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探病

上一章:第29章託孤 下一章:第31章寿辰

努力加载中...

永安公诰命夫人是由光禄大夫夫人搀扶进来的,白髮苍苍下,颤颤的拄着枴杖,举步维艰。

哦?原来为此。那日刘恆为了让周岭好生安心养病,别再闹事,只说如果再次寻死就地满门抄斩,过后他却忘记了该收回的禁令,惹了太多的谣言,可见君无戏言,只一句话就让朝野上下显现了本色。想来现在周家的日子并不好过,这对婆媳也是实在被逼到无可奈何才胆颤心惊的瞒过了周岭进宫来问我句实话。

灵犀命人在宫外準备了车辇,我起身与灵犀登上车辇出宫。

我出神片刻,起身走到周夫人面前伫立,冷笑着看她:“夫人说的很好,嫔妾的回答果然都在周夫人的算计当中,既然你已知道无用,还进宫来做什么?”

周老夫人面容尴尬的笑答:“老身惶恐,我家老爷身子骨硬朗,一点小事怎能劳烦代王和娘娘惦念,如今老身和媳妇进宫探望娘娘的事,还请娘娘不要与别人声张。”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咣噹噹,中门尽开,周老夫人由光禄大夫周向尧和夫人搀扶着,率领家中老小,奴僕几十人悉数出门奉迎。我与灵犀后退几步留给他们一些地方大礼跪拜。

“还有几家?”我皱着眉头,疲累的睁开眼,回头问她。至那次无意中从旁人口中知道了他们对我的猜测,就强迫自己不管是否乐意也必须全部接待来访命妇,生怕一个失神,会刺激到此时杜战紧绷的神经,对我与馆陶不利。

灵犀见他惊慌失措的样子禁不住掩嘴大笑,我拍落她的手,她立刻敛了笑容,满面严肃轻声说:“娘娘也不必亲自前来,太给那老匹夫面子了。”

我站着受礼,等她礼毕时也一把搀住:“光禄大夫夫人又何必拘这些表面功夫,嫔妾烦劳夫人了。”

对世子的抚养带给我无尽的好处。种种迹象都让外至文武百官,内至宫娥内侍明晓了谁有可能是最后的胜利者,所以他们开始企图极力弥补自己当日所犯的错误,表现出对我的无比忠心。百官因身处在外,不得回城,唯恐自己的奉承落于人后,急急的叫各家命妇进宫探听我的口风,一时间聆清殿门庭热闹如市集,马踏春风,荣光无限。

翌日,周相随子周向尧披星前往城外行宫,刘恆早已得到我的快马密报,亲自率百官出宫奉迎,感动得周氏父子涕泪横流。而城中百官家眷也都纷纷暗自里给自家的老爷稟报,周家此时怕是又要复起,就连聆清殿窦夫人都亲自到周府探病。至此再无对周家踩踏之人,我的心也因此放下不少。

我一手挽扶起颤慄中的周老夫人,轻声地说:“老夫人且先回府罢,一会儿这里怕是还有别人来,人多嘴杂难免乱舌。今日之事您也不必告诉永安公。”

我叹了口气:“张扬就张扬罢,毕竟现在代王还得用着他们。”

周向尧见我震怒,吓得有些手足无措。

“老夫人也不必为这些小事担忧,此事本宫心里自然有数。今天前来咱们就话些家常,不说其它。”我安慰她说。

低头想了想,这事颇为棘手。如果只是在这里轻易答覆了她们,于周家未必能够得益,不如……,我淡然笑笑:“周夫人请起身。说到底,这事毕竟是朝堂上的事,而嫔妾身处内宫,实在无能无力。不如待嫔妾问过了代王再与你们相告如何?”

一时间殿内空蕩蕩的寂静,没有半分声响,冷得人心惊。

我闭上双眼,疲倦的倚在榻上,不理会她的问话,最后叮嘱道:“记得再拿顶帽纱。”

周夫人当然对此话难以认同,她认为我是在推托,只不过是换个法子想治周家于死地,却还要卖个人情给她。她抬起双眸,冷冷的说:“娘娘莫要推托,如今您的影响代国内外无人不知,就连代王也是听由您说了算!如果娘娘不肯为妾身公公、外子说句话妾身也不敢勉强,只是不要唬弄我们一介愚蠢妇人。”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带着愤然,拂袖起身。

这些人也太不成个样子,专营投机到不顾长幼尊卑,尤其是左长侍夫人竟避过杜王后直接来聆清殿,果然是一味捧高踩低的小人行径。

终于逼他说了话,我强压住心中的笑意,冷冷的说:“嫔妾自然是要回的不劳周相费心,只是嫔妾在这里还想提醒周相一句:你一人如此,我之幸也;你一家如此,谁之幸也?”

他抬起头时金纱随风拂过,似得见我面容,唬得他涨红了脸庞,再次低头叩拜谢罪。

我欠欠身:“周大夫说的哪里话来,嫔妾也不过是听从了代王的吩咐前来探望周相,代王如今身处城外不便前来,所以委託嫔妾,一定要前来安慰周相,好生养病。代王还让嫔妾传话给周相,说代王还在朝堂上等着他共议朝政呢!”

我抿嘴一笑,果然如此。周岭为人刚正不阿,个性又极其倔强。想他在修建陵寝事上被刘恆拂了面子,一意认为刘恆该登门赔礼,不肯服软。如今看来周氏婆媳应该是背着他来的,所以才会如此谨慎。

我低头吩咐灵犀道:“还有那些随身带来的滋补药品,都去取来拿给周大夫。”灵犀答应一声转身去拿,屋中只剩我与周氏父子。

众人阻拦不住,周向尧只得挥退了陪同随我一起进入内室。

说罢起身,看也不看一眼,拂袖离去。

我抿嘴笑着,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居然是连撒谎也不会,眼睛因紧张而频频眨动,一缕墨髯更是随着心虚颤动不已,我想就连灵犀也能看出他说的不是实情。更何况这屋子门窗紧闭,内里却是一丝药味也无,床榻边也不见摆放药碗的小矶,最可笑的就是假寐的周相呼吸实在是紊乱,完全不是睡着后的酣然模样。

灵犀取来药品,迎面见我怒沖沖直奔她来,她登时将药品扔给身旁站立的周家侍女,搀扶我出门。

我让灵犀搀扶周老夫人起身,又笑着对周向尧说:“都起来罢,不必拘礼”

我低声命赶车的内侍将车马绕城一週,能多缓慢就要多缓慢。

我淡笑,拂袖挥退了準备上前通传的小内侍,自己直接上前抬手叩门。

我坐在上位,端看下方婆媳二人,她二人只互相看了看,却是低头,谁也不肯先行开言。

灵犀不解,问:“娘娘现在是要出宫么?”

宫门上的侍卫见聆清殿的小内侍坐在车外,也不敢拦,畏缩着放行。

直至申时才回了宫,安然休息,但听来日的好消息。

周夫人终于还是忍耐不住,看了一眼婆婆又低头思索一番,一个咬牙起步上前,重重的跪倒在地,叩首后道:“妾身让娘娘笑话了,只是如今也顾不得许多,如今公公久病不朝,外间坊里都是议论纷纷,说周家得罪代王,怕是不久矣,妾身外子也倍受此谣言困扰,无所适从。人家都说娘娘能决定生死,今日妾身与婆婆进宫就是为了和娘娘讨句实话,与性命是否无忧?”

“娘娘,要不然就先回内殿歇歇,这些天您也太累了些。”灵犀见我已经斜靠在座塌上打盹,一双倦意十足的眼眸强睁又闭,悄悄上前劝我休息。

我满意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不错,很符合我的身份,这些服饰还是我荣升夫人时汉宫所赏,捐献时碍于皇命不敢擅自作主,如今却派上了用场。

我也悄声答她:“说来他也是为我才变得这样,论理本应如此,不给上些许面子,他不就白碰了头?”

“等等!你让另外两位先去杜王后那探病罢!”我唤住她又补了一句话。

每日间迎来送往,我难免有些倦了,又因为熙儿和嫖儿两个尚且幼小,常被来往的人群惊吓,每日啼哭闹腾个不停,于是把心一横,索性做出后宫之主的样子,冷言婉拒众人,告诫他们不要再打扰世子休息,需给他留份清静。不料想此番话不但没有起到太多阻吓作用,反而更加印证了世人诸多猜想,如今挟天子以令诸侯助长了我的气焰,跋扈的容不得其它。

灵犀阴面送客完毕,进入内殿问我:“就这么让她们走了不成,那周氏也忒胆大了些,竟敢指责起娘娘的不是来了。”

大红轧边火狐狸毛出风的披麾,内着百尾团花的罩服,千层水褶敝膝摆裙上密密的用金丝线绣着万福不到头的花纹。头插五对朝凤金钗,垂着金银丝络,外面又卡住帽圈,面前蕩着金色薄纱。

我忙忙起身,先对她深施一礼,又起身去为她们整理座椅,那婆媳看了,惊的说不出话,面面相觑,顿在那里进退不是。

最后一句我声音拖长,内里周相却是依旧不动。

周向尧连忙称是,一味的笑,欣喜雀跃之情溢于言表。

我笑着,上前搀扶周夫人的臂弯说:“老夫人莫要奇怪,嫔妾一直敬重永安公刚正不阿,为代国尽心尽力,公务从不苟怠。无奈宫中内外有别,不得有这个机会表示钦佩之情,如今见了夫人就由心而行,您受了也是一样的。”

我淡笑,说着其它:“现在去弄身行头罢,挑个穿着像点样的。”

等几番礼毕,我才淡笑着上前,见过周向尧:“嫔妾与光禄大夫有礼了”

伸出纤纤手指,硕大的九纹钮结凤环带于左手,双腕上还各带着掐丝穿玛瑙的钏子。

周老夫人富态的面庞上老泪纵横,口中仍喏喏着:“只是娘娘……”

侧眼睨看偶尔过路的车马,我刻意站在明显之处,对于他们的跪拜也不上前搀扶,尽显威仪。

周老夫人见此,抖着身子下跪,满鬓银丝的她拚命叩头,嘴里迭声告罪:“娘娘息怒,娘娘息怒,媳妇不懂事,老身替她给您赔罪了!”

那门子听罢了名头登时软了双腿,抖动的声音变得刺耳尖利:“等……等着。”回身连门都忘记了关,一溜烟儿的跑进去通报。

此时病榻上,永安公周岭闭目横卧,锦被蒙头背向于我,拒绝之意身替嘴言。

光禄大夫夫人见婆婆已经被我搀扶着坐下,她却执意与我拜礼,三叩,九拜,做的中规中矩,一丝一毫也不曾缩减。

远远的就看见左小门外停着两辆妇人所乘坐的华盖车,看来她们婆媳也刚刚回到府邸。

她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逞一时痛快过早的把底牌亮出,咬了自己的舌头。她的心思也算聪慧,如今的失言看来还是心神不稳关切则乱的缘故。

此时的我,周身上下尽显天家气派。

角门吱呀一声打开,探出个门上的小厮,他见眼前只有两个女子站立刚想张口喝退,抬眼却又看见我们身后停靠的七尾拂扇凤辇,张开的嘴就再没发出声音,我浅浅笑着,盈盈出声:“劳烦跟你家相爷通稟一声,就说门上有聆清殿窦氏求见。”

周老夫人闻言,回头张望着我,我对周氏的狠毒恶言并不恼怒,只微笑点头,挥了挥手,让灵犀送客。

“只怕他得了娘娘的面子,以后更张扬。”灵犀深知我意,想的也和我一样。

我摇摇头,勉力自己将痠痛的身子坐直了,让灵犀有请永安公诰命夫人和光禄大夫夫人。她们是婆媳两人,永安公周岭至上次碰柱欲死后再不早朝,刘恆念他年事已高,也不强求随他去了,如今他的夫人竟然也来探望我,实在有些让人揣测不透究竟是为了什么。

周向尧身后的夫人面容万分惊恐,似有无限担忧,紧张得僵硬了举止,我摇曳走到她身边轻轻掀起帽纱,别有深意的撇了她一眼冷笑,她见我这样,身形晃了晃,险些哭出声来,身旁的侍女连忙上前搀扶,看着她泛白的面孔,我将帽纱放下,笑着入内。

周老夫人见状忙唤来儿子媳妇想要起身恭送,我驻足回身,恬笑道:“周老夫人不用送了,嫔妾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到,明日如果周相想要早朝,请他务必起早。城外寒慎露重,记得让周相多穿些衣服。嫔妾这里告退了。”

免去了诸多虚伪麻烦的客套,我执意先进入内室,探望永安公病情。

轻笑一声:“永安公身体可好?代王一直想去亲自探望,无奈朝事繁忙总脱不开身,错过了就耽搁下来,还请永安公能够见谅。”

她看看手中的名帖,叹了口气说:“偏殿还侯着永安公诰命夫人,她偕光禄大夫周向尧夫人一同觐见娘娘,另有左长侍王冀夫人和司祭黄远棣大夫夫人也已等候多时了。既然娘娘困顿,不如让她们明日再来?”

周夫人上前,将我手中周老妇人的胳膊夺下,全心搀扶着,低声对婆婆说:“母亲莫要再与她说上其它,她是不会帮我们的。”

我搀扶着灵犀登上车辇,起身回宫。又命车马绕城一週,又是能多缓慢就多缓慢。

周向尧面带凝重,此时他已经彻底明了我此行的目的,眼底浮升无尽感激之情。

灵犀答应一声,出去传了我的旨意。随后先由那两婆媳觐见。

我摆摆手,笑着说:“回罢!别的就不用再说了。”

我听罢,面无表情,灵犀则在一旁大声断喝:“大胆,还不跪下?这里岂是容你撒泼的地方么?”

我命人搬来条凳,端坐在床榻外侧,也是不语,如此僵持又过了许久。周向尧怕我难堪,想要上前唤醒父亲。我摆摆手,他满脸歉意的说:“臣还请娘娘恕罪,家父卧床许久,不曾想娘娘驾临,怠慢了娘娘。”

我将身子靠在椅被,猛然拍案提高声调:“周相!好歹今日嫔妾也是替代王前来探病,你也不醒么?”

只听内里传来冷哼了一声,“老臣承受不起。娘娘还是请回罢!“

又是一番谦卑礼让,她也小心谨慎随婆婆坐下。

此时周氏婆媳满怀的心事,嘴上只是嗯啊答应,却不主动与我说笑,我搜刮了肚子里的话头,只是片刻都被她们冷掉,无奈之下,我只得深坐,再也不肯搭言,端看她们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绕了近一个时辰,最后才嶙嶙停靠在永安公府邸外,灵犀仔细搀扶我下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