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初见

上一章:第16章试探 下一章:第18章太后

努力加载中...

“多谢代王恩典,臣妾惶恐。”他说的言不由衷,我答得随意敷衍,一双眸子却仍然直视于他。

真真是个好地方,煦风拂面,带着说不出的爽意,字看起来也格外的顺眼。原想一处小小宫殿,又是极偏僻,必是简陋不堪的。谁知却建得如此精细,这岛四面环水,环岛又高筑平台,闲暇时可随意畅玩,景色各有不同。院内遍植修竹,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宛如隔世仙境,满目凝碧,透骨生凉。

身上礼服也是五色,绣刻祥云灵芝云舒广袖,逶迤拖地的百色鸾衣,曳地月华长裙,裙服宽阔,熠熠流光随身摆动,裙边配以指甲大小夜明珠镶圈,层层荡开叮噹作响。外裳轻纱薄透,飘逸空灵,隐隐透出左臂所带缠臂金①,华贵异常。

今日的发髻五人皆相同,都是如意高飞髻,斜绾飞凤镏金步摇,一式五对缕空金银嵌着配合各自服饰颜色的宝石,耳上坠着同色的明铛,项上亦是同色的璎珞金镶宝的项圈。

我在旁淡笑,垂敛了眉目。刘恆为了麻痺汉宫真是做足了功夫,只怕他用尽了心思将来会碾碎一片芳心了。

突然耳面潮热,将头扭转入内,不再看他。

微眯双眸,勉强的笑,紧绷的身体升起防备。

“代王,那奴婢呢,是不是也给奴婢封个什么?”一旁的许金玉看见刘恆对我似有别意,早有不甘,硬硬将我推到一旁,扑在刘恆怀中,撕扯他的袖子,讨要分封。

而我则居代国王宫最偏西南角,聆清殿。

“刘恆叩谢圣上、太后娘娘赏赐!”说罢起身,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看着我们五人,疾走几步来到面前。我们见状纷纷见礼,他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笑盈盈搀扶起身。我位处偏后,虽不能看得仔细,却惊觉他比我还要高出半头,完全与年纪不符。

他起身过来,僵硬的表情出卖了我的紧张。

盖好被子,他也抬眼向我。

这样时分还来做什么,我猜测不到他的想法,脑海中却突然显现他与许金玉厮磨的情景,心怦怦乱跳,揣揣不安。

“酉时刚过,听说许娘娘刚刚从乾元殿送出来,代王赏赐了承顺宫给她。”说到话尾,声如蚊吶。

仍是无声。

我左右环视,杜战在百官右手,仍低头不起,而左边站起一位老者,朱红冠冕,抬手唱诺,满面带笑躬身请魏公公去往偏殿休息。

刘恆似乎被我的不以为意激怒,突然全身紧绷用力,狠狠的将许金玉拥倒,目光灼热,气息粗重。分明凝神看她,却又似不在她身上,与许金玉唇齿纠缠下,不消片刻嘤咛轻喃之声响起,全然不顾他人无措困窘。

猛的紧闭双眼,许久不见动静,耳畔响起轻声笑谑,唯恐有诈,仍是不肯睁眼,肩头微凉,锦衾竟被揭开,慌极看他,他笑得眉目朗朗,灿烂灼人眼目。

片刻过后,身边鼾声渐起。

忽有离去的脚步声打断我的沉思,来得突然,竟一时慌神起身拉开窗幔探头细看。

心底暗笑,突然了然。

四目相对,各自失神。

他埋于许金玉的香肩,微微斜身飘眼看我,目光似有挑衅,我迎上他的目光,笑得温婉无害。只是扇着紫纱袍袖,享受难得的丝丝凉意,自在着看上一齣好戏,实在精彩。

杜战等魏公公一行进入偏殿,才缓缓起身,回首示意百官起身散去。而后行至我处,杜战眯眼上下打量,见我面无表情,嘴角浮起一缕带有深意的轻笑。

“快快请起,果然个个都是丽人!”一番话下来站在前面的许金玉和夏雨岚早已红了双颊,羞怯怯的看着眼前的代王。

再是醒来,已是烛光摇曳,纱幔低垂之处似有人影晃动。

茫然思索中,脚步却不曾停歇。长长的一行人慢慢随我在后,惟有一位内侍躬身走在前面,带我去往我在代宫的安身所在。

低首迈出凤辇,视野一片豁然开朗。眼前黑压压的跪倒一片,为首的是一个身着黑色龙袍,头戴金冠的少年。他正躬身叩首,从我这里无法看清他的面容。

刘恆,如此心机应该是长久生活在吕后阴影下造就而成,十三岁的孩子会是这样深沉让我不曾预料,却不知这其中究竟有几分杜战和周岭的功劳。

这是代王早朝的乾元殿,正殿大堂以金石砖铺地,乌黑泛金排铺到底,中有红色羊毛长毯,长毯尽头赤金蟠龙宝座端然在上,两边是仙鹤香炉,鹤嘴中吐着渺渺香气。宝座后面则是一副十二折翘金压翠的长春屏风,上用篆书写着,无为而治。

刘恆拉过被角,将我围住,不等我反应,他已先行躺下。

虽然才是晌午,却因早起而疲惫,躺于床上,心也渐渐安宁下来,昏昏睡去。

“你们也来,都坐在本王身边!”刘恆又起身过来,一把环住我们三人,簇拥着坐在榻上。我被榻前台阶拌住,向前歪倒,正扑在他的面前。手砥他的前胸,与他贴面擦过。还来不及告罪,就被他用手指擒住下颚,缓慢抬起。

窗外夏风簌簌吹过,清晰入耳,一片凉意,纱纬舞扬,迷濛诱人,渐渐倦意袭来,我也沉沉睡去。

“奴婢只是不平,娘娘您不该让她夺了个先,您应该……”说到这里她猛地噙住。

深坐良久,执事的内侍前来宣读圣旨,夏雨岚、段明月、乔秀晴皆分封为美人,分居潇雨阁、银光殿、熙霞堂。

我笑意越发深浓,语气温和:“这话又是哪里说来,见你的言语必是代王面前得脸的公公,奴婢他日还指望公公多多提携!”

满室寂静,了无声响。

代国君臣都已散去,唯独我、段明云,乔秀晴站在大殿的台阶下进退不是,杜战见状吩咐宫人搀扶我们也一同进入内殿。

一双深眸,含着笑意,薄唇如削,夹杂嘲弄。

我一时窒住,无法说出言语,眉目之间带着疑虑。

临近代国王宫时,我将窗帷掀开一角探首端看。

“代王仁孝淳厚,恭让谦和。今,赏良家子五人,以兹嘉奖。钦此!”说罢魏公公回首示意,侍女们将众良家子搀出。

他见我客气,受宠若惊地谢了,转身离去。

因为分封圣旨未下,众人尚无宫殿可居,于是我们几人被领于偏殿暂时休息。

魏公公闻言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上前一步,深施一礼说:“代王欢喜就好,也算不枉老奴路上一番辛苦了。”

我轻转手中的碧绿玉竹杯,一汪绿色看得暗自陶醉,听着她们的哭声,笑意浅淡,伸手蘸点茶水,在桌上划弄着,反反覆覆皆是刘恆。

“臣刘恆,携百官奉迎圣旨。”一个平稳的声音,听不出半分情绪。

执事的宫娥领命将我们带出,灵犀在殿外等候太久,早已烦躁不安,猛地抬头见我随宫娥走出殿门,想要上前与我说话,却被我抬手比唇嘘声制止。

显然灵犀没有防备,一路上和颜悦色让她以为我好脾气不计较,如今竟敢对我加以指使,一番言语让她退却了几步,畏缩着站立一旁。

目光顺势而上迎上刘恆深邃双眸,心底暗自一惊。

他亦不语,只是看我。目光迫人,让我身体僵硬,忘了见礼。

此刻刘恆不在前殿,内里传出一片欢声笑语。我和身后两人对视一眼,徐徐移步进内,却看见刘恆搂着许金玉有着说不出淫亵。夏雨岚粉嫩的面容上似乎有些羞涩,独坐在一旁低头垂首,似乎不忍相看。

等他走远了,灵犀搀扶我进内殿休息。

“好个如花美人儿,人美名字也美。漪房,那本王就封你做个美人如何?”

七月二十六,我与其他四位良家子同日进宫。清晨,天色未亮,灰濛蒙的带着凄冷。可是灯火通明的驿站内就开始忙碌起来,早在丑时,驿站外就已经站满了等候我们的手持仪仗内侍和随侍翩迁宫娥。

代国王宫规模略小,离远望去,殿角卷扬如刀锋直插天际,一抹金色朝晖撒于其上,泛起粼粼金光,让人不由得升起肃穆之意。

灵犀早已和众宫人退去,空旷内殿只剩我俩。

迂迴至前,宫门正中匾额高悬头上,银光耀眼下,熠熠三个字聆清殿。再细看落款,竟是刘恆所写。

隔着床幔望去,隐约一身黑衣,轮廓不辨,立于床边,却是不动。

“你么?自然要高她许多,本王封个夫人给你如何?”刘恆戏谑探过头去,薄唇贴着许金玉的香颊,轻滑而过,惹得其余几人一片低声惊呼。

“那又怎样?”隔纱相望,我猜测她的语义。

灵犀上前,从袖中掏出大把的金锞子,塞于他手,那人见沉甸甸的金物在手倒是立即乖觉讨好的笑道:“此处是代宫中最为雅緻的地方,可见娘娘您深得代王厚爱,他日也必然恩宠无限,还请娘娘到时不要忘了奴婢。”

都已得了赏赐,由宫人们簇拥引领各位美人去往各自宫室。我走的最远,连随在身后的灵犀也哀声抱怨连连。我回首笑笑,并不理会,依旧随意观望。高大的宫墙割断了通往尘世之路。这就是代国的天阙,蜿蜒的红墙碧瓦圈出的皇家庭苑,大气磅礴之余也让人窒息。还在汉宫时我从未如此仔细瞧过宫墙,那是我从不敢奢望跨越的地方。既然知晓不能,也就绝然不看,怕自己看后无法克制,克制想踏出去的奢望。如今再次迈入宫墙,却不知何时才能逃出这诺大的囚笼,寻个安然太平之地了此余生。

不对,他不是这样的昏庸藩王,眸子下的清冷平静印证他根本在做戏。

魏公公既得了赏赐又受到这样厚待自然高兴,乐呵呵随那老者前往偏殿。

我将手互相环扣,长吁一下。心已安静。既然来了就已没有说不的机会,也不能再反悔。

“原来不曾深睡,害得本王站了好久。”他掀开锦被,脱掉履袜坐了上来。

因为我们五人身份特殊,此行由朝天门进入,据说那是奉迎新后才能走的通道。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车子停住,众人上前服侍更换轻辇,接着前行,又过了许久,再次停住。过了半晌,外面响起执礼太监的声音:“代王刘恆接旨……”

“几时了?”我尚慵懒,不愿起身。

我掀开垂纱,徐徐逼近,冷冷看她:“不管日后如何,收起你的关切,小心行差踏错,否则怨不得别人”

舒展开双手放于面前,辛苦劳作时所结粗茧在灵犀连日来的养护下全部消失不见,只是心被磨砺所伤出的痂却变得更加坚硬,它裹住了一切,不让旁人探究内在。笑望依然哭哭啼啼的众人,虽是个个风华正好,却因来自汉宫这个身份,永远不能奢求帝王的真心相待,不知她们现在可会知道,未来的命运有些多舛。

“娘娘起来了吗,代王来了。”殿门外有太监传话。

心中突然有些酸楚,将手又缩了回来。

惊于刚刚乾元殿内的景象,大家都默然相坐,谁也没有说话,揣度着各自未来的命运。先是夏雨岚一声抽泣,带动了週遭,颠簸劳顿,离乡思亲,前景堪忧,无不夹杂着哽咽,浸透了泪水,迸涌出来。

“娘娘可醒了?奴婢进来侍候了。”是灵犀的声音,我唤她进来。

我连忙回身,放下纱纬,和衣躺下,灵犀看我如此,也只能慌忙整理好衣物,俯地叩首。

难道是来安抚我的?五人同等对待?怕我们心生不满对太后抱怨?

“投怀送抱的美人么,孤王喜欢。”他的言语分明是挑逗却不见一丝情绪。

汉宫远离,又入代宫,这里可还会是我的伤心地?是否也会有安宁平稳?未来的日子依然无法预料,从今日开始将会慢慢在我面前掀起帷幕。

刘恆似乎已经沉醉在左拥右抱当中,听得此话登时吩咐赏赐魏公公邑食万石,随后挽手拉着左右美人进入内殿,只留下广场上的文武百官依然下跪。

一路上乐声悠悠,似乎缓解了些心中的恐惧和担忧。

他面容隽秀,髮鬓如墨,直梳至顶,绾以龙簪,浓眉飞扬,漆眸如渊,似能把人吸进去。只是身量未足,似乎有些单薄。

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走过王宫西南角的潋滟池。聆清殿正位于这潋滟池中央一片孤岛之上,只有曲折迴廊与岛外相连。远远望去,水色连天,竟像是从中间冒出一座优雅小筑,幽致宁凉。

好累,我环顾四周。

寅时已到,五部华盖宫车悄悄停在驿站门外,礼仪乐师也準备就绪。我们各自由侍女搀扶小心上车,前往代国王宫。

见此,我缓慢的俯下身,他抬手骤然拉我入怀,我挣扎,却被他按住:“别动。睡吧,本王很累。”

不知为何陡然如此,我只是端坐看他。

我淡淡一笑:“奴婢窦漪房叩见代王。”索性昂首直视于他,丝毫不曾迴避他讶异探索的目光。

这就是刘恆了,单凭着声音无法猜测他的样貌,我低头绞着衣角,忍住好奇不去窥探。

一阵叩拜之礼,他抬手挥去。

不曾宽衣,他伸手向我。

我平躺在内,温热的气息仍未吹散我的紧张。

原来代国君臣上上下下都已经猜测到汉宫赏赐良家子的举动并不简单,却仍要麻痺来使,他们装的辛苦,我们也瞒得辛苦。

我默默站于正中,环顾片刻,回头和带领的内侍道谢:“劳烦公公替奴婢叩谢代王恩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