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太后

上一章:第17章初见 下一章:第19章中秋

努力加载中...

入宫后才从代国宫人口中听说由于代王年幼,只于去年刚刚册封了王后,不曾另立其他嫔妃。王后杜宜君,镇国将军杜战之妹妹。只是即使知道这些讯息我的内心也不曾窃喜,因为我知道,即便代王后宫没有众多妃嫔,我们也不可能跃居而上,那机会永远不会留给我们的。

“孩儿给母亲请安。”代王进门,大礼跪拜,三叩首后,又俯身贴于太后腿侧,用脸摩挲着,轻声问道:“母亲今日腿可好些了?孩儿一直惦念,上朝都想着此事。”

就在此时一青年妇人搀扶薄太后从内殿徐徐挪步走出,端坐在正中的木椅上。

打量完毕我们几人茫然下坐,互相有些疑问却又不敢说出。

不容分说,刘恆将我一把打横抱起,一声惊呼,衣襟飞捲,露出大片肌肤。他显然也不曾料想我穿得如此单薄,看到这样情境,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看来吕太后打错了算盘,刘恆正像她想像的那样令人担忧,可惜单凭我们几人的力量却是无能为力,送我们进来如同白送,不过是多了几只给他们囚禁逗弄的鸟雀,只是我乐于如此囚禁,其实被忽略也是一种幸福,至少不用去惮心力竭去斡旋于代国君臣,断了吕太后的控制也有了藉口。

我搀扶灵犀探出的手臂,回头看往宁寿宫。

施礼,告退,起身,出门。

我回转起身,衣裾飞扬。无视她的错愕,笑着步出长廊。

留下满腹不解的夏雨岚,我一路笑着离去。

王后闻声顿了顿,登时挺直腰身:“本宫是代国王后!”

心中忽而一酸,我起身袅袅一礼,“嫔妾先行告退。”

“嫔妾临行时,太后娘娘也曾叮嘱嫔妾,务必将她对您的想念之情带到,太后娘娘也很惦记着您呢!”我也笑得一脸恭敬。

一番话划清了你我、里外。让众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可又说不出错在哪里。

“娘娘,起风了,进殿休憩罢!”灵犀在我身后轻声提醒道。如今的她已经不用再分管杂物,只是跟着我随身侍候,身上所穿也是代宫簇新的女官官服。

他再次加大力愤愤说:“一介女子如此彪悍,实在有违妇德。”

“与妇德何干,只是天生蛮力罢了。”我挑衅看他,目光中儘是不屑。

原来太后宁寿宫中执事的内侍前来通传,太后传汉宫良家子五人前往宁寿宫觐见。

我不曾提防他的到来,沐浴之后只是披散头髮,身着小衣裹着薄毯横卧在床。因理不清该以如何心态见他,索性选择假装不知。

他笑着脱了履袜跨上床来,我被他的目光灼烫,红晕泛起,全身发热。

那日醒来,刘恆已经不在床上,我不曾询问任何人他的去向,既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对汉朝也算有个交待,他必不会再见我们。

众人闻声皆俯身下跪,杜王后搀扶太后,不曾上前,眉目间却有翘首企盼。

我冷眼看着眼前情状,平静之中暗隐着无限缠绵,她是爱他的罢,他对她也必然没有那么多的防备,对于代宫来说我们只是无意中介入的石子,人家看着多余,我们也自觉不适。

我眯起眼,看着面前的一幕,代王对薄太后不用尊称敬语,只是一味的母亲孩儿,如同普通百姓人家的孝子,甚至还会越了规矩的大礼叩拜,这些举动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如此纯孝不仅稍嫌做作,也让旁人看了彆扭。

“哪位是窦漪房?”薄太后又再度闭目,看似无意的询问让我微微一震。

宁寿宫前与其他几人相遇,难免互相寒暄,一时间都下了车辇。

发现上当,我收起笑意想再转过去,他将我一把揽住,轻声说:“莫要生气,你这里是本王睡得最安稳的地方,今日好不容易过来,不要不高兴。”

太后让代王刘恆起身,杜王后躬身用棉布手帕拂去他膝处灰尘。

“嫔妾窦漪房叩见太后娘娘。”我走上前深施一礼,今日因为有些準备,穿的颇为朴实。

“好!既然你天生如此,就让本王好好见识一下你的蛮力。”他似笑非笑,透着揶揄。

许金玉登时怔住,不光是她,其他几人闻言也呆愣一下。我率先起身,深施一礼,众人也纷纷恍然随我下拜。

目光掠过身上服饰,我就难免看向她的胸前。是怎样的风霜残害才能让一个妙龄女子咬牙割乳偷生,又是怎样的坚忍才能毅然捨弃女人的徽怔。她决不是大家所想那么懦弱,必要时扼断丝腕的勇气会霎那迸发,只是她现在不肯显露罢了。

这情境像是劳作一天回家的丈夫和妻子,妻子温柔的忙前忙后,无意中将我们摒弃在外,如同陌生路人,只能旁观,做不了也插不进。

夏雨岚带侍女急急的随了我,与我同路。

那妇人见她不肯躲让,倒也不辩,只是无助的回首看着太后,似在求助。

“放我下来!”恼羞成怒的我全是命令的口吻。虽然刘恆只是小孩子,却让我心底突突慌乱。

我进宫已经月余,从未踏出过小岛半步,那代王刘恆也不曾再见过。用五个金色牢笼讨得长久的安宁,看来他已经功成身退了。

他得令,笑得开怀,另拿了床被子,与我并头躺下。

手中书册猛地抽走,他一脸怒气站在面前。

灵犀起先还有过期盼,每日精心为我梳妆打扮,唯恐代王像上次一样骤然而至。我懒得与她解释,随她任意摆弄。或许在我心中也有所期盼罢,希望他可以再次到来。自那日无意间窥见他的疲累,心便软塌一角,看他如同孩子,全无了防範。

我遥遥看向薄太后,她闻声缓慢睁眼。她不过三十几岁的年纪,却已满面风霜,眉眼之间依稀可见当年的俏丽可人。

薄太后并没说完,停下伸手欲拿什么,杜王后立即起身从备矶上拿过茶碗,双腿下跪,将手举过头顶恭敬道:“母后,您请用茶。”

我因那句话已明白这妇人的身份,她就是代国王妃罢。

刘恆有些讪讪,听话将我轻放在床,我抓过薄毯围住胸前,缩退靠在墙角。

“你也坐下,宜君。”薄太后轻声开口,却不是对我们所说。

我思索一下抿嘴笑笑,缓缓抬手招她过来,俯上她佩戴精巧明铛的耳畔,轻轻地说:“母慈儿孝,夫妻和美。”

此话激怒了许金玉,她拍案而起,豔丽的面庞因激怒变得潮红。

百变的刘恆,压抑的刘恆,长大后该是怎样的男儿?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日子还有多长?他还要担惊受怕到何时?这些疑问已经偏离了初衷,夹杂莫名其妙的担心,也许我只是在把他看作我的夫君,女子出嫁必然要心疼夫君不是么,不管他年纪长幼,不管他妻妾是否成群,既然已经捆绑,就必须一步步去适应,毕竟眼下最为重要的是我如何才能站稳脚跟,让他相信我。

幽暗沉寂,光影斑驳,浮香缭绕。

那妇人闻言,目光扫过我们几人,又羞涩的低下头,踯躅几步走到许金玉所坐的左手边,停留片刻后,低低的说:“这是我的位置。”

“你可是要背对着本王一辈子么?”听他的声音似是带有哭意,紧贴我身的臂膀也开始带着颤动。

那妇人见状无奈的轻声低语说:“即便你是新进的一品夫人,我也应该坐在这里。”

其余四人因是位份相同,互相施礼相见。夏雨岚隔空与我相望,淡淡一笑,颌了颌首,算是打了招呼,我亦淡淡回礼。

我慌忙回身,见他埋首于双腿间,身子不住的抖动。我拉起他的胳膊笑着说:“怎么敢不理,嫔妾这不是转过来了?”

我手捧书卷,细緻品味。聆清殿本没有书,我让灵犀用代王赏赐的珠宝托门上的小内侍出宫时换些来,日日累积,也有百本之多了。

徐金玉愕然,但又倨傲的说:“本宫是许夫人,左首位理当该本宫来坐。”

我凝视他的双眸,幽深中尽带恳切。心中五位杂陈,挪动身子让出些地方给他,无奈的说:“代王睡罢,明日还要早朝。”

“还是宜君深知哀家心意。”薄太后满意地颌颌首,接过那粗陶的茶碗,一饮而尽。

我慵懒的斜依在迴廊阑干边,听着徐徐轻风送来的阵阵蛙鸣,享受难得的悠闲惬意。

薄太后依旧不语,淡淡一笑后咳嗽起来。

听我这样说,她又欠了欠身,道声惶恐。复又望向下方:“你们都是从汉宫来的,必都是十全十美的佳人,日后姐妹间还望互相照顾,和睦相处。宜君年幼,难免多有失礼,也希望你们能够体谅。”

纵是汉宫吕太后也不曾要奴婢下跪奉茶,更何况随侍的是代国王后,这样的规矩让我们几人惊诧非常,面面相觑。

午膳后小睡片刻,迷濛之中却听得灵犀急忙通报.

我用袖子轻轻扇过面颊,带起丝丝爽意,似是不曾听见她的催促,淡淡一笑:“菱角也该成了罢,你记下了,哪日采些来吃。”

大概许金玉错想了薄太后,以为薄太后真如同外界传言般温婉懦弱,不理世事,所以她的衣饰张扬,尽显华贵,金光随身而动,耀人眼目。一举一动得意跋扈,话语间佔尽了锋芒。

难道代国上下都是如此俭朴,偏我们的宫殿华丽异常?这又是代国怎样的计谋,他们用意为何?我心中满是疑惑,却又无处可问。

聆清殿地处偏远,虽是夏日却有着别处难得的清凉,满池的荷花也开得绚烂香甜,偶有荷叶掩染不到之处,殿台楼阁倒影于粼粼水中,秋风袭过,一片流光飞舞,飘过缤纷落红,随那柔缓波纹上下摇曳,恍惚如世外仙境,让人不禁沉醉。

入宫已有些时日,薄太后却从未与我们相见。几次觐见也都被以各种原因轻易驳回,所以这次的通传来的突然,我与灵犀相觑一惊,收拾一番即可启程。

“姐姐慢些,妹妹有事不甚明了,还想恳请姐姐赐教。”她在身后轻轻开口,声音糯软好听,“姐姐认为代宫如何?”她垂首站立,话中别有深意,谦卑中带有机敏。

见我闪躲他突然大笑,目光愈加的肆无忌惮,我拉紧被子扭身背对着他。

太后依旧闭目不语,仿若没有听见这边的嘈杂争执。

众人见我如此也纷纷起身告退,薄太后见此也不挽留,徐徐着说:“原本就要让你们回去休息的,若是乏了,就先去了罢。”

五人相携进入,却发现薄太后的宁寿宫有着出乎我们预料的俭朴,甚至是寒酸。宫人们身穿青布粗衣不说,连髮鬓也只是随意用荆钗绾成,殿内的垂幔全由粗布缝製,由青砖铺成的地面还有些凹凸不平,正座上没有汉宫时兴的芙蓉长榻,只是几把黄木没有雕饰的椅子整齐摆放在那儿,椅前的小矶都如同寻常百姓家般,朴实厚重。

我咬唇起身抢书,又恐身上春光外洩以手拉被围挡,所以撕夺的费劲。即便如此,我也支撑了许久。

谁知他将头骤然扬起,咧着笑意说:“既然已经转过来,本王就不装了。”

杜王后仪态恭谨,起身后再与代王刘恆见礼,她双眸含羞对视刘恆,脸颊生绯,深深垂首,不敢再与他相视。

看着他渐渐睡沉,我无语,仔细端量他,鸦青剑眉,深凹眼窝,高挺直鼻,薄削双唇。

我抬眼仔细打量薄太后,她的头髮用素银扁方钗绾个团髻,身上也是一色的青布粗衣,裙襬下襟只及脚踝。汉宫宫人多喜欢拖地长尾罩服,不仅衬托出雍容华贵,气派异常,而且随身走动时,摇曳生姿,更是赞为一美。眼前的薄太后做如此打扮甚至不如汉宫的低等随侍宫娥。

夏雨岚以为我心有多忧虑,低声说道:“妹妹是最后一人从宁寿宫出来的,其他人都已经各自回宫了,姐姐莫要担心其他耳目。”

她微微睁眼,对我仔细打量一番,作势欠了欠身:“太后娘娘身体可否康健?”我知她所指的是吕太后,忙笑着说:“身体硬朗,倒也并无烦忧。”

“我们母子当年多亏太后娘娘庇佑才能得以保全性命,安稳生活。所以我们代国君臣恭祝,太后娘娘身体康泰千秋万世,这样不仅是我们代国百姓更是大汉百姓的福分。”她说到这里,笑得诚心诚意。

杜王后也不同许金玉计较,只是轻轻搭边而坐,身体依然谦恭向前,似乎有随时服侍起身之意。

步履沉稳,直入内殿,惊起殿外宫人们一片慌乱。

我们见她不耐也立刻起身告退,偏在此时宫门外一声长长的宣驾,原来代王驾临。

许金玉喃喃自语,慌了神乱了手脚,快步走到右侧座位。大家见她神色尴尬,藉故散开,为她留些颜面。

“你们也散去罢,今后不用日日过来,哀家想你们了就吩咐人去找。”薄太后起身向我们点头示意。

一直遥远得不想触及的人突然出现,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她似乎不足十五,身形单薄消瘦,同薄太后一样,也穿着青布衣裳,头上绾着已婚的坠马髻,唯一的首饰也是素银的直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