦作响,然后就俯身在地不肯起来。

熙儿依旧在薄太后身边教养,我却意外地得到了启儿的教养机会。也许薄太后心中别有打算,毕竟启儿也是个烫手山芋,如果在宁寿宫那里教养,有了不测她也难辞其咎。不如就这样罢,各自顾着各自的,相安无事最好。

“你回来了,灵犀呢?”他见我身后无人,问道。

奶娘在旁站起,从榻上抱起熟睡中的武儿,我走到旁边轻声问她:“武儿可吃了么?”

又抱起那个,眉头舒展,“重了?”

虽已贵为国母,我却依然遵循着杜王后从前的生活起居习惯,每日只用些粗茶淡饭,连给孩子们吃的点心做的也都粗食。水晶糕本是馆陶的最爱,却因需要芋头菱角粉和精细的糯米粉不常做,此时用它来诱惑嫖儿,心里着实有些难受。

启儿扬起红扑扑的小脸含糊不清的说道,“熙儿哥哥不喜欢风车,他说他要玩刀,灵犀姑姑就把那个给姐姐了。”

她低头不语,只是揉搓着衣角。

灵犀惨然一笑:“他对奴婢何来的情意,不过是奴婢自己不争气罢了,不怨其它。娘娘,奴婢在这儿诚心诚意的跟您发个誓,奴婢终生不嫁,一辈子守着娘娘和小主。”

灵犀连忙拉过她柔声安抚,轻拍她的脊背,又用帕子一下一下蘸拭小脸上的泪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