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信任

上一章:第19章中秋 下一章:第21章殇逝

努力加载中...

“娘娘,夜深了,今夜似乎还有雷雨,娘娘早些睡罢。”她看我仍在出神,不放下那枚棋子,轻轻说。

将头转过,勉力开口:“您不该来。”在得悉喜讯之日,夫君离开去往别处,妻子情何以堪。她是他的妻,而我什么都不是。

他快步走向我,一把将我揽在胸前,阵阵湿意将我包围,我低头,轻轻拧着他的衣襟,掩饰着失控的情绪,不听话的泪伴随着滴滴答答的水顺流而下。

我收敛纷繁的思绪,抬眸看他,两个月不见,又消瘦些,只是面庞轮廓越发的清晰,声音也似乎比起往常粗厚了许多。

刘恆随手添加木炭,似不无心道:“圣上病情沉笃,怕是……”

“您是代王,王命大于天,我不能不从。”我虽这么说,目光中却不见丝毫屈服。

他的侧影随火光跳动,忽明忽暗,间或看我一眼,别有深意。

我昂起头直视于他,“想,但是代王不该来。”

我竭力保持平静,低声问“那,代王可信嫔妾?”

“王后娘娘说笑了,嫔妾惶恐。”我怀疑她的大度,唯恐是计,只小心翼翼回答。

惊恸顿时蔓延全身,在空落的躯体中迴蕩,激得心也痛了,装满苦意。

刘恆嘴角有着掩不住的笑意:“好个忠心不贰,本王发誓今生再不相问,本王信你,万事都信。”

殿门吱呀一声,我闭眼,无奈的说:“灵犀出去,我不用你服侍。”

“那本王呢?”我惊诧回头。心中酝酿已久的泪,在看见他的一瞬,默然滑落。

她提及此处眼眉间杂着即将成为母亲的幸福,面旁闪烁着动人的羞怯。

霜降之日,寒风更烈,满院一派凋零景象,刘恆人没来,我却知道了他的好消息,杜王后闻喜了。

思及至此,彷彿触动了我的痛处,我回意骤深,才转过身,却被殿前侍候的宫娥看了个清楚,清脆声起,已经通传入内。

我几疑自己听错,愕然看了看她,缓了许久,心中才渐渐回过味儿来,是怎样的浓深爱眷才能做到如此,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可以选择放手,甚至卑微的恳求那个入侵者,我感叹,自己无法如此捨身忘我。

“信!莫名的信!”他答的笃定,我听罢轻笑。

“妹妹坐罢,你来的匆忙,本宫也不曾收拾了颜面,妹妹见笑了。”她笑得恬静,伸手指指旁边的座位,示意我坐下。

长叹一声,该写些什么送她或他,百子千孙么,或是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踌躇了半晌,饱满的墨汁顺笔尖滴落纸上,晕染开来,团团朵朵,彷彿我的心思,模糊不堪。

桌上的纸已经四处飞扬,油灯也忽明忽暗,我依然站在那,横手执笔一动不动,木然想着恭贺的词句,寒风吹透衣裳,扎进内里,浑身冰凉。

“娘娘,奴婢知道那日您不能与许夫人争执,看奴婢挨打也是无可奈何,所以奴婢并不怨恨您。”灵犀打断我的话说。

“那就好,你这样想我也就放心了。”我放下手,含笑转身进殿。

熊熊火苗舔舐着木炭,我与他对坐在火盆旁。阵阵热浪温暖了身体,水气氤氤氲氲,透着湿热。

我起身去叫灵犀,显然灵犀对突然出现的刘恆也惊讶不已,慌乱的寻些乾净的巾布帮他擦拭身体,又要去寻衣服,被我一把拦住。

灵犀原来早已知道我心底的迟疑,只是她不说而已。我欣慰的颌首。

透过冰冷外裳,他身上灼热的温度传给我,所贴之处能感受到他沉稳的心跳。伸手抚平刚刚拧出的褶皱,他不动,沉默看我。晶莹星泪仍然挂于睫毛,颤颤的出卖了我。

“你进宫的那天起,本王就知道你不简单,至少不像你身世那么简单,你是第一个敢那般直视本王的女子。杜战也提醒过本王说你心计颇重,以往本王整日活在提防中,却被你轻易打破,也许是一物降一物罢,莫名对你相信。这种久违的信任是本王许久不曾给出的,本王不想将它破坏,所以会竭力维持。”他看我不信,又添了些许的补充。

我一怔,回味着她的话,心中大惊,忙起身跪拜:“嫔妾知罪,请王后娘娘从严发落。”

不等她阻拦,我疾步走出大殿,凝重压抑的空气让我头晕沉沉的,灵犀见我面色苍白已知不好,急忙上前搀扶住我。

话语未完,适时噤声,他的目光犀利,双唇紧绷,观测我的神情。

“承蒙太后娘娘厚爱,去年秋季遴选本宫得幸,入主安宁宫,这天大的荣耀也不过是归功于本宫哥哥,本宫深知代王志向远大,非安且偷生之辈。无奈本宫才疏学浅,定国安邦皆不能鼎力相助。从妹妹初进宫,本宫的哥哥就曾提及过你,叫本宫小心提防。只是几次相见后本宫却别有他感,你谦忍聪慧,胸怀沟壑,若代王能得你相助必然事半功倍,恳请妹妹莫要为了本宫心存芥蒂,尽心辅佐代王,本宫将会感激不尽。”

“明日你代我送些东西过去,既然不能亲自前往庆贺,咱们也要聊表一下心意。”我顿回神智,掩饰的笑。

既然飘摇的她已选择我,我当然愿意接纳,也许她是受到吕太后委派随行监视的眼目,也许她还肩负着其它任务,不过都已经不重要,只要她懂得忘记就好。

沉静望向他,对上那双信任的眸子,心头骤然抽紧,他信的如此坦蕩,我却必须事事有所隐瞒,满心愧疚升起,眼前有些模糊,唯恐泪水再度滴落,我扭头看向窗外。

他走到身旁,将坐着的我揽入怀中,声音沙哑:“答应本王,你不要背叛,一生都不要。”

听罢喜报,我怔怔,慢慢拣起一枚棋子,揉捏着,犹疑着不知放在哪里。

我无奈笑笑,只能伫立在安宁宫宫门前等候。

“寻遍了身边也没有带过来什么像样的东西,只能亲身前往,希望王后娘娘不会怪罪!”我用袖子沾拭他脸上的雨水,一下一下,极其缓慢。

她酸酸一笑,“治什么罪好呢?就罚你常年贴身随侍代王罢!”

刘恆眼含笑意,语声恳切问:“可愿与本王携手?”

“好!好!好!那我明天就让你侍寝,看你是怎么个从法。”他扳着脸,眼底的怒火似要喷出来。

半晌无声,端量那目光,不知为何,我选择相信。

刘恆蹙着眉,停滞一下“那么麻烦做什么,打发人送些东西过去就可以了。”

一番话说的她泪水涟涟。

既然荣幸能被如此看重,我是否该仓惶恸哭来表示我的受宠若惊,或是该低眉顺目以身相许?不能,我都不能。我只能淡淡微笑颌首:“妇人随夫,无可旁议,臣亦随主,忠心不贰,不必再问!”

她定定的看我半晌,笑得有些勉强:“妹妹果然容貌清丽,难怪深得代王喜爱,昨夜本宫听代王身边的内侍说,代王冒雨去暄晖殿探望妹妹,是么?”

对于他的誓言,我心中震惊,甚至还有些疑惑。

虽然知道此行不过是吕太后的棋局,我是其中的一枚棋子,却在不知不觉中掺杂了些许情感。毕竟如果不出意外,我将在代宫终老,他也是我相伴一生的夫君。说来可笑,寻常人家的情感,现在却是有些奢求,此时我最该做的就是如同一般后宫嫔妃般,无妒无求,少些梦想,少些企盼。可是说说容易,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此时,这个纤瘦的女孩面带坚定看着我,对接上我的目光也不闪躲。

我心酸苦笑,我怎么什么都不想要?我想要的不过是赤诚相待的真心,却无人能给。想到这里神情黯淡,轻声问“身边可有随行的人?叫灵犀去取件乾净的衣裳。”

窗外寒雨滂沱,我心凉寒怆。

我仍凝视火盆,喉间有些乾涩,“怕是纷争又起了。”

遥遥望着安宁宫宫殿飞扬一角,我心中萌生退意,为着她的身份,也为着她肚里的孩子。

“本宫怎么会是说笑?本宫说的全部是真心话。”说到这里她回视身边宫娥,众人明了,轻声摒退殿外。

听罢此话,我身形一震,缓缓回身,定定看她。

我与灵犀清晨早起一起打扫庭院。暄晖宫里多树木,秋后黄叶繁多,常常是才收起些,回身又是飘零一片。

踩踏在安宁宫的青砖上,长长裙襬拖地的声音,沙沙作响。

“你不愿?”他见我不答话,有些意外,眼神中的笑意黯淡下去。

停顿良久仍然无法下笔,眼前有些湿润,抬头吩咐灵犀出去休息,我不愿别人看见我的软弱和难过。

我起身背对着她,不让杜王后看见我脸上的动容,硬着声音说:“代王仁德宽厚,纯孝知礼,天必爱之,无须任何人帮忙辅助。王后娘娘还是省下心思照顾好自身罢!”

“嫔妾惶恐,这都是嫔妾的错,早该来朝贺的,只是那时带罪,怕连累了王后娘娘,况且带罪被禁暄晖殿身边无一长物,空手前来,总有些不好意思。”我解释着原因,对她对我,却不愿正视不肯前来的原因。

此刻宫灯初上,昏黄的灯光让人有些恍惚,幽暗的宫殿深处,宫人稀少。

抬眸迎上杜王后,她正依偎榻上,身上只着青布棉衣,髮髻散乱。

他只是摇头,我心底却顿时明了,来我这里不能带人,也只能深夜前往。

那一夜我与灵犀对坐火炉旁取暖烤火,我自娱下棋,她正缝製冬日要穿的棉衣。执事的内侍送来一些布匹,又通报了这一喜讯,薄太后闻之大喜,让阖宫上下无论品级尽裁綵衣以示喜庆。

暄晖殿只有我们两个人居住,外面偶尔有粗使的内侍帮忙做些重活,日子过的艰难,如果没有灵犀相伴,我怕是难熬这么久。想到这些我看着灵犀,面颊的红肿早已消退,却不知她心里怎么想,事后我不曾解释,为何不去维护她,她也不问,依旧原样待我,我愧疚的很,又总是无法开口。

那内侍依然躬身笑着,等着我的打赏。灵犀见我神思已远,擅自赏了些打发了他。

“如果我想来呢,你又能如何。”他的语气渐渐阴郁。

“我相信你。”只这一句,她便委顿在地上,低声抽泣,无法起身,她知道她的话透露了太多的无法估计的讯息,一旦说出后果不堪设想,所以那番话用尽她全身的力气。

掌灯,研墨,有些难言的心酸。

薄太后向来节俭,今日能如此铺张全为长孙之故,可见她有多么的高兴。

灵犀不问其他,只是搀我前行。

我避过他的眼神,幽幽的说:“嫔妾想拜见王后娘娘,为她庆贺喜闻身孕。”

我是谁,我又该怎么办?

“娘娘,你又愣神了。又起风了外面冷,还是进去罢!”灵犀推一推我,轻声唤我回神。

泪水终于滴落,怅然无声,注定我是要背叛的,因为我无法取捨。

他不语,只是抓住我手,上下打量,轻叹一声:“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你总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放下手中活计,我先率灵犀去往安宁宫。

我低身拉起她,笑着摩挲她的发辫说,“哭什么,快去看看,炉上的枫露茶可好了?仔细烧乾了。”

一道旨意传来,我连跃六级,位居夫人,赏赐承淑宫,灵犀接到圣旨后欣喜异常,上下收拾东西準备搬出这苦寒的暄晖殿,只是我依旧不绾髮髻,单把身上的粗麻换成青布。灵犀见我如此有些不解,我笑而不答,既然答应刘恆他生死相随,那就要从现在开始。

灵犀身上的褂子单薄易寒,抱着扫帚哈气缩肩,不断的搓手取暖。见状我脱下风麾给她围住,她摇头不肯,互相推让几次,终抵不过我的强硬,披在她的身上。

杜王后见我如此,语气温柔:“妹妹晋陞夫人,本宫还不曾亲自前往庆贺,说来都怪本宫这身子不争气,总是劳乏的很,妹妹莫怪。”

背后灵犀的声音幽幽传来,虽然低沉,却很清晰:“奴婢知道娘娘一直提防着奴婢,奴婢身份可疑自是不能分辩,奴婢只想和娘娘说,咱们从汉宫一路来到代国,千里辛苦万般艰难,连日来的情分也抵过了其它,至于别的奴婢都忘记了。”

我缩抱着肩,人有些怔怔的。刘恆最近在做些什么?前几日他吩咐内侍送来的东西我都原物退回,一来二去也就没了动静。日子还在琐碎寂寞的过着,而他却全无了消息。

话说的随意,旁音却深远。我静静看他,想分辩话语中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他看我有些呆愣,孩子般的笑起来:“怎么,知道怕了么?你果然还有些怕的东西。”

相对,相顾,却不相言。我不知该以何语气与他说话是佳,更不知自己在他心中所处的地位如何,我沉默,不能言语。

这是第二个人问我可是不愿,两个男人,两个兄弟,那个濒临生死边缘,这个正逢春风得意,我徘徊其中,却只能选择后者。既然已经不能回头,所以一切悲悯都是枉然。

风起了,吹得窗子呼拉呼拉作响,轰轰烈烈的低雷顺殿顶掠过,天空似墨染般漆黑无光。这恐怕是今年最后一场雨了,再来的将是冰冻寒雪。

不知何时我们的对话中只用你我,似拌嘴的夫妻,亲暱无间。想到这我有些动容失神。

树叶黄了,菊花败了,大雁也南归了,人伫立在冷冽秋风中瑟瑟如落叶,眷恋着温暖的被窝,手脚也不愿动弹。

她用力点头抬起袖子狠狠擦拭眼泪,低头小跑进去,站在炉边,掀盖察看,偶尔有声细微难辨的哽咽,也拚命嚥下去,竭力让自己情绪平息。

随她走到床边,坐下又起,吩咐灵犀拿来些纸笔。

“你不想我来么?”刘恆的眉间攒着怒气,一触即发。

我静静坐下,看向她的肚子,虽然还是平平如昔,但我似乎已能看见孩童在内伸展腰肢的景象,面上不禁带出一丝微笑。这是他的孩子。

年少如他才会如此的不设防,轻易便肯将相信与我,低估了旁人的算计。抑或他也如我,明知灵犀的身份却依然选择相信,只为给对方一个机会,让其猜度哪边将会更有利,换取倾心靠拢。

须臾片刻,就有杜王后跟前得脸的宫娥出来迎接。我手中没有恭贺礼品,心中难免有些歉意,愧疚一笑,低头随她进入。

我用手托起她的脸颊,疼惜的问:“还疼吗?”她摇摇头,只是微笑。

我低身轻轻趴在她的肩头,虚弱的说:“走!离开这里,我不舒服。”

“别出去了,就起盆火罢!”我低低吩咐道。

“我……”想为那事解释,却不知怎样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