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李代

上一章:第7章夜话 下一章:第9章新年

努力加载中...

我觉的灼热气息扑人,放下竹简看她。圆溜溜的脸庞离我只有一掌远,两个大眼睛充满了期待,映着烛光流连闪烁。

我愁眉紧锁,皇上阿,皇上你这是害了我。你只一味的找我倾吐苦水,却把我推向不复的境地。

“那好吧,奴婢给嫣儿讲个女英雄的故事。”我搂过嫣儿让她睡在床外,这样我可以右臂环住她。

嫣儿释然,笑着说:“没生气就好,那清漪姐姐你先睡吧。”我突然翻身向她,说:“不过嫣儿不要跟别人说起昨晚的事,以免太后知道了责怪。”

心酸的不愿再想,只盼望着嫣儿快些回来,不要让旁人发现。

嫣儿狠狠地点了点头,看来用太后来吓她是最好的方法了。皇上的话圆的巧妙,只是太后能想到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谁知,那方白团龙帕飘然盖在嫣儿的脸上,我慌神,拉住在我面前想抬走嫣儿的手臂。

一连五晚我都是被夜半时分从未央宫抬出送到凌霄殿,凌晨时分再由凌霄殿抬回。

“清漪姐姐生气了吗?嫣儿也不是故意要吓你的,都怪皇帝舅舅。”嫣儿坐在床边推搡着我的身子。我睁开眼,笑着说:“奴婢昨夜担忧嫣儿的安危,现在睏乏了,想歇会儿,哪里是生什么气呢”

重重心事让我觉得时间这般漫长,刚过了晌午就开始不耐烦起来,既盼着今晚依然诏我随侍可以让我陈诉利弊,求皇上让我躲过明暗夹击,可心底又盼着今晚皇上不诏我去凌霄殿,从此忘了我才好。

只一刻间数条假设和应对已经在脑子里闪过。一切只能等嫣儿回来看情况而定。不能点灯,只得在黑暗中等待。夜如此漫长,双眼望穿却不见尽头。晨曦初现,窗格子映过来一丝灰白,那光亮让我的心骤然紧起,已过寅时为何嫣儿还没被送回?

“我饿了呢。让她们传膳吧。”嫣儿拍了拍肚子说。

嫣儿睡得深沉倒也无知无觉。还记得昨夜皇上将头枕在我怀中,像极了年幼的孩子,呢喃说着当年的母后如何为他夺取的帝位,那似平静无波的争斗中牺牲掉多少无辜的生命。

“是吗?”我笑笑,“那你经常能看见我出神是不是说明你也没好好看书啊?”

宫门外满是惊慌之声,她们不知道皇后会是这样方式出现在她们面前。

“完了,被逮住了。”嫣儿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转过身那起竹简作势读了起来。

我不敢大声呼救,又因为身上的伤不能追赶,想扶着床柱站起来也不行。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带走了嫣儿。完了,这该如何是好。原本只属于我与皇上的秘密却被蠢笨的奴才坏了事。

“是皇上舅舅想和嫣儿说说话,知道皇祖母不让嫣儿出门,所以才晚上过来抬的呢。”嫣儿得意的抬起小脸。

我侧卧一旁,合拢双眼。迷蒙中又听到开宫门的声音,我心里无奈,只得静等着他们进来。

吕后的故事是我祖父讲给我听的,他曾评价当年的吕后大有帝王心计,汉室江山若没她相助未必能成就,她才是大汉的最大功臣。

“清漪姐姐,你最近怎么总出神啊,拿着书也不看,眼睛直直的。”

“皇祖母这样厉害啊。”嫣儿惊的说不出话。

旭日东升,宫内的太监宫娥们也已经打扫,空气里弥漫着朝雾的味道,猛吸一口,沁的心肺都凉了。殿门外有早值的宫娥小声询问:“皇后可起了,奴婢进来侍候。”我语塞,正费力琢磨如何瞒过,宫门外响起一片喧哗。

嫣儿笑着走过来:“清漪姐姐,昨天晚上吓死我了。”

“是吗?那皇上也算用心良苦了。”我低垂眼帘。

整夜不曾合过的双眼涩乏的要命,紧紧闭了却压不住脑子混乱。

他不敢反抗,不敢辩解。只能用自己幼稚的方式保护着弟弟。最终计划失败,他也病倒了。起来后就再也不肯过问一切内外事务,只是终日游玩嬉乐。

我拉过她的手关切地问:“奴婢也吓坏了呢,嫣儿去哪里了。”

孱弱的他总是仰望母后那刚毅坚定的背影,虽无限同情那些被母后迈过的踏脚石,却也只能如影随形般畏缩跟在母后身后前进。这让善良的他每日都过在矛盾分裂边缘。

我疼爱的抚摸她的头髮,心思再度飞远。频频奉诏侍寝实在太危险了,虽然每次并不明路,只是暗夜相就,但是总会有妃嫔们贿赂皇上身边的人打听究竟谁在承宠,如果消息洩露后果不堪设想。

粼粼车声,是皇上御用的盘龙车辇。

我抚着他的脊梁,是怎样的阴翳生活造就眼前懦弱的皇帝,他无法施展自己的抱负,无法保全任何太后看着不顺眼的东西,他甚至无法主宰自己的意识。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嫣儿的喊声牵回我的意识。

“好啦,该睡了。”我把她头髮捋顺放入纱套,用纱套包住头髮是宫中女子爱惜头髮的方法。可以不会因为睡觉时的翻身将头髮弄断弄掉。

史官们记录的丰功伟业从不会有女人的伟大贡献,对帝王的歌功颂德中也抹去了脂粉英雄的身影。

“嫣儿想做什么,想吓奴婢吗?”我点下她的小鼻头。“才不是,人家是想让清漪姐姐给我讲故事。”她一脸讨好的样子。“唔,可是奴婢不会讲怎么办。”我故意逗她。她一副不相信的神情:“才不信呢,清漪姐姐什么都知道,清漪姐姐讲给我听吧。”

嫣儿扶着宫娥的手臂,在众人的搀扶下走入内殿。我从床上支起身子,心里不知是何滋味的瞧着嫣儿。

“这个女英雄就是嫣儿的皇祖母,当今的太后。前秦统治的时候,高祖是沛县东泗水亭长,他不满秦王暴虐,揭竿而起,率领着兄弟们反秦。他离开家乡时留下了父母和妻子,没过多久秦王就派人来到他的家乡捉拿他的亲人威胁他。而太后有勇有谋,关键时刻自己驾着马车拉上公婆逃命,后面虽然有上千的人马围追堵截,她还是奋力逃出。可惜慌乱之中婆婆被人杀死,公公落入也有夺天下之心的项羽手中做了人质。后来她千辛万苦逃到了丈夫的营地,此时高祖已经先入关中,但却被霸王项羽紧追着不放。就在汉望山的时候,两人终于隔楼喊话,项羽撑弓远射,一翎啸鹰箭正中高祖胸前,力拔山兮的劲道将高祖贯倒,楚家军一阵狂呼,就在这时,太后狠下心偷偷将高祖胸前的箭尾折断,用尽全力将高祖扶起,高祖伤痛不能说话,她则在旁助喊,都说天下英雄莫过于楚王,小女子也相信,只是这箭实在没准的很,只射中我家夫君的后脚跟。那楚霸王一生自负,自然不肯细查,负气撤兵。暂时解了围困。即便如此依然无法改变高祖被围的险境,太后又深夜身着高祖的衣服,带上十几名护卫引开项羽的注意,当项羽全力追赶时,高祖已经带人逃脱。项羽抓住太后时,发现上当,气得血脉逆流,只能将她做为威胁高祖的人质。每当项羽打了败仗或不如意时就带她出来羞辱,鞭笞辱骂如同家常便饭,但她不曾屈服,高声叫骂不绝,这样的铮铮铁骨让身为男儿的项羽也甚佩服。后来项羽败走乌江,愧见江东父老而自刎。才有了她和高祖携手共同登上帝后宝座享万代香火供奉。”

打量的仔细,头髮似乎有嬷嬷给梳过,衣裳也穿得整齐。再看嫣儿的脸上并未有初为人妇的羞涩,我低头思索,满腹的疑问不敢出口。

“什么都行,我就想听清漪姐姐讲故事。”

那手臂力气奇大,只一推手,我低声痛呼被甩在一旁。嫣儿似乎也醒了,不等挣扎就被那人捂住了嘴,呜呜的出不了声。两个人身影一闪已到了殿门外。

难道皇上发现错抬了嫣儿,索性让嫣儿承了宠?那倒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既顺遂了太后和鲁元公主的心愿,也应了我百般推诿。

我凄婉一笑,既是万事顺意为何我心里如此伤感。连日来的相拥夜话让我已然有些动容,情愿做他身边的一朵解语花,哪怕一生要与无数女子争宠也在所不惜,只是今天情景让我迟疑。朝欢暮驰就在眼前,似乎考量着我的牺牲是否值得。

“好,奴婢马上去吩咐。”那宫娥低头退出。一时间诺大的殿内只剩我与嫣儿两个人。心跳如雷,大殿内寂静得让我无法开口。生怕自己轻易问出不该知道的事情,我选择朝内躺下。

尤其当他已经登上皇位,母后依然不肯放过刘如意和戚夫人时。他的压抑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况。

嫣儿听得入神,我讲得这些东西是她从来不曾知道的。

左右为难的我辗转翻身,不能安静。挨到点灯时分,嫣儿已经困乏,让宫娥帮她卸掉了钗环,只着贴身小衣散着头髮爬上床榻。

也许帝王的位置决定了他们注定是要把把宠爱分给众多粉黛的吧。以为自己会麻木,原来不行。

我为难的说:“那嫣儿想听什么呢?”

嫣儿支吾着躺下,一会就沉沉睡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